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科研狂人李泰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17 2019.07.14 07:44

  李宽固然一时爽快了,可是回到书院问题就来了,这四个姑娘如何处理,成了当务之急,虞世南断然不会任由李宽带着几个歌姬在自己的地盘整日里招摇,书院的学生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最大的冯智戴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弄几个绝世美女过来固然养眼,但是带来的后果也很严重,学生们哪里还有心思上课?

  带回宫里别院肯定更加扯淡,不说李二这个老色鬼虎视眈眈,李承乾如今也初展色鬼风范,自己的老娘还有长孙皇后就能活剥了自己。

  至于自己在烟波荡的宅子,为了住的舒服,自己精益求精,如今还在装修,不知何时才能入住,那宅子虽然没有皇家别宫大,却造的极其精美,外表看不出什么,进去之后别有洞天,比皇家别宫可高档多了,李宽从来不会亏待自己。

  李宽愁眉苦脸,犯了难,这时候解决问题,自然是属下的问题,于是徐天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徐天笑呵呵的到:“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殿下既然有心收拢这四个女子,不若先买一处房产安置下来,等宅子修好,殿下再做考虑不迟。”

  李宽小脸抽搐了一下,他当初为了利益最大化,把烟波荡建好的宅子全部发卖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三流货色,甚至还没建造完成,跟自己的身份不符啊。

  李宽犹豫了一下,忽然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徐天,笑眯眯的饿到:“老徐,我记得当初好像送了你一栋别墅?先借来用用?”

  徐天一愣,苦笑道:“殿下,非是老奴不愿,只是我有个侄女,前来投奔我,我可是把她当亲闺女看的,与几个歌姬同处一室,好说不好听啊。”

  李宽又犯难了,徐天一介阉人,没有个后代,如今侄女来投奔,很明显是给徐天当闺女来了,以后招个上门女婿,也能留个后不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大,徐天自然对这个侄女爱惜到骨子里,对于侄女的名节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自己自然不能强人所难。

  正犯难间,李宽抬头看到了李泰,这小子如今消瘦了许多,整个人显得玉树临风了起来,就是整日里呆在实验室,要么就是图书馆,跟鬼魅也差不多,不过自己当初送了几个兄弟每人一栋别墅,李泰这小子整日里不着家,正好拿来一用。

  “青雀!”李宽喊了一声,笑眯眯的到:“你过来,二哥找你有事。”

  李泰不耐烦的走了过来,语气极其不善,面色不虞到:“二哥,长话短说,今日我请了阎大匠研究机关术,不能耽搁。”

  李宽哭笑不得,这小子聪明不假,却容易钻牛角尖,一旦遇到自己难以攻克的难题,往往废寝忘食,整日里找人研究各种难题,当然,这些难题都是李宽出的,为的就是牵扯着小子的精力,要知道他可是帝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而且聪明的不像话,李承乾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青雀啊,听说你最近学问见长,一篇策论连虞山长都赞不绝口,二哥觉得你可以放松一下,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做学问这种事情,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岂能一蹴而就?”

  李泰皱眉道:“二哥,你说过只争朝夕,我现在满心思都是研究课题,额米有功夫跟你说这些,你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

  李宽闻言,干脆利落的到:“二哥能有什么事情?没有!二哥就是关心你的身体,万万不能累垮了,你可是我李家麒麟儿,不要折损在一些小事情上。”

  李泰翻了白眼,抱着书本急匆匆的走了,连一句废话都懒得说,搞得李宽很是无奈。

  徐天笑呵呵的道:“为王殿下难得回别墅一趟正好利用。”

  李宽哼唧道:“就你聪明,还是看好你家侄女吧,人家可是要给养老送终的。”

  李宽打的自然是这个主意,李恪那几个货色不能考虑,他们可没有李泰这么投入,放几个美女过去,简直不要太坑,搞不好有去无回,对他们也没有好处,毕竟身体还未长成,不宜渔色,李泰就没有问题,这家伙整日里不着家,放在他家里正合适。

  李宽乐滋滋的唤来四女,笑呵呵的到:“本王的宅子还在修建,你们几个就先住在魏王的宅子里,魏王成天在书院厮混,倒是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墨云闻言,欲言又止,其他三个少女也是同样的模样。

  “怎么了?不满意?”

  墨云连忙摇头到:“殿下误会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已经脱出风尘,脱胎换骨,还请殿下为我们赐名,以为新生。”

  李宽哑然失笑,点头道:“这好办,既然你们叫琴棋书画,那么就叫知琴、知棋、知书、知画,如何?”

  四人大喜,连忙施礼到:“多谢殿下赐名。”

  “这也太土了!”活泼的凤鸣,不,现在叫知画了,颇为不满的嘟囔道。

  “闭嘴!”知书训斥道:“殿下赐名,是何等恩德,岂能不知足!还敢胡言乱语,就把你送回千秋阁。”

  知画脑袋一缩,吓得一个激灵,不敢说话,让她回千秋阁,不如杀了她算了。

  “殿下勿怪,知画年纪小,性子活泼,冒犯了殿下。”

  李宽哑然失笑道:“算不得什么大事,知画天真活泼,心直口快,本王甚为欢喜。你们收拾一下,本王让徐天带你们过去,一应用度,不会少了你们的,若是有什么需要,自己去街上去买就是,钱财的问题不用担心,先给你们一千贯用着,不够再来找本王或者徐天就是。”

  “殿下,我们没有什么需要,一千贯太多了,您不用如此。”

  李宽摆手道:“本王假假也是大唐亲王,烟波荡之主,长安有名的大财主,不缺这点钱。”

  四女感激涕零,一千贯并不多,她们在千秋阁的时候,一天的收入也不低于一千贯,但是在民间一千贯就是另一个慨念,上好的水浇地在不过十贯一亩,还是长安近郊的市价,虽说有价无市,但是价格足以衡量一千贯的价值。

  打发走了四个少女,李宽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今日怎么了?竟然动了怒杀了人,那孙来虽然可恶,作恶多端,逼良为娼的事情也是有的,但是一切都有大唐律法在,交付有司就是,自己何必管这个闲事呢?

  杀人的滋味,果然有些暗爽,尤其是在别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杀人,自己不会真的成为杀人魔王吧?

  这样不行啊!一旦上瘾,这天下人的生命,岂不是生杀予夺任我取索?整日里杀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以后一定要小心,不能随便使用这个能力,杀人实在不是一个好活计啊!”

  “杀人?好啊李西楚,你孙来之死,果然与你有关,我就说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忽然就落水死了,连冒头都不冒,实在是太有违常理了。”

  李宽头也不抬就知道是程处默这个大嘴巴,想也不想的道:“是我杀的没错,不过这小子死有余辜,不值得怜悯,你小子千万不要到处说,不然咱俩没完。”

  程处默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大大咧咧的道:“你放心,哥哥的嘴巴是出了名的紧,谁不知道?”

  李宽翻了个白眼,这个程处默虽然胸有锦绣,但是嘴巴大的很,说出来的话最好不要信,信口开河说的就是他,书院的八卦八成都是从他嘴里流出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