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吃货行动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73 2019.07.10 20:23

  贞观二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长安城之中,皇宫大内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宛如惊雷一般,震彻长空,随即便是一朵绚烂无比的牡丹,在夜空中盛开,随着这一道烟花的炸响,长安一百零八坊之中,百万长安居民,如同大了鸡血一般,狂欢起来,长安城内,一道道烟花盛开,以皇宫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每一座坊市之中,足足一百零八响烟花,响彻长安城,皇宫大内之中,更是烟花绵延不绝,映照的夜空如同白昼,五彩缤纷,令人神往。

  “谁也不问战叫,只听见:太平!太平!”

  李宽轻声低语,在烟花的炸裂声中,淹没在夜空中,随风而散。

  与此同时,显德殿前,李世民在群臣簇拥之下,目光灼灼的看着夜空,负手而立,让人仰望。

  房玄龄站在李世民的下首,双目有些暗淡,却依旧坚定。

  冬去春来,眨眼间的功夫,到了二月末三月初,关内大旱,民多卖子求生,诏出御府金帛赎之还其父母。

  大旱终于不可避免的来了,随着大旱而来的,便是饥肠辘辘的灾民。

  李世民面色木然,端坐在帝座之上,看着自己的臣子,群臣惶恐无比,一个个俯首帖耳,此刻就连一只针掉落到地上,都能听见。

  李世民看向魏征,沉声道:“人主何为而明,何为而暗?”

  魏征对曰:“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昔尧清问下民,故有苗之恶得以上闻;舜明四目,达四聪,故共、鲧、欢兜不能蔽也。秦二世偏信赵高,以成望夷之祸;梁武帝偏信朱异,以取台城之辱;隋炀帝偏信虞世基,以致彭城阁之变。是故人君兼听广纳,则贵臣不得拥蔽,而下情得以上通也。”

  李世民长叹道:“开皇十四年大旱,隋文帝不许赈给,而令百姓就食山东,比至末年,天下储积可供五十年。炀帝恃其富饶,侈心无厌,卒亡天下。

  人言天子至尊,无所畏惮,朕则不然。上畏皇天之监临,下惮群臣之瞻仰,兢兢业业,犹恐不合天意,未副人望。”

  魏征曰:“愿陛下慎终如始,则善矣。”

  李世民凄然道:“奈何天不遂人愿啊!关中大旱,莫不是上天示警乎?朕莫非获罪于天?朕要罪己乎?”

  “陛下!”房玄龄厉喝一声,迈步上前,沉声道:“关中大旱,早有预兆,此乃自然循环之理,何来上天示警之说!”

  李世民神情恍然,这次大旱,超出了他的预料,大旱之后,便是大疫、蝗灾,几乎难以避免,以致英明神武如李世民,也神情恍惚,心神大乱,才有此一问。

  房玄龄当头棒喝,令李世民回过神来,他艰难的道:“诸位爱卿,可有良策?”

  孔颖达正在恼怒房玄龄多事,正要上前分说一番天人感应,冷不防长孙无忌一步迈出,长孙无忌本是右仆射,宰相之尊,因为进言李宽之事,认为李宽应该早早就藩,被李世民褫夺了官职,如今是开府仪同三司,但是依旧是朝堂之上强势的重臣。

  “陛下!”长孙无忌声音洪亮,大喝道:“常平仓、太仓的粮食,足以应付这次大旱,我等所虑者,不过是接下来的疫病以及蝗灾,只要善加处置,一样能安然度过。

  去岁房相在各地建立养殖场、养鱼场,更颁布卫生条例,已经形成了规模,可以抵御疫病风险,鸡鸭鹅鱼乃是蝗虫的天敌,足以消灭一部分蝗虫卵,不至于让蝗虫成灾,卫生条例能预防疫病,乃是善法,应该尽快严令各州府实施下去。”

  孔颖达气的须发皆张,他乃是山东士族的领袖,该有的胆气还是有的,当即上前道:“陛下,大旱来临,乃是上天示警。

  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贤役大贤;天下为道,小役大,弱役强。斯二者,天也。顺天者存,逆天者亡。孔子曰:仁不可为众也。夫国君好仁,天下无敌。今也欲无敌于天下而不以仁,是犹热热而不以濯也。

  陛下应该下罪己诏,令苍天感应,降下恩泽于我大唐。”

  杜如晦当即上前,怒斥道:“孔祭酒!大旱大疫大灾,皆是自然现象,岂能与苍天混为一谈。

  《诗经》有云:去其螟螣(螣即蝗虫),及其蟊贼,无害我田稚。田祖有神,秉畀炎火。

  大旱伴随蝗灾,古已有之,与苍天何干!”

  孔颖达身后,一个御使当即出列,反驳道:“此言差矣,自古以来,天人感应,乃是煌煌正道,陛下身为天子,岂能欺天!”

  朝堂上顿时吵作一团,一派以孔颖达为首,人数众多,据理力争,一派以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为首,人虽少,却都是强硬的主,尤其是武将站在他们这一边,说不过还不能动手吗?在武将看来,拳头大才是真理。

  李世民看着闹哄哄的朝堂,脑门发胀,闭上了眼睛。

  忽然间,李世民脑中灵光一闪,浮现一个身影,那身影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年纪虽小,却已然气度斐然。

  李宽!李西楚!怎么忘了这小子了!

  “我也没有好的办法。”面对虞世南与李纲的逼问,李宽无奈的道:“蝗灾这种自然灾害,只能预防而很难扼杀,以现在的科技水平,很难有效杀死蝗虫。

  好在去岁房相做了很多措施,今年虽然大旱,蝗灾必起,却不一定形成大规模蝗灾,小规模的蝗灾,我大唐自然有力量去扑灭,虽然有些灾民流民,却不至于动摇国本。”

  虞世南叹息道:“总是有灾难,一直都有灾难,昨天河水泛滥,今日蝗灾兴起,这世界是怎么了,就不能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吗?”

  李宽也没有办法,人口多了,就需要生存空间,作为华夏民族来说,种地是深入骨髓的本能,过多的开垦土地,自然导致生态失衡,河水泛滥,蝗虫成灾,一点都不意外,除非有后世那般强大的执行能力,还有各种杀虫剂的存在,更能修建三峡大坝这种浩大的工程,不然只能生生的受着,没有半点办法。

  李纲垂着脑袋,两鬓斑白,意兴阑珊的道:“我华夏子民历经千年苦难,终究有了盛世迹象,莫非还要遭受这般灾难,没有个尽头吗?”

  李宽心里不好受,两个老头都年纪一大把,胡子都白了,还整日里操心这种事情,与他们比起来,自己这个大唐亲王,实在是不合格。

  “你们放心!”李宽开口,铿锵有力。

  “区区蝗灾而已,算不得什么,泛滥就泛滥,正好招人,把咱们剩下的工程完成,以工代赈是绝佳的解决办法,而且蝗虫本就是高蛋白的生物,那玩意烹饪好了,味道鲜美,不逊于任何美食,实在不行,咱们发动百姓一起吃就是了,我就不信了,吃饱了肚子才是正事,蝗虫再多,还能挡住我大唐百姓百万张肚皮不成?”

  李宽说到做到,第二天,从长安开始,慢慢的向周边蔓延,一份蝗虫食谱逐渐流落了出去。

  固然有人害怕吃蝗虫,认为这是对蝗神的大不敬,但是也有胆子大的,照着食谱烹饪了一番,入口香脆可口,还能饱腹,有点鸡肉的味道,这对于常年不知肉味的百姓来说,那可是大好事。

  逐渐的,满世界的人都开始扑杀蝗虫,大旱造成粮食减产已经不可避免,这时候能少吃一点粮食就少吃一点,蝗虫口味极佳,还能果腹,自然成了首选。

  于是乎传的沸沸扬扬的蝗灾,还未开始,就被百姓们消灭在萌芽之中。

  史上第一次吃货大行动,大功告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