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钱的事儿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002 2019.06.26 17:12

  钟楼还未建成,自鸣钟倒是率先造了出来,大唐的工匠,讲究精益求精,一座自鸣钟打造的美轮美奂,黄金为体,美玉为刻度盘,铜为齿轮,和田玉打磨成针,钟摆更是离谱,乃是阎立德珍藏的一块天外陨石打造而成。

  这么一座钟,李宽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睛了,很想抱回家藏起来,他也算是见多识广,对于这座钟也是起了贪念,准不准的不说,价值不价值的不论,单单这造价,当真是价值连城。

  尤其是此钟乃是倾尽大唐工匠心血打造,代表的是一种艺术成就,代表的是这个时代最尖端的技术,而且是时间第一座自鸣钟,意义非凡。

  李宽眼珠子乱转,很想抱走,可以的是,阎立德看的太严,寸步不离,这东西是他们这些工匠合力打造,用以敬献给皇帝陛下的,不然他才不会把自家的宝贝用在上面呢,至于其目的,既不是升官,也不是发财,他们眼见着书院慢慢成型,一个个再也坐不住了。

  大唐的匠人虽然没有后来的那几个朝代地位底下,但是也高不了多少,但是想读书也很难,这年头教育还没普及,多数都是家传的学问,有个书院,那也是拒绝他们这些人的。

  为了让自己的子孙后代有书读,不至于成为睁眼瞎,他们认为,贿赂一下皇帝陛下,陛下开恩,说不得就能恩准他们的要求。

  “其实这事我自己做主就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书院是我建的,我自然有权力成全你们,读个书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阎立德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道:“恩出于上!”

  李宽顿时无言以对。

  李世民看着高达一米九五的自鸣钟,脸上的欢喜之色,怎么掩盖不住,触摸着自鸣钟冰凉的触感告诉他,这奇特之物,是属于他的。

  这时候谁要是敢谏言什么奇淫技巧之类,李世民能一巴掌呼死他,有本事自己造一个出来,人家造的就是奇淫技巧,你造出来就是上天垂青,真希望朕是啥子,整天忽悠朕?什么话都让你说了,当朕傻子不成?

  “陛下!”李宽刚刚张嘴,李世民就鄙夷道:“门都没有,这东西朕打算放在朕的朝堂之上,让群臣知道,时光如水,时不待我,需要以此为戒。”

  李宽翻了个白眼,何止是门,连窗户都封死了,一点余地都不给。

  很牛吗?等小爷再造一个,虽然不是第一座,第一座在皇宫里,第二座同样价值非凡,咱还不用金银铜铁这种俗物,咱用美玉,全部以美玉打造,能不能走且不说,最起码比较骚包,那是一定的。

  世间第二座钟,以美玉打造,旷世至宝啊!价值连城啊!

  李宽是个行动派,但是现在不成,大匠们都忙着呢,打造这一座纯粹是皇帝拍马屁,至于拍楚王马屁,这事可以放一放,一个小屁孩,给你打工累的半死,还敢有别的想法?反了你了。

  李宽很无奈,气的以工钱要挟,若是不给造,这个月的工钱就没了。

  众工匠傲娇无比,懒得理会楚王殿下的无理要求,依旧我行我素,至于工钱?呵呵,有没有都不打紧,咱吃的是朝廷俸禄,陛下还会怠慢筑城功臣不成?

  李宽气的牙痒痒,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决定自己亲自监工,可惜这事不是谁都能干的,干了没几天,就被毒辣的阳光晒回去了,惹得一干人等大笑不已。

  楚王殿下监工被晒回,一时成为笑柄。

  李宽躺在椅子上唉声叹气,哼哼唧唧的如同猪一般。

  “老徐,你说说,本王对他们掏心掏肺的,怎么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连本王一点点小要求都不满足。”

  徐天站在一旁,大热天的,额头不见一点汗,腰身微躬,端着一个精致的玻璃杯,里面竟然是冰激凌,自然是李宽弄出来的消暑佳品,风靡后宫,据说很多命妇为了吃上一口,不惜给皇后送大礼,就为了混一口冰激凌吃。

  所以长孙最近见了李宽很和蔼,和蔼的令人头疼,没事就给点赏赐什么的,李宽的别院都快堆满了,不得已送了好多出去。

  “殿下宽仁,非常人可比,工匠们按规矩做事,殿下自然不会苛责。”

  这就是给李宽开脱了,李宽对于公器私用这种事情,一向没有心理障碍。

  “老徐,听说母后准备在长安开个冰激凌铺子?”

  “是的,娘娘认为如此消暑佳品,当与民同乐。”

  “我的股份呢?”

  “股份?”徐天嗓子都变音了,这年头敢跟皇后娘娘要股份,勇气可嘉啊,不知道多少人上杆子送上门,皇后娘娘都不稀罕呢。

  “那是自然,冰激凌是我发明的,是我!”李宽指着自己的鼻尖,知道只怕是没有可能了,显得尤其的愤怒。

  “殿下,此事老奴认为,您可以自行询问娘娘即可。”

  徐天低眉顺眼,您家的事情,咱可懒得管,小命要紧,您还是自己找娘娘掰扯去吧。

  李宽自然没有这个胆子,他有气无力的道:“算了,算不得什么大事,区区冰激凌,就当送给娘娘了,不过我跟卢国公合伙做生意,为何没见我的份子送入宫中?烈酒应该是一门好生意啊?没道理不挣钱。”

  徐天闻言,想了想,斟酌道:“这事老奴倒是知道一二,卢国公每个月但是都赶着马车进宫一次,每次都被陛下拦下,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李宽打断他,戾气十足的道:“感情我成了秃尾巴狗,谁想拔根毛就拔根毛?”

  徐天依旧是那副样子,总之是你家的事情,咱一介奴仆,哪有置喙余地?

  李宽躺在椅子上,看着烈日,心头一片平静,这就好,人有贪欲,总比清心寡欲来的好,除了孙思邈这个世外高人,李宽还没见过搞不定的人。

  钱能解决的的事,都不算事!

  此乃亘古不变之理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