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文宗将出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35 2019.06.10 14:47

  李宽觉得自己的人生可能会陷入黑暗之中,李纲这老头今年都快八十了,怎么还有这么好的精力?

  “你倒是先给老夫说说,这《声律启蒙》,还有《三字经》是怎么回事?”

  李宽面色奇差,想也不想的道:“前些日子闲来无事,读了几本书,在书的夹缝里找到的。”

  “什么书?”

  “不记得了!”

  一老一小大眼瞪小眼,谁都不示弱,似乎都想凭着自己的气势把对方压下去。

  “好吧!”李宽缴械投降,说道:“李师您也说了,小子被天雷所惊,其时小子魂魄散于天地之间,遨游大千世界,于冥冥之中,听到似乎有人吟诵歌谣,便记了下来。”

  李纲满脸的不信,子不语怪力乱神,满世界都信神佛,但是他们儒家,讲究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鬼神妖怪,能抵得住一口浩然正气?

  “小子,给你个衷告,不管你是怎么得到的这些玄妙文章,也不管你从哪儿知道的那些图纸,总之以后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教给你的,明白吗?”

  李纲一脸的淡然,仿佛抢夺别人的功劳,理所当然一般。

  李宽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护犊子,李纲一辈子的名声,断然不会轻易许诺什么,但是一旦许诺,必定是石破天惊,这老人家一片回护之心,让李宽颇为感动。

  “多谢李师!”

  李宽从躺椅上下来,生平第一次给人行跪拜大礼,要知道就算是李世民,他都没有这么干过。

  李纲笑眯眯的拿出了那两张纸,说道:“笔墨伺候,老夫为你重新润色一下,这可是好东西,顶好的启蒙之物,以后天下学子有福咯。”

  李宽连忙让叶子、小朵取来笔墨纸砚,有李纲重新书写一遍,也是好事,这东西就不该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该弄出来的,这个孩子再天才也不成。

  李纲的字写得很方正,也很漂亮,大唐是中华诗词文化的开端,也是书法艺术的开端,李纲的书法固然比不得虞世南等人,但是苍劲有力,蕴含着一种别样的风采,让人见之而心折。

  李纲一边写,小胖子一边念: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勤有功,戏无益;戒之哉,宜勉力。

  穿越者必备删减版《三字经》,在李纲的笔下泼墨而出,透出一股子煌煌正气,连李宽都佩服的不行。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郑为武公,赋缁衣而美德;周因巷伯,歌贝锦以伤谗。

  李纲写完,李泰也念完了,揉着发酸的手臂,李纲摇头晃脑一番,最后才道:“这《声律启蒙》虽然声韵协调,琅琅上口,包罗天文、地理、花木、鸟兽、人物、器物等的虚实应对,但是却不及这本《三字经》来的简短朴实,更是容易背诵。

  不过都是蒙学的好东西,老夫厚颜,这两本书就纳为己有了。”

  李宽连忙低眉顺眼的道:“本来就是李师写的,自然是李师的,恭喜李师即将名传天下,万古长青。”

  李纲抚须大笑,笑的极为得意,说道:“不要以为老夫抢了你的功劳,这东西暂时还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的,老夫年过七旬,眼看就要八十了,就算是偶有惊人之举,也不会有人敢窥视老夫之物。

  你就不同了,皇家本就艰难,你又如此聪慧,说不上是好是坏,但是肯定会有人借此做文章,所以老夫就厚颜生受了这两本启蒙佳本之功,等你名扬天下,老夫若是还活着,一定为你正名。”

  李宽凑趣道:“李师寿比南山,福如东海!一定能看到小子成名那一天。”

  李纲被拍马屁拍的很爽,大笑着带着自己的墨宝扬长而去,看样子打算宣扬开来,成就自己一代文宗之名了。

  李泰拉了拉李宽的衣角,小声道:“二哥,听李师的意思,这可是天大的功劳,能名扬千古的,你就这么让出去了?”

  李恪也是一脸的不解。

  李宽摸了摸李泰的大脑袋,笑道:“当时给你们的时候,就没打算收回来,自然会有人借此扬名,或者是孔夫子那样的大儒,或者是陛下娘娘,又或者是其他人。

  但是这些人,纯以心境而论,李师却是最佳的,他是纯粹的文人,堪称纯儒,是一个心胸开阔,一心为了家国天下的人,而不是那些一门心思钻营着想要更多的权力,更多的利益的人。

  由李师为这两本书做先锋,自然是无往而不利,这是好事,至于功劳,呵呵,李师过了年就八十了,八十岁的老人,一生颠簸流离,老了老了还要教你们学问,为我皇家奔走,这两本书,就算是报酬吧。”

  看着若有所思的两小只,李宽打了个哈欠,又自沉沉睡去。

  他不知道这两本书在大唐能翻起何等的惊涛骇浪,又有多少人家把这两本书作为传家之物,又有多少人羡慕一代文宗就此诞生。

  睡觉,对于李宽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李宽在睡觉,李纲在访友,访友之时,不经意间,袖子里掉出了一本书。

  “咦!”颜师古看了一眼,就挪不开眼睛了,他捡起那本书,一顿狮子摇头,如饮琼浆一般。

  “老李,你不厚道啊!这般蒙学妙品,为何一直秘不示人?”

  李纲嘿嘿笑道:“此乃老夫融汇生平所学所著,老夫百年之后,当藏于南山之中,留与后人,岂能轻易示人?”

  颜师古顿时大怒,“放屁!今天你藏一本,明天我藏一本,子孙后人读什么?什么狗屁的藏书南山,除了鼠咬虫蛀,能有什么好处?简直是贻害无穷。

  李伯纪,枉我以你为友,都说你直道事人,执心不回。

  算是老夫看错你了,没想到你也是一文贼!”

  唾沫星子喷了一脸,老李纲一点愠色都没有,颜家人是出了名的方正,出了名的斟酌古今,掎摭利病,颜师古此人更是少传家业,遵循祖训,博览群书,学问通博,擅长于文字训诂、声韵、校勘之学,现在是中书侍郎,给皇帝些《起居注》,最是实事求是,一点都不掺假。

  “师古贤弟,”李纲慢悠悠的道:“老夫要是想藏起来,你能看到吗?就算是你家老祖宗颜之推从坟里爬出来,你也看不到。

  老夫之所以秘不示人,不外乎这世间多的是沽名钓誉之徒,这本蒙学之物,需要好生谋划。

  你要知道,此书一出,必定改变这天下蒙学格局,不知多少人会受益,更有不少人的利益会受损,比如那几家。”

  颜师古恍然大悟,这年头著书的人很多,谁都能写两本,但是这本《三字经》不同,乃是蒙学的不二之选,就算比不得《论语》,但是论及蒙学之妙,有过之而无不及,李纲凭借此书,足以成为一代文宗,执掌天下仕林,这就不是很多势力所想看到得了,比如山东的世家。

  “确实如此啊!”颜师古颓然道:“宝玉在前而不知珍惜,也不知这人心到底是怎么了。”

  李纲悠然道:“人心鬼蜮,难以思量!就算是孔圣人在世,只怕也看不透这世间人心。”

  “有什么办法能尽快把此书推出而不惊风雷?”

  李纲闻言,指了指天上,颜师古恍然大悟,喜笑颜开道:“确实,咱们的陛下一向英明神武,压制天下豪强不在话下,有陛下作伐,自然是最好的方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