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2B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74 2019.06.07 14:48

  浑浑噩噩的李宽,似乎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内,只有一个金光闪闪,紫气缭绕的大字。

  命!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了那个字上,顿时一道道流光从字上如同流水一般流出,包裹着他的那根手指,顷刻间便把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如同一个金光紫气缭绕的巨茧,极为其他。

  过了许久,金光紫气缓缓退去,重新没入了那个字之中。

  李宽喃喃自语道:“命?”

  忽然间,一道宏大的金光从大字上轰了出来,满心疑惑的李宽,下一瞬间,便睁开了眼睛。

  他依旧躺在别院内的胡凳上,只是四肢有些无力,但是头脑却前所未有的清醒。

  他清楚的知道,从这一刻起,他要拥有自保的力量,拥有强大的势力,让所有人都不敢轻易动他,就算是自己的那位即将登上帝位的爹,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朵!”李宽喊了一声,小朵慌忙从屋里跑了出来,紧张兮兮的抱着一张煎饼,满嘴流油。

  李宽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的帮手实在是有些太二了,要不要收拢几个好手呢?

  算了,展现出自己的智慧,只能说自己聪明,若是无原则的收拢好手是,那就是图谋不轨了,还没等自己牛叉起来,估计坟头草都有三尺高了。

  他看了一眼小朵,小朵头顶升起一道纯白气息,李宽很轻易的便看到了小朵的命运。

  郑羽朵,十三岁,卒于贞观二十一年。。。。。。

  李宽晃了晃脑袋,决定以后少看别人的命运,这玩意有些消耗精神,看一眼自己就疲惫不堪。

  “殿下,什么事?”几日的相处下来,小朵一点都不怕李宽了,毕竟也算是一起吃过苦的,内心就少了许多敬畏。

  “咱们宫中有没有匠人之类的?”

  “有,”小朵连连点头道:“将作监里的大匠很多,手艺都很好,咱们宫中的这些家具,都是他们打造的。”

  李宽点头道:“我画几张图,你拿去让将作监帮我做出来。”

  小朵面露难色,有些扭捏。

  李宽不解的道:“怎么了?”

  小朵嘟着嘴道:“殿下,将作监的那些大匠脾气大的很,除了陛下和太子殿下,就连工部尚书都爱答不理的,以前太子还不是太子的时候,想打造一张雕花大床,将作监的大匠理都没理,咱们要去,肯定会吃闭门羹。”

  “这么横?”李宽吃惊了,这也太屌了吧,这年头将作监这么厉害吗?

  他瞬间来了兴趣了,有本事的人才有资格骄傲,没有本事的人,脸骄傲的资本都没有。

  “没关系,我的图画出来,保证他们待你如同上宾一般。”

  小朵一脸的不信,李宽也懒得解释,来到书房,抓起毛笔,不由头疼了起来,书法这种高雅的玩意,他自然也是会的,但是毛笔绝对不适合用来作图,人家从来都不是用来作图的。

  李宽来到了厨房,找了一块木炭,用小刀仔细的削成了细细的一根,用几张纸包好,试了一下,还不错,比不上2B,但是用来作图足够了。

  小朵与叶子睁大了眼睛,惊慌失措的看着正在作图的李宽。

  因为李宽是闭着眼睛作图的,笔走龙蛇,速度极快,一张半尺长的白纸,顷刻间就出现了一幅精美的图画。

  李宽毫不停歇,手中那根木炭笔不断的消耗,足足花了十来张,这才停下来。

  他睁开眼睛,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画的图,很好,横平竖直,尺寸标注清楚,用料也写的明白,就算是有些地方不够清晰,是因为木炭笔毕竟不太适合画图,但是足够别人看清楚是什么意思了。

  “拿去,告诉将作监的大匠,我需要这些器具。”

  小朵与叶子一人抱着一沓图纸,一脸懵逼,她们是看不懂这些图上画的到底是啥,那些字她们从来没见过。

  忐忑不安的两人抱着图纸来到了将作监,事到临头,两位小姑娘反而壮起了胆子,挺胸抬头走了进去。

  阎立德正凑近一副人物画,摇头晃脑的欣赏着高明的画技,这是自己的弟弟阎立本的最近刚画出来的,是曹丕画像,画中的曹丕锐敏的挑衅式的目光,显出十分精悍,有咄咄逼人的神气。

  这种画技,堪称画道了,立本已经画道几有小成了。

  阎立德十分开心,觉得自己的弟弟足以继往开来,在画道之上更胜前人,开宗立派,这可是阎家的盛事啊!立本真乃阎家麒麟儿。

  正欣赏间,外面传来吵闹之声,阎立德神情不悦,眉头微皱,沉声道:“何事喧哗!”

  一个将作监匠人走了进来,低声道:“皇子李宽遣两名宫女送来几张图,言道需要我们将作监打造一些器具,几位大匠认为皇子侮辱将作监,正与两位小宫女拉扯呢。”

  阎立德不悦道:“将作监乃是朝廷打造利器之地,岂能与人打造玩物,速速让此二人离去。”

  那匠人快步走出,来到庭院内,颐指气使道:“你们两个,大匠说了,让你们赶紧走,就不追究你们吵闹的责任,不然上报上去,轻则打板子,重则逐出皇宫。”

  两个小姑娘都快气哭了,被一群几十岁的老头子拉拉扯扯的,说些不好听的,她们又气又急,想到不能完成殿下交给的任务,更是哭了起来。

  阎立德被哭声烦的不行,快步走了出来,恼怒道:“怎么回事?区区一个皇子,竟然公器私用,当我将作监是民间小作坊不成?”

  叶子比小朵胆小,被阎立德一吓,当即手一抖,图纸掉了一地,坐在地上哭声更大了。

  一阵清风拂过,图纸顿时在庭院内到处飞了起来。

  所有的匠人都看戏似的看着两人一边哭一边追逐图纸,没有一个想着去帮忙的。

  一张图纸轻飘飘的落到了阎立德的跟前,阎立德随意扫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因为图纸上写了三个字:曲辕犁。

  一架精美的曲辕犁在白纸上浮现,阎立德顿时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弯腰捡起了那张纸。

  上面有一行小字:曲辕犁,犁身可以摆动,富有机动性,便于深耕,且轻巧柔便,利于回旋,犁评和犁建,如推进犁评,可使犁箭向下,犁铧入土则深。若提起犁评,使犁箭向上,犁铧入土则浅,轻便省力,便于精耕细作,只需一头耕牛,便可使用。

  阎立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抓着那张图纸,眼睛眨也不眨的细细看了起来。

  巧夺天工、鬼斧神工、神乎其技......

  阎立德匮乏的语言里,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这架曲辕犁了。

  身为工程世家的当家人,将作监的大匠,阎立德一眼就看出来这张图纸的价值所在,对于大唐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老头小心翼翼的把图纸卷起来,双手捧着,如同捧着稀世珍宝一般。

  看着惊慌失措,哭涕涟涟的两个小姑娘,阎立德顿时大怒,“一群废物,还不赶紧帮忙,把图纸全都给我捡起来,若是毁了一张,老子要了你们的小命。”

  将作监的人吓了一跳,阎立德一向是一个慈祥的老者形象,这一发起怒来,果然厉害,吓得这些人慌忙动手,七手八脚的把图纸小心翼翼的捡起来,送到了阎立德的身前。

  阎立德让一个匠人找了一个精致的箱子,小心翼翼的把图纸放进去,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对着两个小姑娘道:“两位小娘子,把手里的图纸给我吧,老夫一定帮你们把想要的东西做出来。”

  老家伙一脸猥琐,不知道的还以为对两个小姑娘图谋不轨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