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道儒农妇少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9 2019.07.15 19:57

  “扫干净些,一点纸屑都不要留下。”李宽站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根铅笔,铅笔在他五指之间转的飞快,如同行云流水。

  “殿下放心,这是奴才们该做的。”小太监点头哈腰,姿态极其低,就像是一条狗一般。

  李宽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有意无意的道:“捭者,或捭而出之,或捭而内之;阖者,或阖而取之,或阖而去之。捭阖者,天地之道。捭阖者,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纵横。”

  那小太监身躯微微一颤,就像是微风吹过,令人衣衫飘动了一下,他抬起头,以一种崇拜的目光看向李宽道:“殿下真是博览群书,说的真好听。”

  李宽哑然一笑,好听却不是别的,说明人家根本听不懂是啥意思。

  要不是自己看到了某些周欧死前的画面,还真被蒙蔽过去了,这个小太监,倒是蛮有意思的。

  “嗯!”李宽随手扔了一块碎银子,笑道:“赏你的。”

  银子落地有声,与青石板碰撞的声音极其动听,小太监眉开眼笑的躬身施礼:“谢殿下赏。”

  说完,如获至宝一般的捡起,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袖口,满足的捂着袖口离去。

  “当真是滴水不漏啊!”李宽摇了摇头,纵横家的人做事,阴谋诡计都不算什么,当年能把诸多国家玩弄于股掌之中,随心所欲的操纵战争,这种手段放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都是令人畏惧的。

  纵横家的目标竟然是自己,这一点让李宽有些惊讶,虽然这几年自己确实出风头了一些,但是也并不算太出格,自己的所作所为,哪一件不是对国家对人民有利的?

  而且李宽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还有点兴奋。

  这些人怕不就是所谓的世外高人了吧?以纵横家的德性,每一代都是两个传人,那么他们有如此大的势力,自然是集中了其他诸子百家的力量。

  比如杂家、墨家、公输家之类的。

  那个小太监,就是杂家的人,杂家以博采各家之说见长,以“兼儒墨,合名法”为特点,“于百家之道无不贯通”,实际上流传下来的思想不多,在思想史上也没有多少痕迹。现代科学越来越细化,“杂家”这称号,现在基本上说的就是此人没有专业本事,什么都知道一点,但什么都不精通的意思。

  这种人虽然厉害,但是却并非顶尖的人,但是对于大唐来说,却是一个县的县令不二之选,毕竟在这个时代,通才才是最重要的人才,不需要你样样精通,只需要你样样都懂,只要不乱指挥,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

  李宽的神情变得玩味起来,他很想知道,这些人是不是能招揽,或者说能不能收买。

  出世的高人都有一个通病,认为自己才高八斗,乃是经天纬地之才,但是实际上却都是二百五,真正有才能的不多,这就是出世之人。

  但是这些人很明显并非是完全出世,而且对于历史的进程,有一定的影响,那么他们必然是有真才实学的。

  对于这一点,李宽十分确信,他甚至确信,大唐的朝堂之上,就有这些人,或许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

  想明白了的李宽走出房间,来到了卧室,开始睡觉。

  。。。。。。

  小太监出了别院,弯下的腰肢挺的笔直,随手把那块碎银子拿了出来,迎着阳光,看着碎银子上那个符号,那是一个圈,圈里有一个点,圈子上也有一个点,极其怪异。

  小太监腾出一只手,一张破破烂烂的纸片出现在他的手上,正是被李宽撕成粉碎的那张纸,不知这小太监用了什么手段,竟然粘合在一起,一点都不缺。

  “这位楚王殿下到底是哪家的传人?”小太监收起两样东西,揣进了怀里,满意的拍了拍胸口,随之漫步而去。

  皇宫大内,宫人太监无数,还有精兵强将守护,那小太监竟然一路视若无人一般,从容走了出去,实在是诡异的很。

  小太监沿着朱雀大街,潇洒的前行,此刻时近傍晚,小太监沐浴在夕阳之中,阳光洒落,他身上的服饰一点点变化,每走一步,便变幻一次,最终化作一袭月白色长袍,气度雍容潇洒,如同浊世佳公子一般,令行人侧目。

  走了近半刻钟,此人径自走入一座院落之中,门口一个扫地的老汉如同没看见一般,依旧在那扫着并不存在的落叶。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院子,就像是长安一百零八坊其他的院子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院子中有四个人,一道一儒一农一女,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只有那老农,眉头皱纹纵横沟壑,眉心一道深深的悬针纹,双耳奇大,正坐在那里编着草席。

  “小牧回来了?”那道人三缕长髯,背后背着一柄宝剑,看到了那年轻人,笑道:“可有收获。”

  小牧把那张纸还有那块碎银子摆在了桌子上,笑道:“一点都没错,那楚王李宽,确实是世外高人的传人,只是这标志没见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老农拿起银块看了一眼,随即抛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不认识,管他呢?我说你们是不是闲得慌?好好过日子不好吗?非要整这些幺蛾子,那李宽就算是世外之人又如何?所谓的世外之人,不过如同你我一般而已,其实又哪来的所谓世外?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那儒者蒙着面纱,让人看不清面孔,但是依旧沉声道:“我们布局了那么多年,有些计划却被这位楚王破坏掉了,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老农一脸鄙视的道:“别说这些废话,那是你的布局,不是我的布局,也不是门中的布局,你自己图谋不轨,还想拉着整个隐门陪你一起?

  老夫觉得这小子还不错,最起码得益于他的发明,老百姓能多吃几顿饱饭。”

  儒者面上的面纱急速抖动了起来,显然被气的不轻,那女子风韵犹存,举手投足间有大家风范,微微一笑道:“老墨,门主虽然没有同意,但是也没反对,我觉得儒生做的不错,既然那李宽也是世外之人,不如拉拢一下,拉拢不了,那就......”

  “怎么?”女子话还未说完,老农就不屑道:“非我一类其心必异?你们还敢杀人不成?不要忘了老祖宗的规矩。”

  那道人连忙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这李宽还没确定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就闹起内讧来了不成?小牧,你说说,这李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牧想了想,摇头道:“楚王李宽胸有万般锦绣,韬略不逊于先秦圣贤,更有一颗仁爱之心,就算是不能为友,也不能为敌。”

  道人点了点头,开口道:“此事就此作罢,一切以大局为重。”

  老农一脸的不相干,耸了耸肩,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道:“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们非要大张旗鼓,还弄死了人,这要是被李宽发现了,只怕难能善了,你们要知道,这是大唐,朝堂上那些家伙,哪一个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还敢兴风作浪?老夫要回家种地了,好好的几亩棉花,据说又保暖又暖和,以后老夫也不用大冬天包着一身破布片丢人现眼了。”

  那儒生手握的咯吱作响,显然心有不甘,但是却也没说什么。

  那道人的身份非同一般,他既然做了决定,就没有人会反对,就算是门主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