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光伟正的皇帝陛下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76 2019.06.12 08:01

  “这臭小子,让朕汗颜。”李世民抓着手里的纸笺,颇为感慨。

  长孙看了看那张纸笺,默默擦了擦眼角,展颜一笑道:“这是皇家的福气,也是二郎的福气。”

  李世民惋惜道:“其实那首诗若是朕念出来,才是最好的。”

  长孙噗嗤一笑道:“二郎这是嫉妒自己的儿子了?”

  李世民舒展了一下身子,哈哈大笑道:“他是朕的儿子,他的自然也就是朕的。”

  年轻人在一起,又是极度开心的时候,自然容易擦除爱的火花,李世民这个不害臊的抱着长孙就进了后宫,打算多造几个聪明的儿子去了。

  “楚王殿下,你刚刚那些话是真心的?”阎立本连那张纸都不看了,直勾勾的看着李宽,刚刚他真被李宽震慑到了,也被李宽连续发问给震得体无完肤。

  李宽今日耗费了很大的精神,有些懒洋洋的,躺在自己的那把椅子上,下意识的哼唧道:“什么真的假的,信则有,不信则无。”

  阎立本失望的看了李宽一眼,觉得这位楚王殿下空有一身本事,似乎有些过于消极了,就拿他手里的这副画来说,虽然颇为稚嫩,但是无论动态、量感、质感、明暗、空间、色彩、比例、构图、变化统一、疏密等等,皆有可取之处,一旦能融会贯通,成为一代大家也非难事,只是这位楚王殿下,很明显志不在此,随手就送给了自己,显然有成全自己的意思。

  有了这幅画,阎立本觉得自己的画道大成之日不远了。

  “殿下,你说我的画道创造出来,真的能名传千古?”

  李宽打了个哈欠,闭目养神道:“那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

  阎立本突然神秘兮兮道:“你可知道,我在你身上感到了一种奇特的味道,那种味道怎么说呢。”

  李宽哼哼唧唧的不说话,阎立本笑道:“说来也怪,我也算是阅人无数,你身上的这种味道,我只在三个人身上见到过,一个就是你了,还有一位是孙思邈孙道长,最后一位就是袁守城袁天师了。”

  李宽终于睁开了眼睛,好奇的道:“袁守城还活着?不是说早死了吗?”

  阎立本摇头道:“这谁知道呢?不过袁守城确实有能耐,当年太上皇请他入宫为皇家之人推算命数,你当时被推算出有天雷之灾,这才过继到先楚王膝下,为的是渡劫,不过如今看来,当真是神算无双。

  对了,你的小字西楚,就是袁天师为你取的。”

  李宽默然,旋即头一歪,不耐烦的道:“老阎,累了一天了,你也该回去了。”

  阎立本知趣的离去了,李宽却睡不着了,这世界上还真有这种奇人?能推算未来?袁守城,有朝一日,倒是要见见。

  某一日早朝之上,高大伟岸的皇帝即兴赋诗一首,以勉励天下学子。

  其时,有房玄龄、杜如晦之流如饮琼浆,有李孝恭、牛进达之流狂撇嘴以示不屑,有诤臣魏征,似乎激动过度了,整个人如同抽筋一般咧嘴大笑,沦为满朝笑柄。

  一时间皇帝陛下的威名传遍天下,天下百姓莫不以家中孩儿读书为荣,天下士子莫不热泪盈眶,伏地痛哭,山东士族遣优秀子弟前往长安,以襄盛世。

  一首《励学篇》收尽天下士子之心,咱们的皇帝陛下,总是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魏征来了,抱怨皇帝陛下剽窃自己儿子的诗作,非君子所为。

  李宽听到此事,只是淡淡一笑,就不再理会。

  “魏公如今还有心结否?”

  魏征面色微红,旋即释然道:“穷经皓首半生,老夫早就不在乎这些了,如今被楚王当头棒喝,老夫才觉得人生如白驹过隙,匆匆百年而已,还是多为这天下做些事才是对的。

  老夫没有别的本事,论才学,不及房、杜、孔,论军事,不如李靖等人,论技巧,连楚王都不及,只有这一身铮铮铁骨,还算是有些用,为陛下匡正得失,以免这天下重蹈前朝覆辙,此生足矣。”

  李宽闻言赞道:“我大唐百废待兴,如今有英明皇帝,满朝贤臣,无双将领,善良的子民,我认为,大唐即将进入快速发展的时代,到时候未免有些事情偏离了发展轨道,正需要的就是魏公的这铮铮傲骨。”

  魏征哈哈一笑道:“楚王殿下说话就是直率,我现在愈发的不喜欢朝堂上的那些家伙了,明明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事,非要长篇大论,之乎者也的扯一大堆,唯恐别人听懂了似的。”

  李宽心情不错,调笑魏征道:“前些日子,魏公可也是这样哦!”

  魏征不禁莞尔,摇头失笑道:“老黄历了,咱们不要提了。”

  两人相视一笑,如同两只狐狸一般,笑容里带着诡异。

  。。。。。。

  得知唐帝国的权力变更的颉利可汗,发兵十余万人,南下进攻泾州,而后一路挺进到武功,唐朝的都城长安受到威胁,长安城戒严。

  其时有将作少监阎立德,献上将作监最新研究成果火药,可开山裂石,引发有天雷之音,震彻苍穹,帝亲验其效,大喜,令将作监日夜赶工。

  八月十六,秦琼率大军与罗艺交战,罗艺大败,抛弃妻子儿女,带领数百名骑兵逃奔突厥,到了宁州边界,经过乌氏驿站时,跟随的人逐渐逃散,其左右斩杀罗艺,把他的首级送到了京师。朝廷在市集悬首示众,并恢复了其本姓罗氏。罗艺之弟罗寿当时任利州都督,也被诛杀。

  八月二十四日,突厥军队攻击高陵。李世民派出勇将尉迟敬德,作为泾州道行军总管,抵达泾阳,防御突厥。尉迟敬德抵达前线后,立即组织反攻,与突厥军队在泾阳打了一场恶战,尉迟敬德勇不可挡,生擒敌军将领阿史德乌没啜,并且击毙突厥骑兵一千余人。

  虽然尉迟敬德在泾阳之役中取小胜,但是仍然无法遏制突厥人的前进步伐,颉利可汗的的主力进抵渭水河畔,直逼长安城。

  突厥二十万雄兵,列阵于渭水北岸,旌旗飘飘数十里。京城兵力空虚,长安为之戒严,人心惶惶。

  颉利可汗遣执失思力入长安以观虚实,帝囚来使。

  帝设疑兵之计,亲率高士廉、房玄龄等六骑至渭水边,隔渭水与颉利对话,指责颉利负约。

  不久后唐军赶至太宗背后,颉利可汗见到唐军“军容大盛”,又得知执失思力被擒,由是大惧。

  李世民冷冷的看着渭水对面的颉利可汗,高声道:“颉利,朕给你个机会,三个时辰之内,退回草原,朕既往不咎,若有不从,天雷降下,顷刻间二十万大军毁于一旦,突厥从此之后将从世间除名矣。”

  颉利可汗惴惴不安,他身边一个穿着五彩缤纷,头戴狼头的老者沉声道:“大汗,唐皇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如今长安兵力空虚,诸多大将都在外征战,我大军应当长驱直入,一举拿下长安,占据这中原繁华之地。”

  颉利可汗固然雄才大略,但是格局不够,面对李世民,未免底气不足,更何况唐皇似乎有极大的自信,根本不惧自己进攻,看样子也不打算议和了,这与他原本的计划,天差地别。

  “大祭司,只怕唐皇早有准备,此战胜负难料,我突厥儿郎成长不易,以我之见,还是退避为妙。”

  大祭司怒道:“大汗,繁华就在眼前,岂可退避。”

  突厥这边纠结争吵,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四个时辰之后,天渐渐暗了下来。

  李世民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挥了挥手,沉声道:“开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