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闲游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16 2019.06.17 17:09

  对于杨广的遭遇,李宽深表同情,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连自己的老师都深恶痛绝?

  其实李纲所怨,并非是杨广做了什么,而是做的事情都不靠谱,急功近利,贪财好色,样样不缺。

  作为隋朝的末代皇帝,一直以来都被人们骂为昏君,暴君等,不顾天下百姓的死活,执意开通大运河,其实杨广算得上是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可惜主宰历史的是“成王败寇”,即使他是一个精明能干,目光深远的人,但在成功者面前,他不仅一文不值,还要被无限贬低,杨广就是这样一个人。

  很正常的思维,李家得了天下,还能去美化杨家不成?李宽自己心里也清楚,唐朝以后的历史基本上可信度不高,因为李世民开了一个坏头,他在位期间多次干预史书撰写,作为大唐实际上的开国皇帝,李世民不得不为自己的帝国合法性找借口,于是他便在历史上造谣。

  称杨广是一个昏庸无道的人,无限放大他的缺点,这样就可以从政治上保证大唐的合法性。但我们都知道人无完人,即使是李世民自己也有很多缺点,可帝王是不允许别人来记载自己的缺点。

  开科举、修运河,这都是利国利民之举。

  科举选拔人才,不关注人才的出身,毫无疑问,这样的做法受到了当时大地主阶级的反对,只不过杨广坚持这一做法,才使得科举制度流传下来了,没想到这一制度竟然成为了封建王朝选举人才的办法,如此看来,杨广功不可没。

  为了长远发展不顾百姓死活,强行征用了这么多的民夫,使得当时有很多人都在骂他,李世民也是其中之一。可是即使他不开凿大运河,后代的皇帝也会做,所以隋炀帝只不过背了上千年的黑锅而已。

  最令人诟病的征高句丽,这事李世民也干过,而且不止一次,最后差点死在了东征的途中,谁敢骂他?反而要盛赞李世民雄才大略,之所以没有成功,乃是天时地利皆不在大唐的原因。

  大家干同样的事,有人就会被人千古传颂,有人就会背上千古骂名。

  李纲之所以跟李宽说这些,是他觉得,李宽与杨广一般,同样的天资聪颖,同样的雄才大略,但是也同样的着急,恨不得一天就把一辈子的事情干完。

  李宽没工夫为杨广平怨昭雪,死都死了,被人说两句也没什么,反正都成一滩烂泥了,再踩几脚,也不过是更烂一些罢了,为了大唐,你就受点罪吧。

  现在的大唐朝堂一点都不太平,前些日子,因为定功臣实封之制,朝堂上吵作一团,不是因为制度不合理,而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自己功劳大,自己应该获得更多的利益,甚至演起了全武行,搞的朝堂鸡飞狗跳。

  萧瑀身为左仆射,就因为多嘴了一句,被一撸到底,打发到李承乾那里教书去了,老先生索性装聋作哑,懒怠管这些破事。

  定功臣实封之制定下来之后,就开始讨论各地时不时这边起义一下,那边揭竿一下,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焦头烂额的朝臣们也拿不出对策,甚至有人提议以重法禁之。

  当时李世民脸都黑了,乱世才用重典,自己刚刚才吹嘘过太平盛世,这不是打自己脸吗?当即道:“民之所以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顾廉耻耳。朕当去奢省费,轻徭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用重法邪!”

  又谓侍臣曰:“君依于国,国依于民。刻民以奉君,犹割肉以充腹,腹饱而身毙,君富而国亡。故人君之患,不自外来,常由身出。夫欲盛则费广,费广则赋重,赋重则民愁,民愁则国危,国危则君丧矣。朕常以此思之,故不敢纵欲也”。

  李宽听说这件事之后,只说了一句话:“数年之内,海大唐内升平,路不拾遗,外户不闭,商旅野宿焉。”

  无论大唐君臣如何吵嚷,百姓的日子还是要过的,日复一日,春天很快就来了。

  冰河解冻、春暖尚未花开,狗熊也没开始撒欢,彩蝶还在土里沉睡,万物渐渐复苏,初春甚至比冬天还冷,阳光洒下来,让人只想着睡觉,而不想动弹。

  李宽许久都没有睡懒觉了,自从过了十五之后,他带着左武卫一直在烟波荡晃悠,秦琼身为左武卫大将军,又是李世民钦点的监督官,自然是要跟着的,一起的还有将作监的阎立本。

  三人乘坐一辆精致而又宽大的马车,每日里东奔西走,忙的不亦乐乎。

  这马车是特制的,李宽特意找阎立本,用了避震弹簧重新设计的,最是舒服,还能再车上吃火锅。

  今天他们吃的就是黄鳝火锅。

  “整日里吃黄鳝,我都快成黄鳝了。”秦琼一张黄脸如同黄连一般,皱成了一团,“咱就不能换个吃法?”

  阎立本哈哈大笑道:“翼国公,这些日子这小子为了帮你补气益血,可没少费心思,红烧黄鳝、翡翠鳝段、糖醋黄鳝、蒜蓉黄鳝、山药黄鳝汤、黄芪黄鳝汤,翻着花样的给你做,你还不知足?咱们陛下都没这待遇。”

  李宽嘿嘿笑道:“别急,人参就要到了,听陛下说,居然找到了几根千年人参,品相不错,再加上合理膳食,总归能调理好的。”

  秦琼郁闷的看了一眼阎立本,这老小子拿着一个精致的铜壶,壶里盛满了美酒,没事刺溜一口,喝的声音还老大了,偏偏李宽严令,让秦琼每日只能喝酒一两,多了绝对不许,就因为自己偷偷喝了一次,自己的亲卫就被李宽打了个半死,谁求情都没用,李宽还恶狠狠的警告秦琼,下一次就不是打你的护卫,把你儿子抓过来打,打断他的狗腿,这叫杀鸡儆猴。

  “别看了!”阎立本晃了晃铜壶,得意的道:“这小子说了,让我当着你的面喝酒,有利于你戒酒。”

  李宽翻了个白眼,这话我没说过,不过他没好意思拆穿阎立本,这家伙纯粹是公报私仇,不就是没告诉你阿拉伯数字的含义吗?等忙完这段时间,回头教你就是了,用得着没事就挤兑自己?

  高头骏马走了小半个时辰,三人也吃完了火锅,李宽掀开了厚厚的帘子,对赶车的王朝道:“停下吧,就是这里了。”

  这里靠近烟波荡最北面了,划分为五块区域,他们所在的地方,西北角。

  “这个地方以后就叫做五老坡!”

  “这是何意?”秦琼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给军中伤残士兵用来养老的地方,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不可!”秦琼大惊,连忙道:“这事不行,军中伤残之辈,都是百战悍卒,是军中军魂所在,别说陛下,就算是我们各卫退下来的老卒,都不可能拨给你,那是我们将门的根基所在。”

  李宽挠了挠头,看来自己的认知有误,还以为军中伤残的老头们都是没人要的垃圾,这才临时有了这么一个想法,不过既然人家不舍得,自己养在家里,他也不会去抢不是,当即道:“这样啊?那就算了,白瞎了一块好地。”

  秦琼额头冷汗津津,这小子太不靠谱了,除了将门可以豢养家将,其余人家,谁养谁死,从无例外,亲王豢养悍卒,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要是别人自己懒得管,这小子看着顺眼,还是管一管的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