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起意往苏州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627 2019.07.18 12:17

  老农许蒙憨厚一笑,满脸菊花盛开,乐不可支的道:“神医就是神医,拍起马屁来也是如此与众不同。”

  孙思邈淡然道:“许先生说笑了,老道一生从未有媚上之举。”

  老农摆手道:“媚不媚的无所谓,反正这话老汉听着高兴,本来今日就是来看看传说中的神医,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孙神医,当年你能坚守立场,不为外物所动,令人佩服,老汉只说一句,好好的做你的神医,不要跟乱七八糟的人厮混,这样不好。”

  孙思邈哑然道:“想来先生所说,就是楚王李宽了吧?”

  许蒙不置可否,孙思邈微笑道:“楚王李宽乃是老夫所见少有的英才,怎么?你们这些蝇营狗苟,藏头露尾之辈也有兴趣?不过人家出身尊贵,身负两朝最尊贵的血脉,不是老道瞧不起你们,只怕你们还入不了人家的法眼吧?”

  许蒙呵呵笑道:“老汉当然有兴趣,这小子于农事一道,堪称天才,无论是那曲辕犁还是耧车,甚至那些灌溉之法,都是能青史留名的耕作神器。

  不过老汉与他们不同,他们是想收为己用,老汉是想与李宽探讨一二,以老汉的身份,想来不至于辱没了楚王吧?”

  孙思邈神情一怔,嘴巴微张,许久才道:“许先生胸襟广阔,老道佩服,许先生若是真有心思,老道为您牵线搭桥,李宽若是知道农家家主有兴趣与他交涉,只怕会高兴的睡不着觉。”

  许蒙开心的道:“那就有劳神医了,老汉只怕贸然上门,被那楚王赶出去,所以才迂回了一下,还请神医勿怪。”

  孙思邈微微一笑道:“放心,此事包在老道身上了。”

  两个老头寒暄一番,各自离去,都没有回头。

  孙思邈明知道许蒙在撒谎,但是许蒙的话里有七分真三分假,他此来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自己,至于想要见李宽,不过是个托词罢了,虽然许蒙肯定有此心,但是李宽整日里来往长安与烟波荡之间,想要见他,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而且李宽为人和善,对于百姓更是宽厚,最喜欢与百姓结交,这许蒙摆明了是撒谎。

  至于许蒙,则是十分高兴,孙思邈不愧有神仙之名,举手投足言谈之间,飘然出尘,就像是真正的神仙,所以许蒙很满足的离去。

  李宽收拾妥当,王朝与叶子、小朵就来了,这三人如今是长安城炙手可热的人物,执掌银行事务,是除了阎立本之外权柄最大的人,更难得的是他们三个身份来历清楚,干干净净,不像是阎立本,身后有阎家,还有将门以及为数不少的世家,所以他们的宅子每日里都有人蹲守,为的就是能跟他们扯上哪怕一丝半点的关系,一不小心从指缝里流出一点汤汤水水,足够让他们家的生意更上一层楼,三辈子也吃穿不尽。

  但是这三人如同铁疙瘩一般,水泼不进,几乎没有一丝机会接近,让很多人都十分失望。

  “殿下,”王朝躬身道:“这是银行的流水,以及存取金额。”

  叶子也递过来一些文件道:“这是银行的机密文件,都是大客户资料,需要殿下用印。”

  小朵笑眯眯的道:“我这里文件少,就是苏州那边请求银行在苏州开个分行,提供的可行性报告。”

  李宽随手翻了翻,皱眉道:“这些事情,不是应该由阎立本去做吗?还有这个报告,应该由陛下御批才是,为何也送到本王这里了?”

  王朝面色不变,说道:“阎行长说这些文件需要给殿下过目,不然他不放心,至于这报告,陛下已经用了御笔,只待殿下用了私印,便可以筹备苏州分行之事。”

  李宽拿起那本可行性报告,翻看了两页,不悦道:“苏州的官员商贾莫非是脑子坏了?竟然想要自己掌控分行?如此以来,与寻常钱庄何异?而且由大唐国库和陛下背书,每年不知道有多少资金流入他们的私人口袋,实在是太过贪婪。

  告诉他们,大唐银行苏州分行必须得有总行之人坐镇,所有员工,必须统一培训,苏州人士,只能占据员工的两成,必须是良家子,家中不得有经商之人,不得有做官之人,否则一律不准。

  拿回去重做!”

  李宽一句重做,苏州分行短时间内就不可能建立起来,就算是皇帝,对于银行也不过是一知半解,他自己不问,让王朝来问,表明了皇帝的态度,银行是国家的,而不是私人的,这一点皇帝陛下分的清清楚楚,半点都不马虎。

  打发走三人,李宽径自起身。

  “徐天!”

  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的徐天倏忽之间出现在李宽的身后,躬身而立。

  “你说本王要是去一趟苏州如何?”

  徐天皱眉道:“殿下静极思动,只是为何是苏州?那里太过遥远,水土不服倒还罢了,万一有人对殿下不利,老奴怕是力有未逮。”

  “难得你还有承认自己不行的时候。”李宽笑道:“本王又没有说要你跟着一起去。”

  徐天悚然一惊,连忙道:“殿下万金之躯,岂可孤身涉险。”

  李宽无奈道:“本王也没想自己去。”

  “那......殿下的意思是?”徐天迟疑问道。

  “本王要带着书院的精英学子,前往苏州游学,久闻苏州乃是大唐最为富庶之地,稻香遍地,人间天堂,如此好事,岂能独享,自然是有福同享。”

  徐天不解道:“殿下,就算是独孤谋、程处默在,但是他们乃是将门、世家子弟,家学渊源,善于排兵布阵并不意外,若是遇到刺客之流,只怕他们也没有抵挡的办法。”

  李宽笑道:“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本王自有办法。”

  徐天无奈,只得道:“殿下若是执意如此,老奴只有禀报陛下,请陛下定夺。”

  李宽鄙视的看着他道:“说的好像我让你跟着你就不跟陛下说似的,赶紧去说,本王成行之日不远了。”

  徐天身躯一晃,极速离去,这事必须得尽早禀报陛下,不然陛下怪罪下来,小命不保。

  “西楚儿要去苏州?”李世民一根手指点着桌子,吓得徐天身躯颤抖不已,这是皇帝陛下即将发怒的前兆,皇帝陛下极少动怒,就算是魏征那老顽固在朝堂上顶撞,咱们的皇帝陛下都能镇定自若,甚至还能调笑一番,如今听说楚王要离开长安,竟然要动怒了?

  李世民终究没有发怒,收起手指,他笑眯眯的道:“去,把此事告诉杨妃,让杨妃来定夺。”

  把包袱甩去的感觉果然爽!李世民暗爽不已,这一招还是跟李宽学的,李宽最善于干这种事,自己不喜欢干的事情,绝对会扔给别人,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干一段时间也会甩给别人,美名其曰分担压力。

  杨妃得知消息,几乎都疯了,啥也不管不顾了,小跑着就来到了李宽的别院。

  李宽做梦都没想到李世民会甩锅,而且甩的如此干脆利落,甩的如此精准,一下子就戳中了李宽的软肋。

  杨妃别的本事没有,也不喜哭闹,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一套她基本上很少用,除非到了绝境,来到了李宽的别院啥也不说,着急忙慌的给李宽量身体,带着一大群宫女折腾了半晌,这才停下来。

  “母亲!”李宽开口,只说了两个字,就被杨妃粗暴的打断了。

  “爱去哪儿就去哪儿!你母亲我这辈子呆在深宫里,就没出去过,做梦都想去江南看一看,既然吾儿有此心思,那就好好游玩,不要想着母亲,母亲为你做两件衣裳路上换洗。”

  李宽闻言,生生把剩下的话憋了回去。

  门外的李世民就惨了,满以为杨妃会让这小子留下了,不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差点闪了老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