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弱水三千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07 2019.07.12 20:08

  春去秋来,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贞观二年虽然有些许波折,总体来说,还算是平稳,大唐这辆牛车,依旧有条不紊的向前行进,不同的是,很多新鲜事物开始涌现,比如玻璃逐渐进入民间,比如大棚蔬菜开始泛滥,比如四夷开始来朝,比如满朝文武越发的忙碌。

  贞观三年,裴寂死了,李渊最后一个忠心耿耿的心腹大臣,郁郁而终,李世民以房玄龄为左仆射,杜如晦为右仆射,这两位真正的成为了大唐宰相,名正言顺,魏征守秘书监,参预朝政。

  十一岁的李宽,已经成为了大唐名人,继承了李世民、杨妃基因的他,生的俊美,长了一双剑眉,只是眼睛有些发黄,这是胡人的特征,毕竟李家有胡人血脉。

  半大小子,李宽已经一米六几了,比起李承乾、李恪、李泰都矮了一些,这是因为他小时候多病孱弱的原因,不过他的身体素质,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兄弟们,跟随徐天学了大半年的功夫,如今的他,寻常大汉都不能近身,就连凌云都称赞他有名将潜质。

  同样立志成为名将的李恪,被刺激的整日勤练不辍,终日在书院苦读兵书,他认为二哥虽然武力超人,但是却不爱读书,只要自己在兵法一道超越二哥,依旧是一种成就。

  这纯粹就是小孩子的攀比心理,李宽乐见其成,他总不能告诉李恪,自己这是天赋,不读书也是站在数千年来伟人的肩头,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岂不是打击自己弟弟的自信?

  李承乾依旧在观政学习政务,李泰如今埋首书院,原本肥胖的身体逐渐瘦了下来,至于李黯、李佑两兄弟,算是中规中矩。

  值得一提的是,书院的学生之中,独孤谋、程处默、秦英还有已经四岁的张柬之,都表现的出类拔萃,其他人比不得这些妖孽,但是也算是合格。

  李宽做梦也没想到,粗枝大叶的程咬金,生的孩子竟然胸有锦绣,虽然生的跟他老子一样,行事作风也是雷厉风行,但是在书院却是稳居前五。

  没办法,前三被独孤谋、李恪、李泰包揽了。

  书院创办的《长安》报纸,就由程处默、李怀仁、李敬业秦英负责,总编纂是岑文本,他是秘书郎、中书舍人,还是大唐开国县子,地位非同一般,这家伙是对李承乾不满意,满大唐的人都知道,认为太子过于文弱,所以钟情于李恪。

  岑文本是李宽特意要来的,为的就是让他远离太子,不然指不定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长安》报风靡长安,甚至往来商贾人手一份,岑文本与书院的师生们功不可没。

  李宽从来都是平易近人的,更何况大唐远没有后世王朝那般森严的等级制度,所以与书院的学生容易就打成一片,与诸多纨绔都结为好友。

  他虽然是书院的先生之一,主要教授算学以及其他杂学,说实话,任务还是很繁重的,但是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他讲课的方式妙趣横生,自然比古板的老先生更受人欢迎。

  李宽如今身强体壮,精力充沛,能使用金手指的次数也大大增加,不至于用一次就昏厥一次,昏昏沉沉数日。

  他时常进入那本为《命》的大书之中,汲取知识,天予不取,那就是暴殄天物。

  不知道什么时候,烟波荡越发的热闹了,钟楼终于建成了,高高的树立在烟波荡中央,与灯塔相映成趣,整时整点,按照时辰数钟楼敲响,每半个时辰,也敲响一次,至于晚上的时候,从戊时之后、辰时之前,钟楼不响,以免影响人休息。

  烟波荡的人已经习惯了钟声,辰时的钟声一响,街上就开始人流汹涌起来,开始一天忙碌的生活。

  长安城的钟楼也开始营建了,从烟波荡抽调了很多大匠,由阎立本亲自主持。

  至于烟波荡,如今已经开始收尾,为期一年半的工程,耗费人力数十万,钱财无数,终于建造完毕,至于剩下的,就是一些不甚重要的工作。

  左武卫的大军已经开拔,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当然,李宽没有薄待他们,除了钱财上的补偿,还承诺每个月有一份不菲的补贴,算是慰劳他们为烟波荡做出的贡献。

  秦琼的身体在孙思邈的调理下,已经恢复了,龙精虎猛的不像话,虽然当年征战沙场留下的暗伤不可能全部治愈,但是只要他自己不做死,没事去举石狮子玩,活个七八十岁不成问题。

  可怜的老孙,被李宽以药方诱惑,欲罢不能之下,只得甘心做了书院医学院的院长,整日里除了教授一些学生,就是钻研李宽书写的药方,整个人更加出尘,如同真正的神仙一般。

  李宽一度认为研究狂人都是邋遢的,这一次终于改观,人家不沾尘埃,半分都不邋遢,真是没地说理去。

  “西楚兄!”独孤谋轻摇折扇,自从这玩意被李宽弄出来之后,已经成了标配,独孤谋自认潇洒风流,大冬天都从不离手,更何况现在是入伏?

  “独孤?”李宽抬起头,笑呵呵的问道:“什么事?”

  独孤谋啪的一声收起折扇,笑呵呵的道:“我与几位同窗打算共游渭水,见识一下渭水风光,不知西楚兄可否赏脸?”

  李宽闻言,哑然失笑,都是十几岁的青年才俊,一个个精力充沛的不像话,少年慕艾,自然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如今渭水之上最出名的便是画舫,那画舫是千秋阁的,在渭水之上流连,通宵达旦,夜夜笙歌,不用说,这些精力旺盛的家伙肯定是要去逛一逛的了。

  “行!同去同去!”

  李宽哈哈大笑,在大唐这么久,还没喝过花酒,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身份,喝花酒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现在是一种时尚,你不去人家还以为你某些方面有问题呢。

  其实李宽自己也想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歌姬到底是什么样子,能不能一尝滋味尚且不说,最起码不能白活一遭不是?

  傍晚,众纨绔以李宽、独孤谋为首,有程处默、秦英、柴令武、尉迟宝林、李怀仁、李敬业、长孙晟等十余人,浩浩荡荡的杀向渭水画舫。

  李恪、李佑、李黯在后面气的直跺脚,李宽不许他们去,李泰这会还在实验室,没工夫干这种无聊的事情。

  目的极其明确,路上毫不拖泥带水,一个个急不可耐。

  书院虽然规矩大了点,但是绝没有不让人逛青楼这项规定,据说虞世南、李纲等人没事就去渭水之上宴请好友,己身不正,自然令学生们也趋之若鹜。

  “要说千秋阁的美人儿,当属花魁林舞儿,生的容颜倾城,尤其是那屁股,跳起回旋舞,令人回味无穷。”

  说话的是长孙晟,这家伙是长孙冲的弟弟,长孙冲没了进书院的资格,于是长孙晟缴纳了为数不菲的借读费,成了旁听生,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纨绔,对于长安大大小小的青楼楚馆,自然是如数家珍。

  尉迟宝林瓮声瓮气道:“胡扯,我认为琴姬才是最够滋味的,胸前的恩物之博大,堪称长安第一。”

  程处默哈哈笑道道:“老子认为墨云才是最漂亮的,其余者不足为道。”

  独孤谋好奇的问道:“西楚兄,你认为呢?”

  李宽豪气飞扬,大叫道:“弱水三千,别人只取一瓢,老子一向是一口抽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