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山长人选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061 2019.06.28 20:43

  “启奏陛下,此事臣尽知!”魏征沉声道:“烟波荡乃是新城,楚王言,此城乃是我大唐第一座纯商业化城市,虽然现在还有一些田地用来耕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田地会逐渐规划成园林、房产、休闲场所等等。”

  李世民不耐烦的道:“朕问的是赋税,谁让你说这些了?”

  魏征不卑不亢的道:“我大唐的田赋制度称为、租、庸、调。田赋制度比汉定额更轻,说得上是一种轻徭薄赋的制度。而且项目分明,有田始有租,有身始有庸,有家始有调。

  大唐的商税,定为三十税一,而且对商税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没有明确的规定,但凡从事商业活动,都需得交税。

  但是臣等研究之后发现,这样做是有很大的漏洞。

  比如楚王陛下制造玻璃器,千金难买,但是我们收税,是收玻璃器的原料沙子的税。

  三十税一,实在粮食的基础上计算的,无形之中,国家就流失了很多财富。

  楚王建议,我们收实物税,按照商品的分类、价值、产地等等,进行核定税率,这样才比较合理。”

  李世民愣了半晌,许久才问道:“轻徭薄赋,莫非是错的。”

  长孙无忌立刻出列,苦笑道:“陛下,轻徭薄赋绝对没错,错的是我们把暴利商品与粮食价格挂钩了,玻璃器就是个例子,一文不名之物,却能造出精美绝伦之器,本就是例外,如今烟波荡重新指定商税,商人们反而趋之若鹜,可以看出,大唐的税法还需要重新厘定才是。

  臣以为,此事由魏公负责最好。”

  李世民想了想摇头道:“事关重大,容后再议,既然烟波荡实行另一种税法,那就继续实行,看看效果再说。”

  李宽心里哀叹一声,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要容后再议,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呢,显而易见,烟波荡能让皇帝以及群臣觊觎之地并不多,大多数原本就是他们的产业,那么他们盯上的,自然是这座书院了。

  怪不得今天来的人,那些武将都是一言不发,在那里看风景看的投入的很,反倒是这些文臣,一个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蹦哒的厉害。

  “西楚儿,朕的国子监刚刚成立,如今内有三千学子,个个饱读诗书,满腹学问,你以为如何?”

  李世民斜着眼睛,笑吟吟的问道。

  李宽低眉顺眼,小心翼翼的道:“国子监学子,自然是国家栋梁。”

  “言下之意,你的清华书院将来会超过国子监咯?”

  李宽看了看渭水,波光粼粼,美景怡人。

  “那得看陛下怎么看了。”李宽头也不回的道:“国子监生自然是满腹经纶,但也只是满腹经纶而已。”

  李世民闻言哂笑,指着李宽对群臣道:“这小子看不起朕的国子监,认为学子们在国子监除了读书,没有别的本事,诸卿以为如何?”

  众人不答,看河水的看河水,看白云的看白云。

  李宽知道这句话其实是问自己的,他当即道:“百无一用是书生!”

  一言惊掉满地的下巴,众人惊愕的看着李宽,萧瑀、孔颖达怒目而视,须发皆乍,马上就要发怒。

  李宽慢悠悠的道: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

  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招来薄幸名。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

  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

  “世上有千种职业,唯一没有用处的就是书生。

  固然有些读书人虽有满腹学问,可惜有志难伸,空有一番豪情,却完全没处发挥。

  书生五谷不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无缚鸡之力,只能靠读书博取功名,如功名考不上生活即成问题。

  不懂人情世故,固守死理教条。虽然知道别人是不对的,但不会,不说,缓点说,迟点说,挑场合说,挑时候说,別人难堪自己难受。书永远有用,才华永远有用,知识永远有用。

  一个人读书好,即使倒背如流,而不能举一反三,不付诸实践,就成了死读书,读死书,没有用。二是一个人因为将书读到丧失生活自理能力,人与人之间交流沟通能力,社会适应生存能力,读书读成了傻子。”

  “所以臣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嘿嘿!”李世民怪笑道:“诗是好诗,就是这番道理实在是歪。”

  李宽呵呵笑道:“陛下,今日是什么章程,还请示下,不然臣猜的累,您说着也累。”

  李世民哑然,这年头大家高来高去习惯了,说句话恨不得让人猜出八个意思来,才显得自己有能耐,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实在是有失身份。

  所以说还是武将够意思,程咬金嘎嘎怪叫道:“楚王,你的书院被惦记上了,今天我们来,就是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然后商量一下谁来干山长,谁来干祭酒。”

  李宽看着李世民,认真的道:“陛下,这天下都是您的,书院自然也是您的,无论它叫长风还是清华,都是您的。”

  李世民旋即回头,看向萧瑀等人,笑道:“怎么样?朕说了,这小子该有的觉悟一点不少,你们倒是想多了。”

  萧瑀拱拱手,正色道:“臣枉做小人。”

  李世民看着李宽,问道:“你觉得谁来做山长?”

  李宽莞尔,指了指萧瑀道:“宋国公个性正直,为人刚正不阿,光明磊落,而且出身尊贵,为一时之选。”

  萧瑀大喜,正要坐实此事,李宽又指了指孔颖达道:“孔祭酒学问精湛,颇有雅儒之风,是难得的长者,为不二之选。”

  孔颖达双目亮晶晶的,等着李宽的下文。

  果然,李宽悠然道:“但是要说做清华书院的院长,臣以为,虞世南当为首选,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虞世南都是当世顶尖,最关键的是,他并不适合朝堂,最适合钻研学问。”

  虞世南虽然是十八学士之一,但是一直都是边缘人物,在朝堂也是可有可无的人物,所以今日并不在场,不然一定会把李宽引为知己,顺便再打一顿,捧这么高,不怕摔死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