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变戏法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013 2019.07.01 21:22

  李宽带着李佑、李黯辛勤的劳动,跟小蜜蜂似的,几个台阶,被他们擦的溜光水滑,光可鉴人,而且还细细的打了蜡,这蜡也是李宽特意熬制的,还加了松油,极为名贵。

  “二哥,咱们为什么在打扫院子?这是下人们该干的活。”李黯手里不停,却略为不满,仗着与李宽一奶同胞,大着胆子问道。

  李宽笑了笑,指了指太极宫的宫门,笑道:“百善孝为先!咱们身为人子,自然要好好孝顺父母长辈,爷爷年纪大了,咱们略尽绵薄之力吧。”

  李佑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这话也就李黯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相信,他才不相信,一个字都不信,二哥一向以聪慧闻名,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打完蜡,李宽又带着他们向上走了一段,随手接过徐天递来的一个布袋子,放在了一个白玉栏杆上,笑呵呵的道:“你们看这太极宫是长安最大的宫殿群,有殿、阁、亭、馆三四十所,加上东宫尚有殿阁宫院二十多所,整个构成都城长安一组富丽堂皇的宫殿建筑。其中分布着许多著名的宫殿建筑,太极殿、两仪殿、承庆殿、武德殿、甘露殿等等。

  太极殿更是举行大朝会等重要庆典之处。”

  然后继续往前走,每走几步,便放下一个东西,然后随意跟自己的两个弟弟说些话,都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大家都知道,但是他依旧乐此不彼。

  待李宽取了最后一个小盒子,取出盒子里的东西,细心的涂抹在了太极殿宫门处一个大水池边的栏杆上,这才拍拍手,笑道:“走,二哥带你们看戏去。”

  李宽带着两人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太极殿,这座辉煌的大殿,如今依旧被李渊霸着,整日里在大殿里莺歌燕舞,夜夜笙歌,堪称旦旦而伐,这种能力让李宽极为佩服,果然不愧为大唐的开创者,就是牛逼,虽然叔叔多了些,不过并不妨碍李渊在李宽心目中的形象,能开创一朝的人,为了维护正统自己子孙后代不至于乱来,长子嫡孙继位再正常不过,老二就是老二,从法理上就站不住跟脚。

  李宽很理解自己的爷爷,但是也很理解自己的爹,李世民固然是明君,古往今来少见,但是他开了一个坏头,让大唐绵延了几百年的混乱之期,最终国灭。

  “孙儿李宽(李佑、李黯)见过皇爷爷。”

  李渊袒胸露乳,极其豪迈的半躺着龙椅上,一条腿踏着龙椅,一条腿垂落,一个貌美女子正在给他按摩。

  “你们是世民的儿子?”李宽睁开眼睛,对三人招了招手道:“西楚儿,这两个小家伙爷爷就小时候见过,你招呼他们玩去吧。”

  李宽笑嘻嘻的道:“皇爷爷倒是潇洒,颇有魏晋名士之风,今日孙儿带着两个弟弟,给皇爷爷表演一个戏法。”

  “哦?”李渊来了兴致,笑呵呵的道:“什么戏法?变来瞧瞧。”

  李宽招手,徐天上前,拿出了一溜精美的玻璃杯子,都是高脚杯,最大的一个有人头大小,最小的一个只有大人拳头大小,总共六个杯子,依次排好,从高到低。

  “这般精美的玻璃器,听说你都用来造房子了,实在是奢侈啊。”

  李宽笑道:“皇爷爷,这玩意就是沙子做的,以后会满大街都是,算不得什么贵重物品。”

  李渊连连惋惜,说道:“什么戏法?”

  “借皇爷爷美酒一用。”

  李渊伸手一指,那美貌女子拿了一把酒壶,小心翼翼的双手递给了李宽,李宽接下酒壶,打开盖子,闻了一下,赞道:“好酒!”

  李渊笑道:“朕的美酒自然是好酒,还用你小子说?快快变来,朕要看戏法。”

  李宽嘻嘻笑道:“小佑、小黯,交给你们了。”

  李佑接过酒壶,来到第一个杯子跟前,李黯上去扶住杯子,香醇的美酒倾泻而下,如同一道琥珀色的清泉,令人精神一震。

  写满最大的酒杯,李佑就停下了,然后李黯抱着杯子,大声道:“皇爷爷请看!”

  人头大的杯子,透过玻璃,能清晰的看见里面琥珀色的美酒,李黯把酒杯倾斜,倒入第二个杯子之中。

  初时还当是小孩玩闹的李渊,不大会睁大了眼睛,真是见鬼了,第一个杯子比第二个足足大了一圈还多,按理说酒水早该溢出来了,但是偏偏没有,第一个杯子的美酒恰好把第二个杯子倒满,丝毫不差,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李渊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疑惑,还有一些惊讶。

  他凑了上去,拿着杯子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明知道杯子有问题,偏偏不知道问题在哪儿,实在是令人抓心挠肝的难受。

  正要开口询问,太极殿外,一声惨叫传来,依稀能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又是一声惨叫,约莫持续了三五分钟,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长空,终于把沉迷戏法的李渊惊动了。

  “好像是元昌?”李渊皱眉道:“越发的没有规矩了,皇宫大内,竟然如此嚎叫,成何体统!”

  李宽与两个弟弟相视一眼,三人同时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李黯惊呼道:“王叔,为何有只大鱼在你的下体?好像在咬你。”

  李佑看的大呼过瘾,李元昌鼻青脸肿,眼睛都睁不开,一条膀子垂着,走路一瘸一拐的,下面还有一只大鱼摇头摆尾的咬着,显得极其凄惨。

  侍卫宫女上前,七手八脚的把那条大鱼弄下来,乱刃分尸,给李元昌报仇,然后驱赶着围绕李元昌起舞的黄蜂,不少人都被蛰的哇哇乱叫。

  “二哥,你是怎么办到的?”李佑两眼亮晶晶的。

  李宽面色肃然,一本正经的道:“胡说八道,我李家子孙相亲相爱,为兄怎么会故意害王叔?”

  李佑一脸不信,这话也就李黯相信,徐天则是用看神仙一样的眼光看着李宽,随手之间,害人于无形,实在是高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