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楚王与狄某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19 2019.07.08 22:07

  “好小子,狗胆!”张顗勃然大怒,随手冲出腰间长剑,一剑扫来,竟然要当街杀人。

  大唐人都是有血性的,就算是一个纨绔子弟也不例外,随身携带刀剑,乃是常事尔。

  李宽连动都未动,以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重要性,李世民要没在自己身边安插别的保镖,才是怪事,徐天走的这么放心,显然知道这一点。

  络绎不绝的行人,突然有几人站立不动,脚下不丁不八,双目寒芒爆射,腰间隆起,显然是利刃在身。

  但是还未等他们动手,一声轻喝,一道寒芒,狄知逊拔刀奋力一斩,一刀斩断了那柄华丽的长剑,他暴怒道:“天子脚下,当街行凶,视法度何在!”

  张顗才十几岁,身小力弱,再加上不知节制,整日里流连青楼楚馆,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被一刀斩断长剑,整个身子旋即不停后退了十几步才停下。

  他恶狠狠的看着狄知逊,怒道:“狄知逊!我认得你,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阻止本少爷。”

  狄知逊冷声道:“就算是郧国公,也不敢再长安脚下当街杀人,你还没继承爵位,就如此嚣张跋扈,我倒是想去问问张公,他是如何教子的!”

  张顗五指戟张,指着狄知逊大喝道:“家父如何教子,管你何事!狄知逊,莫要以为家父不在长安,就没有人敢拿你怎么样,家父交游广阔,就算是陛下,也会念及旧情,到时候谁倒霉还不一定。”

  李宽苦笑摇头,这里两人对上了,似乎没有自己什么事了,狄知逊是少有的少年英才,他爹也是大唐高官,虽然比不得张亮,但是为人一向老实肯干,朝野之上,都有不小的名声,张亮固然名声响亮,但是这些年自恃功高,越发的行为乖张,没事就收干儿子玩,如今据说有五百假子,文武皆备,搞的家里就跟一个小朝廷似的,早晚会倒霉,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大胆子,这么明目张胆,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老子打算造反了吗?

  李宽看了一眼张顗,不由又摇了摇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一点都没错。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表情,看不上本公子?”张顗尖叫一声,振臂一呼道:“哥几个,并肩子上,出了事情我爹兜着。”

  好家伙,情急之下说话都开始带着流氓气息了。

  李宽懒得理会他,眼看那些人群情汹涌,各执刀剑杀来,他看了看狄知逊,这家伙孤身一人,看着几个少年外加他们的家丁之流足有二三十人,抽出兵器杀了过来,狄知逊不由握紧了手里的横刀,面色有些紧张,却又坚定无比。

  又是一个傻子啊!李宽伸手拉了拉狄知逊,他年纪小,但是力气不小,这一年多,身体不禁恢复了,而且也越来越有力气了,一下子就把狄知逊拉到了身后,狄知逊好悬一个趔趄,没有摔倒,不由骇然的看向李宽,这娃娃好大的力气,只怕没有一两百斤吧?

  李宽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笑道:“不用担心,安心看戏。”

  狄知逊果然看到了一场好戏,那些人理他们还有十余步,不多不少,正好十二个矫健的身影突然杀入,每个人都手持横刀,刀刀不留情,却不伤及性命。

  霎时间,一众纨绔倒了一地,只有离李宽最近的张顗没事,不过这位被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吓傻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看向李宽。

  那些突然出手的人,身手倒不算很高,但是他们的阵型,明显是军中杀敌的阵型,稳中不乱,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每一刀都极尽简洁,若是在战场上,这就是一群杀神,绝对都是百战悍卒。

  “你...你...到底是谁!”张顗终于害怕了,能有十二个百战悍卒随身保护,这人身份绝不简单。

  李宽不答,上前捡起了地上的一把横刀,放在手边,轻轻一弹,声音清亮,是一把好刀。

  “本是杀人器,奈何从贼人!”李宽随手丢了横刀,一脚踹在了张顗的脸上,摇头道:“不要再来招惹我,也不要再来招惹那对母子,那对母子的身契你明天送到烟波荡,自有人前去拿来。”

  张顗哆哆嗦嗦,一句话都不敢说,连大气都不敢喘,他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就算是他是郧国公的独子,他爹也不过派了两位百战悍卒保护他,他都得叫叔叔,如今正在长安城享受生活,没有过来,这人身边十二个百战悍卒,个个都不逊于自己那两位叔叔,甚至还要厉害不少,这等人物,显然不是自己能招惹气的。

  “好!”张顗毫不犹豫道:“您放心,明日张氏以及张柬之的身契,就会进入烟波荡。”

  李宽打了个哈欠,懒得理这个怂包,笑吟吟的对狄知逊道:“同行可否?”

  狄知逊整理了一下衣衫,收刀入鞘,拱手道:“固所愿耳!”

  两人并肩而行,李宽笑道:“你倒是好胆色,那张顗乃是郧国公独子,听说郧国公爱子心切,为了这个儿子,夫人去时候,再也没有要别的孩子,爱子之心,可见一斑。”

  狄知逊满不在乎的道:“莫说郧国公在相州,就算是他在长安,纵子行凶,我身为官员,处置了张顗,就连陛下都不会站在张亮一边,秉公做事,怕的甚来?”

  李宽大笑道:“早听闻狄知逊龙章凤姿、神情秀发、一表人材,敢为别人不敢为,敢做别人不敢做,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狄知逊嘿嘿笑道:“楚王殿下谬赞了。”

  李宽愕然道:“你知道我?”

  狄知逊摇头道:“耳闻而已,未有亲见。楚王殿下这一年来所作所为,如雷贯耳,下官早有耳闻,大为佩服,再说了,这长安至烟波荡一带,能自由行走,身边又有诸多高手,气质非凡,还不怕张顗这等纨绔的,本就不多,再结合殿下的年纪,猜出殿下的身份来,一点都不难。”

  李宽暗赞一声,狄仁杰这家伙绝对继承了他亲爹的优良品质,单单这份细心,都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你倒是聪明,既然你要来烟波荡做官,我倒是想问一问,你打算怎么做官?”李宽此问,可谓出了一大难题。

  狄知逊满不在乎的道:“做官这种事情,栓一条狗在衙门,狗都能做好,下官此来烟波荡,不过是萧规曹随罢了,最重要的事情,是跟着楚王殿下学习,如果有机会进入清华书院旁听,那就再好不过了。”

  李宽闻言,不由笑道:“你倒是懒省事,没有说什么鞠躬尽瘁的话,不然我都看不起你,你说的也对,烟波荡的一切都是新生事物,一般人自然不能处理好,你既然来做官,自然要好好做,最起码要知道烟波荡的各种规章制度,尽快学习,才能融入角色之中,跟着我倒是一个好办法。”

  狄知逊哈哈大笑道:“殿下从见到下官开始,一直自称为‘我’,而非‘本王’,足以见殿下求贤若渴之心,狄某不才,也算是青年才俊,有求知之心,跟着殿下学习这些知识,对狄某而言,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都十分满意,一个满意自己终于有了一个新的可靠马仔,一个满意自己能见识到更多的新奇事物,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的同时,还能学习新的知识。

  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开心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