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老二跟老二的关系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42 2019.06.07 20:44

  两个小宫女把事情办的很漂亮,为了以资鼓励,李宽特意为他们做了一顿饕餮盛宴。

  十天之后,李宽觉得自己要的东西该打造好了,左等右等不见人送来,就有些不爽了,将作监是出了名的狗眼看人低,认为天下所有人都是傻子,狗头都该拿去喂狗,但是他们也是出了名的精工细作,效率极高,这么久了,自己要的东西应该早就打造好了才是,那张胡凳早就该劈了烧火了,硌人不说,高度还有问题,哪有躺椅来的舒服?

  “阎立德那老头莫不是贪了我的图纸,还不想办事?”李宽等的火起,带着自己的爪牙,往将作监而去,打算兴师问罪。

  走到半道,就看到一辆辆马车载着什么东西缓缓而行,看拉车马匹的样子,车上的东西并不重。

  李宽就看了一眼,就彻底暴走了,他一把拉过一个赶车的家伙,怒道:“阎立德呢!为毛老子的东西,不送到老子的别院,反而要送往别的地方。”

  那家伙被吓了一跳,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小孩子怒气冲冲的拉住了自己,却不敢大意,能在宫中自由行走的孩子,不外乎是皇子公主之流,要么就是那几家重臣的公子,哪一个他都惹不起,不过听着小孩的话,很明显就是那位李宽皇子。

  “回殿下,大匠就在后面,您身份尊贵,抓着小人平白污了您的手,您看,那个长了三缕胡须的老头,就是我们将作监的大匠阎大匠。”

  李宽立刻扔了这个还算识趣的家伙,怒气冲冲的冲了过去,身后跟着两个张牙舞爪的小宫女,还有两个一看就不好惹的侍卫。

  阎立德正眉开眼笑的数着马车的数量,不成想一个少年人直接冲了过来,上来就是一记黑拳,硬生生打在了老头的左眼上,老头的左眼立马成了黑眼圈,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少年。

  “李宽殿下?”阎立德本来还想发火,一看是李宽,当即火气散了大半,他久在宫中,几乎所有地位尊贵的贵人都见过,李宽虽然不起眼,但是阎立德却依旧有印象,尤其是知道那些图纸是李宽贡献的之后,没有这位皇子贡献的图纸,自己哪里能立下如此大功?工部尚书的位置,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

  “老阎!”李宽怒道:“你给我说说,为啥我的东西不送到我的地方,反而被你拉去送人了?”

  阎立德整理了一下仪容,一会可是要面君的,自然要仪容整洁。

  “殿下,这些家什,都是太子殿下要的,太子殿下明天就要登基,宫中各嫔妃都需要安置,还有各位皇子,都需要在宫中安居,缺少不了家具。”

  李宽咬牙切齿的道:“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这是我的东西,你送给别人就算了,反正都是一家人,为何不先送给我!”

  阎立德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殿下,父子君臣,自然要先孝敬君父了,太子殿下与太子妃,自然是要先送的,其次是陛下,然后就是殿下你了,其他的嫔妃皇子,都排在殿下后面,这已经是极大的恩典了。”

  阎立德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这是太子殿下吩咐的。”

  李宽顿时没辙了,封建社会就这点不好,什么都要紧着老头老太太,不过现在已经到八月了吗?明天就是八月初九?自己那位便宜老子就要登基称帝,开启贞观盛世了?

  “拿来!”李宽理直气壮的伸了一只手。

  阎立德揉着眼睛,莫名其妙的道:“什么?”

  “装什么蒜!”李宽吼道:“本殿下的专利费!我不信你没把耧车、筒车、压井、曲辕犁这四件宝贝报上去!”

  阎立德一脸懵逼,这年头敢伸手跟朝廷要钱的人不多,但是专利费是个什么玩意,不知道啊?想来是殿下需要些钱财上的补偿?

  “殿下稍等几日,明日太子殿下登基之后,必然有封赏下来。”

  李宽恨恨的看了看含元殿的方向,那些老狐狸肯定都在,自己不好前去胡闹,只得威胁阎立德道:“今天就算了,过两天我的东西一定要送过来,不然以后有了好东西,你这老头就别想了。”

  阎立德抚须而笑,正要再说两句,问清楚那些奇怪的文字到底是何文字,是何意义,李宽已经率众离去。

  “赤子之心啊!”阎立德赞道:“这位殿下倒是博学多才,奇思妙想,以后必成一代大匠。”

  李宽不知道阎立德这么评价他,不然一定啐他一脸,你才要做匠人,你全家都做匠人。

  阎立德带着车队,施施然走进了含元殿,指挥着属下们去安放家具,自己进了大殿之中。

  他乃是将作监大匠,又是世家子弟,论身份论职位,都有资格进来,以前不来,只是因为懒怠跟朝臣们扯皮罢了,如今工部尚书的位置,却是要争一争的,阎家就这么点长处,一定要把好处先拿到手才是。

  “参见太子!”

  李世民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很是满意,这椅子舒服的很,比胡凳可舒服多了,他的臣子们,也一人一把一模一样的椅子,一个个东摸西看的,跟乡巴佬似的。

  如果李宽在,一定会骂他们没见过世面,太师椅么,很稀奇吗?

  “立德啊!”李世民笑吟吟的道:“这事办的漂亮,这椅子很舒适,比那矮榻可舒服多了,还有那四样农具,俱是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利器,将作监发明出如此利器,一定要重赏。”

  阎立德很是得意,但是别人的功劳,他还是不贪的,当即再次躬身道:“殿下,这家具还有那四样农具,皆是皇子李宽所制图纸,臣不敢贪功。”

  李世民笑意更盛,他岂能不知道实情?不过是借阎立德的嘴,给自己的二儿子扬名罢了。

  他当即故作愕然道:“当真如此?西楚儿竟有如此才能?”

  阎立德心中暗笑,这是他们君臣早就商议好的事情,当即肃然道:“陛下,臣所言绝无虚言,将作监上百大匠匠人,皆可作证,当日有李宽殿下的侍女手捧图纸而来,言道:殿下见万民劳苦,不忍我大唐子民受苦,特献上至宝,为我大唐千秋贺。”

  李世民哈哈大笑道:“我儿果然识得民间疾苦!”

  此言一出,群臣皆惊,长孙无忌当即起来,沉声道:“殿下慎言!”

  李世民有些不悦,但是他得意忘形之下,说了不该说的,这年头君臣父子的关系,还是要维持的,西楚儿既然已经过继给了五弟,跟自己也就没有了父子关系。

  “嗯!此乃天将祥瑞,诸位以为该如何封赏?”

  众臣面面相觑,耧车、筒车、压井、曲辕犁这四件农具足以让大唐的民生以恐怖的速度增长,曲辕犁方便快捷,更能省下一头耕牛,耧车乃是播种利器,筒车更是汲水的不二之选,再加上压井,只要不是旱魃来袭,就算是干旱季节,也能让庄稼无缺水之忧。

  这么大的功劳,若是常人,封侯封公都不为过,但是若是一位皇子,那就值得商榷了,尤其是这位皇子还是未来皇帝的亲儿子,虽然没有机会承袭帝位,但是未来的事情,谁也不敢说到底怎么发展,万一咱们的皇帝陛下觉得老二好,自己也是老二,顺手把老二拉回自己名下,把帝位传给了老二,岂不是万事皆休?

  人群之中,长孙无忌的脸尤其的黑,千防万防,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妖孽,造出此等神器,只怕自己再下黑手,自己的妹妹都不会同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