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好大一口锅

唐司命 天工造物 3103 2019.06.03 20:43

  自从厨子被送到李渊那里,李宽吃了三天的煎饼,终于再次爆发,厨子虽然做饭不好吃,但是总比天天吃煎饼强,虽然两个小侍女认为此乃人间美味,但是李宽却受不了,这玩意吃多了容易便秘啊!

  他决定出去溜达溜达,看看能不能改善一下伙食,顺便见识一下大唐风物,说不定还能认识一两位风骚人物,那就再好不过了。

  秋蝉趴在树干上有气无力的叫着,路边大树的枝叶无精打采的垂下,两旁商铺里的伙计们懒洋洋的躲在柜台后,行色匆匆的路人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巡街武侯耷拉着脑袋,在树荫里乘凉,还有不良人鬼鬼祟祟的在街角闪现,街边到处都是生活垃圾,甚至还有屎尿粪便,鸡鸭等家禽甚至比人还要自在,躲在阴暗处贪婪的享受着七月的凉气。

  李宽一度以为自己来到了三线小城市,长安城怎么也不该是这副样子。

  他的身边,跟着两位常服侍卫,警惕的看着四周,现在天下不太平,太子刚刚确立储君大位,万万不能有皇家被行刺之事发生。

  “你们说,长安一直是这样,还是只是这段时间是这样?”李宽忍不住抓住一个侍卫问道。

  那侍卫一脸无辜道:“殿下,长安城以前不是这样的,只是最近才萧条了一些,不过没关系,这是天气太热的原因,到了八月,天气转凉,到时候自然会热闹起来。”

  李宽心头暗骂,信你个大头鬼,七月底天气已经转凉了,你以为我是傻子不成?感觉不到天气变化?还不是某人大开杀戒的原因,老子现在还能闻到一股子血腥味,这到底是杀了多少人啊!

  一点都不夸张,李宽确实能闻到一股子血腥味,这里不是玄武门,玄武门在长安北面,这里是坊市里,而且还是靠南的东市,这里本该是长安最繁华的地方才是,如今萧条破败至极,坊市里的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令人厌恶。

  这得杀多少人,才能造成这种恐怖的效果啊!

  李宽的心拔凉拔凉的,七月的暑气未消,他却冷汗津津。

  长安城经过一番杀戮,大家都夹着尾巴做人,藏头露尾的苟且偷生,生怕被宫中那条恶龙发现你图谋不轨,给你按一个私通隐太子的罪名,那可就真的要完了。

  长安一百零八坊,最繁华的东市都如此模样,更遑论其他?李宽绕着安邑坊揍了一拳,就没有兴致去别的坊看了,只怕更加不堪,不如不看。

  “长安什么地方最有名?”李宽斜睨着两个侍卫,冷笑道:“别说你们不知道。”

  其中一个侍卫立刻道:“要说现在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非隔壁不远的平康坊莫属,当然,教坊司那边也是不错的,人流如织,彻夜不眠。”

  李宽顿时小脸一黑,气急败坏道:“混账玩意,以为我小就好糊弄?平康坊那是什么地方?青楼楚馆窝子,教坊司跟平康坊有什么区别,你是觉得老子过的舒服,想让那些御史明天参我一本吗?”

  那侍卫闻言,不以为然道:“殿下,这有什么?太子殿下当年也是去过平康坊的。”

  李宽脸色更黑了,上有所好下必效之,李世民这家伙逛过青楼是肯定的,毕竟手底下一大帮子大老粗,而且当初用暗渡陈仓之计,肯定没少去青楼自污,但是别忘了,李世民毕竟是成年人,自己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去青楼?只怕踏上去平康坊的路,回去至少也得掉一层皮。

  “想去耍子自己去!”李宽没好气的道:“我可是皇家之人,持身要正,不能玷污了皇家的名声。”

  另一个侍卫笑道:“殿下若是想找乐子,最好还是去曲江池,那边有皇家园林,这时候正是百花争艳之时,美不胜收,才子佳人,而且曲江池在城外,才子佳人,多去游览,亭台楼阁,小船荡漾,最是适合殿下。”

  李宽心中一动,大手一挥道:“出发!曲江池!”

  曲江池的大名李宽耳熟能详,兴于秦汉,盛于隋唐,历时千年,是中国古代风景园林之经典。秦代曲江,一片天然池沼,称为隑洲,汉武帝时因其水波浩渺,池岸曲折,“形似广陵之江”,取名“曲江”。隋代修建大兴城,曲江被纳入城廓之中,改称芙蓉池。唐代大规模营建曲江,凿黄渠,辟御苑,筑夹城,修新开门,曲江池成为水域千亩、名冠京华的游赏胜地。“曲江流饮”、“雁塔题名”、“杏园关宴”、“寒窑故事”等典故传说,更使曲江池声名远播,文脉流长。

  这种胜地,自然是游览一番的,李宽也想见识一下,最初版本的唐代曲江池,是何等的风景秀美。

  可惜的是,当他来到曲江池时,彻底失望了。

  来来往往的青衫士子倒是不少,曲江池上也有些划船游动,只是一池子五彩斑斓,散发着不明气味的水,再加上对面芙蓉园里的一些残花败柳,这也叫美不胜收?

  李宽几乎抓狂,史书果然是胜利者的史书,这特么就是个臭水池子啊,亏你们还描绘的活色生香,如同人间天堂,简直就是丢人现眼啊!

  见惯了后世精美园林的李宽,几乎逃也似的离开了曲江池,他发誓,再也不相信任何史书上关于某些方面的描述了。

  路过东市,李宽采购了一大车的物资,光是铁锅就买了三口,因为技术原因,铁锅质量太差,多买一些备用,可惜都是平底锅,用来炒菜有些不合适。

  “哪里有打造铁器的铺子?”李宽随手抓了一个中年人问道。

  那中年人见李宽身边跟着两个气宇轩昂的大汉,自身又衣着华贵,气度非凡,显然并非一般人,当即指向一个铺子,笑道:“那里就是长安城最好的打铁铺子,张老汉的打铁本事,是出了名的好。”

  李宽谢过,施施然来到了张老汉的打铁铺子。

  一个满面皱纹的老头,正躺在铺着席子的地上休息,一个与老头有八九分相似的壮汉,端着一壶水猛灌,旁边的打铁炉子火光熊熊,里面正煅烧着铁汁。

  “张老汉,生意上门了!”李宽喊了一嗓子,张老汉缓缓睁开老眼昏花的双眼,不咸不淡的看了李宽一眼,有气无力的道:“小郎君想要打造什么农具、菜刀还是铁锅?”

  李宽无语,你这样做生意,是要把生意做死啊!

  “给我打一口锅,用精铁!”

  张老汉顿时来了精神,这年头精铁死贵死贵的,寻常人谁用的起?别说打锅,就算是打造兵器,一般人也就是用熟铁凑合一下,只有军中猛士,采用精铁打造兵器。

  “精铁可不便宜啊!一百五十文一口,童叟无欺!”

  “呔!张老汉,莫不是欺负我们生人不成!”一个侍卫顿时怒了,大唐铜钱金贵啊,一百五十文,够一家老小舒舒服服过活一个月的了,这张老汉真是狮子大开口。

  张老汉斜睨了那侍卫一眼,不悦道:“老汉今年六十有三,就算是陛下见了老汉,也会行礼叫一声张老头,满长安你扫听扫听,谁不知道老汉做生意最是公道?你这后生,忒是无礼。”

  那侍卫还要争辩,李宽不耐烦的一脚锛了过去,不理委屈的侍卫,转身对张老汉赔礼道:“您莫怪,我们这些后生初来乍到,不知道规矩,咱们大唐民风淳朴,做生意最是厚道,不然怎么能在这东市立足?说一百五十文就是一百五十文,我绝对不讨价还价。”

  李宽拿出一锭小小的银块,递给张老汉,笑道:“您老收好,只多不少,不过锅的样式需要按照我的意思来打。”

  张老汉一把夺过银块,若无其事的揣进了怀里,慢吞吞的道:“多大点事,咱是吃这碗饭的,小郎君你说就是,老汉的手艺绝对顶呱呱,从无虚言。”

  李宽拿起一块黑乎乎的炭,在地上画了一个大铁锅的模样,笑眯眯的道:“就这样。”

  张老汉看了一眼,撇了撇嘴,不知道哪家的纨绔,竟然打造圆底锅,用来当尿壶吗?

  “好说好说,明日来拿吧!”

  李宽带着爪牙扬长而去。

  “殿下,您孟浪了。”那个挨了一脚的侍卫小声道:“咱们大唐各种物资奇缺,尤其是精铁,如今满世界的敌人都在跟大唐开战,各地不时还有造反的,要是让人知道您用精铁打了一口锅,只怕会有事端。”

  李宽愕然,看了一眼那侍卫,忽然笑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属下王朝。”

  “属下赵恒。”

  李宽点头道:“没关系,一口锅而已,不至于小题大作,这年头不是前些年了,太子殿下威服四海,满朝悍将都在找敌人在哪,我们都是小人物,人家不会注意的。”

  一口锅又有什么关系呢?李宽如是想到。

  可惜的是,李宽从未想到,别人打一口锅,或许没事,但是他打一口锅,事情就大条了。

  “殿下,臣弹劾皇子李宽,奢侈靡费,以精铁打造铁锅,劳民伤财之举......”

  第二天,含元殿内,一个身着浅绿色朝服的家伙,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侃侃而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