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吃饭的怨念

唐司命 天工造物 3170 2019.06.01 20:06

  任谁吃多了猪食都会发火,李宽没想到,自己假假也算是一介皇子,身份高贵,病好之前,好吃好喝的还算能入口,虽然味道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在李宽的眼里,跟猪食没两样,不过他不能要求这个时代如同一千五百年后一般,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在嘴上自然是精益求精。

  可是病好了之后,面对面糊糊一般的玩意,里面还混杂着黑乎乎的不知名东西,外加一小碟子青菜,有洁癖的李宽就彻底怒了。

  “什么玩意,就拿这东西糊弄我!”愤怒的李宽掀翻了桌子,两个小宫女泪眼婆娑,瑟瑟发抖。

  “殿下,这是汤饼,是您最爱吃的。”小宫女叶子带着哭腔道:“里面还加了糖霜的。”

  李宽听得心都凉了,面条里加糖,后世确实有这种吃饭,但是绝对不该是这个模样,看叶子的模样,莫非自己错怪她了?

  他狐疑的看了看另一个宫女小朵,小朵连忙道:“殿下,奴婢们不敢欺骗您,这确实是加了糖霜的汤饼,是您最爱吃的饭食了。

  前些日子您的饭食,都是宫中特别为您做的,自然好一些,就连太子殿下都没有这种待遇呢。”

  李宽满心的愤懑之气无处喷发,对于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宫女,他自认还下不了手惩罚。

  不过,这玩意真能吃?以前的自己还吃的满嘴喷香?

  特么的这可是大唐啊!说好的盛世呢?说好的衣食无忧呢?无数穿越前辈盛赞不已的时代,轮到自己怎么忧起来了?

  李宽忍住恶心,淡然道:“好了,收拾一下吧。”

  叶子、小朵干嘛收拾狼藉一片的厅堂,她们也很委屈,就这汤饼,还是娘娘亲自关照的,不然谁敢往汤饼里加糖霜?实在是太奢侈了。

  两人小心翼翼的收拾好,端着半碗还算干净的汤饼,带着垃圾,就往外走。

  李宽不由叹了口气,这两个傻姑娘,肯定是要吃那被自己弄洒了的汤饼去了。

  腹中响动如雷,李宽也顾不得那些规矩了,施施然来到了厨房,看着忙忙碌碌的三个厨子,火气蹭蹭蹭又上来了,这种水平也好意思当厨子?就要动手自己找吃的,他不信厨子没有藏私,无论什么时代,厨子都是个肥的流油的美差。

  厨子还没劝解,李宽就光火大怒,“滚出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进来!”

  三个厨子唯唯诺诺,为首的那一个小心翼翼的道:“殿下不可,君子远庖厨,殿下千金之躯,岂能来此腌臜之地。

  而且太子吩咐过,您的饮食,需要我们小心打理,万一被人报上去,小人性命不保。”

  李宽不耐烦的道:“我不说你们不说,谁知道?就算是有人知道了,也是你们说的,打死活该。”

  三个厨子纠结不已,最终为首的那厨子心一横,伏地大哭,哭天喊地的道:“殿下啊,您杀了老奴吧!反正也活不成了,不如死了算逑!”

  李宽寻摸了半天,终于看到了一张两尺大小的饼子,烤的金黄,闻着喷香,他掰了一块,又找了一根大葱,施施然走了出去。

  大饼卷大葱,最起码能吃。

  “今天我来厨房的事,谁都不许往外说,不然打断狗腿!”

  三个厨子连忙赌咒发誓,事关自家性命,自然是守口如瓶。

  吃饱喝足,李宽终于意识到,自己以后不能一直靠着大饼卷大葱生活,但是他一介富家子弟,衣食无忧,十指不沾阳春水,后世的那些美食,吃过的不少,见过的更多,但是真论起做来,他只有下面倒是还算不错,方便面!

  “不成啊!我总不能一直吃猪食吧!”李宽享受着小朵、叶子的按摩,痛苦嚎叫道:“你们说,我就想吃点好的,有错吗?咱家的厨子都该拉出去喂猪,做的饭连猪食都不如。”

  叶子回想着汤饼的甜味,一脸满足,闻言连忙道:“殿下,我觉得汤饼就很好吃了啊。”

  小朵不停的点头,表示认同。

  李宽懒得理会这两个吃货,眼珠一转,猪!怎么就没想到呢?猪啊!别的不说,红烧猪蹄、红烧肉的做法,自己还是记得的,虽然没实际操作过,但是不是有厨子吗?慢慢摸索,总能摸索出来对的方法。

  “宫里有猪吗?”

  “猪?”叶子疑惑道:“殿下,那种腌臜物怎么能进宫?”

  李宽这才想起来,猪是贱物,一直到明朝末期,都是低贱的物种,士大夫是不吃这玩意的,更何况皇室乎?

  “猪肉没有,牛肉呢?”李宽不死心,做个牛排也好啊!

  “我的殿下啊!”叶子都快哭了,“谁敢宰杀耕牛哦!就算是病死一头,也是要到官府备案的,宰杀耕牛,那可是大罪,咱们宫里,就算是有些牛肉,也轮不到咱们啊。”

  李宽死的心都有了,猪牛都没有,那鱼总有吧?熬一锅鱼汤,也算是弥补一下自己虚弱的脾胃了。

  鱼确实有,三个厨子端着一个大盆,盆里面有两条尺长的鲈鱼,看的李宽口水横流。

  鲈鱼不适合熬汤,但是清蒸绝对是美味,尤其是这两条还是鲈鱼中的极品四鳃鲈鱼,纯野生无污染,最是滋补。

  交代了一番做法,在厨子狐疑的眼神中,李宽有些不自信了,莫非时代不同了,这鱼的滋味也不同?

  鲈鱼蒸了出来,在厨子的六只眼睛的看管下,李宽淋了热油酱醋,抄起筷子夹了一筷子,放在嘴里,顿时满口生香,泪流满面。

  老子为了一口吃的,容易吗我?

  李宽下筷如飞,一条尺长的鲈鱼转眼间就入了肚子,剔着牙打着嗝,李宽吩咐道:“明天的午餐暂时就清蒸鲈鱼了。”

  大唐人苦啊,就算是皇帝家,也只是一天两顿,中午一顿,晚上一顿,至于早餐,那是啥玩意?多少年没听过了。

  如果让人知道李宽竟然吃早餐,说不得就有好事的御使参他一本,此乃风闻奏事也,奢侈之风不可涨啊!

  李宽住在皇宫里的一座小小的别院里,这是因为他名义上是李智云的儿子,李渊特许他住在宫中,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后,李渊被囚太极宫,李世民堂而皇之的成为了太子,就算是如此,他都没有把自家老小一股脑都弄进宫中,只有结发妻子长孙跟着他来到了宫中而已。

  可以说,如今的皇宫,李宽是唯一一个皇三代,因为隐太子的的儿子们,已经死光了,被杀光了。

  李宽的身体恢复的极快,不过十来天的功夫,就完全恢复了,不然哪来的力气自己弄饭吃?

  恢复了身体的李宽,迎来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

  传说中的杨妃,李世民的二老婆,自己的亲妈。

  杨妃今年不过才二十三四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二十三四岁的年纪,是一个女人最美的年纪,更何况杨妃本就天姿国色,上次病的昏昏沉沉的,没有细看,这一次初一见,几乎晃瞎了李宽的眼睛,后世的什么明星大腕,能比得上天然雕琢的真美人?虽然是自己的亲妈,李宽却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之意。

  杨妃穿的很朴素,这可能是国事艰难的原因,史书记载,长孙为了节省,穿的裙子都盖不住脚面,被盛赞为典范,传颂了一千多年。

  杨妃哪知道这小子的心思,只当自己的孩子大病初愈,精神不济,抱在怀里又是一顿哭,哭的李宽心酸,心中荡起一丝丝温暖涟漪。

  他拍着杨妃的后背,轻声道:“母亲,我已经大好了,不用过于忧心,免得伤神。”

  杨妃停止哭泣,拉着李宽的小手,不停的打量着他,看的李宽极不自在。

  越缺少什么的人,就会越在乎什么,李宽感受着杨妃的关爱有些不自在,不过最多的还是感动,他很享受这种感觉,这是他从未感受到的母爱。

  杨妃身后,一个漂亮的小孩子偷偷的打量李宽,与李宽有七分相似,不过比李宽高一些,也帅气一些,合身的袍子,加上一顶小小的金冠,一枚白玉簪子,让少年显得出众无比。

  这就是自己那个倒霉的弟弟?传说中被长孙无忌以莫须有的谋反罪名干掉的家伙?

  “二哥。”李恪甜甜的叫了一声。

  李恪今年六岁,比李宽只小一岁,一个出生在年头,一个出生在年尾,一年生俩,也就这个年代的人敢,生孩子就是过鬼门关,一脚踏进去,是死是活,谁也不敢保证。

  虽然李恪小一些,但是看他举手抬足间流露出来的大气,让李宽对于自己这个弟弟,瞬间就觉得顺眼了许多。

  李宽觉得自家这个弟弟若非老爹一句话,搞不好还不至于下场悲惨,那句话就是著名的:恪英果类我。

  坑儿子的货,这句话直接或者间接的造成了后来的惨剧,虽然也有李恪过于优秀的原因。

  谁都知道李恪有前隋血脉,这辈子与帝位无缘,偏偏有人心思鬼域,觉得皇帝说这句话,莫非不是要易储?咱家的皇帝可从不按套路出牌。

  可怜的李恪就这么被自己的亲爹坑了,往死里坑!

  李宽亲热的拉着杨妃,拖着李恪,给他们诉苦,自己在皇宫里是如何的水深火热。

  杨妃听的眉头一竖,这是要发飙的征兆啊,李宽心中一惊,这年头大家都凑合着过日子,你一介王子皇子还敢诉苦?反了你了!

  他连忙道:“母亲,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吃,就是孩儿吃不惯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