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闲操心的虞世南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7 2019.07.09 22:13

  “殿下?殿下?”虞世南不得不再次出声提醒走神的李宽。

  “哦?哦!”李宽回过神来,歉意的道:“对不住,想事情想的有些入迷,刚刚咱们说到哪儿了?”

  冯智戴连忙道:“出海寻仙。”

  李宽笑道:“对,就是出海,但不是寻仙,海外有无尽财富,比大陆上可富裕多了,岭南往南走,就能遇到香料岛、檀木岛等等诸多神奇的岛屿,上面到处都是奇珍异宝,最差也是有满坑满谷的香料,这可都是财富啊!”

  虞世南与冯智戴一脸懵逼,出海这种事情,冯智戴身为岭南人,自然是经常干,但是也不过猎取一些海鱼罢了,他也见过传说中的巨鲲,大不可量,令人叹为观止,巨鲲性情温顺,倒是没有对他们造成妨碍,至于李宽说的香料岛,从来就没见过。

  至于虞世南,则更是挠头,作为一个纯粹的中原人,别说出海了,他平时也就在长安八水之中划划船,连游泳都是在自家池塘里,哪懂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先不说这些,”李宽笑道:“你要进书院读书就好好读书,虞山长就在这里,你们看着商量就是,不要坏了规矩就成。”

  冯智戴连忙道:“殿下放心,臣明白,绝不会难为山长,更不会饱食终日,无所事事。”

  李宽点头道:“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都有个通病,那就是自以为是,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处理此事。”

  冯智戴不敢怠慢,连连点头。

  李宽打了个哈欠,笑道:“不好意思啊,我身体有些问题,时常困倦,今日就先到这里吧,你以后的事情,由虞山长做主就是。”

  说完,李宽径自走进后院,去休息去了。

  冯智戴眉头微皱,虞世南见状,笑道:“不要担心,这位楚王殿下,就是这么个人,而且他的身体,确实有问题,整日里喜欢睡觉,就连孙思邈道长都没有办法,不过殿下是个好人,这一点毫无疑问。”

  冯智戴连忙施礼道:“山长说的是,学生知道了。”

  虞世南点头道:“随我来吧!你虽然是越国公之子,但是在书院也没有特权,这一点你要明白,就算是陛下的几个儿子,也需要遵守书院的规矩。”

  两人边走边说,冯智戴落后了半个身位,闻言好奇道:“陛下还有儿子在书院读书?这一点学生倒是不知道。”

  虞世南哈哈大笑道:“陛下如今有五子,除了太子需要观政,其他四子都在书院读书,按照书院的规矩,不敢有丝毫懈怠。”

  冯智戴大惊失色,“这岂不是令几位皇子陷入危险之中?就不怕别有用心之人挟持皇子,威胁陛下?”

  虞世南翻了个白眼,冷哼道:“你这么看,说明你见识浅薄,这天下之中,除了皇宫大内,还有什么地方比得上书院安全?楚王当初建造书院,可不仅仅是一座书院,其中玄妙之处,你以后自会明白。”

  冯智戴默然,只觉得长安藏龙卧虎,一个亲王,竟然能得天子如此信任,委以重任,甚至还能独自建造这么一座大城,实在是不简单,尤其是这座城竟然是人最看不起的商人的圣地,来来往往的商贾络绎不绝,游人如织,看情形比长安城还要繁华三分,实在是难得,就连他自己,都萌生在此做点生意的年头,毕竟岭南物产丰富,各种东西不缺,就是缺个销售渠道。

  说话间,两人来到书院,看着华美的书院大门,冯智戴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都直了,尤其是大门旁边的两座小小的房间,四面竟然都是透明的水晶打造的墙壁,通透无比,两位披坚执锐的将士直直的站立在那里,目不斜视。

  “太奢华了吧!”冯智戴惊掉了下巴,“以水晶为墙,殿下就不怕别人说他穷奢极欲吗?”

  虞世南呵呵笑道:“这玩意不是水晶,叫做玻璃,是殿下造出来的玩意,现在还只有书院能用这么多,不过早晚会卖的满世界都是,其实不值什么钱。”

  两人走进大门,冯智戴更是目瞪口呆,每一步都如同踩在云端一般,虽然是九月份,北方寒风已经吹起,但是青石板铺就的路上,无有一丝缝隙,路边更是繁花锦簇,香气扑鼻,不知是何种花草。

  冯智戴甚至看到一些鸟兽在花草间穿行,看见生人也不害怕,似乎习以为常。

  终于看见了一栋大楼,冯智戴瞪大了眼睛,这年头的房子以木质居多,三五层算是高的了,但是这栋楼,足足有六层高,通体严丝合缝,窗户上都是大片的玻璃,晃的冯智戴眼睛发酸。

  财大气粗啊!这到底是怎么建造出来的啊!

  冯智戴是见过灯塔的,他以为那是倾尽大唐财力人力建造而成的,如今不那么想了,这栋楼就是证明,若是为了一座区区的学院,就耗尽大唐财力,大唐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一路走来,冯智戴直到进了学生公寓,已经被震撼的麻木了,这时候他只有一个念头,万万不能与大唐为敌。

  虞世南满意的离开,对于冯智戴的表现,他很满意,当初他第一次进书院的时候,何尝不是如此?冯智戴被震得七荤八素,一点都没出虞世南意料之外,这样也好,也能震慑一下岭南冯盎,让他早日归心,天下一统。

  虞世南哼着小曲,没多久来到了一栋精致的院子外,走了进去,这是老李纲的院子,李宽为了留住他,不惜血本打造的,非但住着舒服,冬暖夏凉,门前有槐,屋后有桑,更是提供了各种精美的食物,老话说的好,要想留住一个人的心,先要留住一个人的胃。

  “文纪兄,”虞世南看着安然享受的李纲,不满道:“看看你这一身肥肉,吃的满面红光的,哪有一代文宗的气质。”

  李纲哈哈大笑道:“老夫颠簸流离多年,老了老了享受一番,也算对得起自己,怎么?你看不入眼?”

  虞世南坐下,端起一个精致的茶杯,品了一口,大赞道:“好茶,这就是西楚说的明前龙井?果然清新怡人。”

  李纲抱着一个茶壶,那是李宽特意找人从宜兴弄来的紫砂泥烧纸的紫砂壶,与茶杯是一套,是世间第一套紫砂茶具,也就是虞世南,别人想看一眼都难。

  “小心些,别坏了老夫的茶具。”李纲心疼的看着虞世南把茶杯随意的放下,恼怒无比,“这茶具世间仅此一套,你若是弄坏了,可没地方再弄一套了。”

  虞世南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小气劲!我还能毁了你的宝贝不成?今天来是跟你商量一下,这冯智戴也进了书院了,咱们该怎么教他,是个问题。”

  李纲擦拭着自己的茶壶,头也不抬的道:“你是山长,这事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你问我作甚?老夫就是个祭酒,是个虚职,虚职懂吗?吃饭不干活的。”

  虞世南气急,怒道:“李文纪,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冯智戴身份特殊,若是不能好生应对,只怕会坏了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李纲摇头道:“年纪大了,心眼倒是多了,既然陛下与西楚儿让冯智戴前来书院,他们自有考量,咱们操什么心,书院教什么他学什么,与其他学生一般无二就是,不用区别对待。

  你以为的大事,可能在别人心里,连屁都不是。”

  虞世南愕然,似乎真的如此啊?人家都没当回事,自己操哪门子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