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老子飞起一脚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42 2019.07.11 11:10

  李宽闭目坐在躺椅上,心情大好,蝗灾终究没有起来,被吃货们扼杀在萌芽之中,就连刚刚破壳而出的幼虫都没有放过,从这一点看来,吃货的作用之大,最起码比嘴强王者厉害了不少。

  听说以孔颖达为首的山东士族,五姓七望到处劝说人们不要吃蝗虫,被人一句话就给怼了回来:不吃就饿死了,莫非你相让俺一家老小出去讨饭吗?

  贞观二年,京师旱,蝗虫大起。太宗入苑视禾,见蝗虫,掇数枚而咒曰:“人以谷为命,而汝食之,是害于百姓。百姓有过,在予一人,尔其有灵,但当蚀我心,无害百姓。“将吞之,左右遽谏曰:“恐成疾,不可。“太宗曰:“所冀移灾朕躬,何疾之避?“遂吞之。自是蝗不复成灾。

  李宽记忆中的这段记载,自然也是不可能成真了,孔颖达高不高兴,五姓七望的人高不高兴李宽不知道,反正李世民很高兴,自古以来,蝗灾都是天子失德的表现,强悍如秦皇汉武,都不得不下罪己诏,到了自己这里,蝗虫成了盘中餐,百姓唯恐蝗虫不够吃,唯恐蝗虫不够肥,何其快哉!

  李宽经常听到显德殿内传出李世民爽朗的笑声,不知道开心成什么样了。

  驸马柴绍、薛万均围攻朔方,梁师都为部下所杀,城降。

  柴绍与薛万均大胜归来,总算是为多灾多难的中原带来了一点喜气。

  与此同时,协律郎祖孝孙,按隋代宫廷中钟乐的十二律,“其五钟设而不击,谓之哑钟”。经祖氏家学的律学理论与张文收的“耳决之明”相结合,才在实践中真正解决了调律和十二律旋宫的问题,自此成为唐以后历代乐律志中的千古美谈。

  与此同时,王珪以接替高士廉,代理侍中之职,并进爵永宁郡公。

  太原王氏,五姓七望之中,终于有人能拿得出手了,王珪成了士族的代表,孔颖达因为连战连败,终于被士族所抛弃,沦为边缘人物。

  “其实这是好事。”面对一脸愁苦,前来书院解闷的孔颖达,李宽侃侃而谈道:“您老人家本就不喜欢这种事情,勉力为之,已经很为难了,再说了,陛下乃是千古明君,坐在那里就能震慑天下,您非要上去掰腕子,是自己找不自在,既然王珪接替了你,您就好生休息休息,陛下又不是解除了你您职务,就是把您闲置了,不过没事过来客串一下教书先生,也算是一件乐事不是?”

  孔颖达翻了个白眼,虽然被抛弃有些不爽,不过他本就不喜欢这个活,不过是赶鸭子上架罢了,如今有人上杆子找骂,自己何必庸人自扰?

  “你个臭小子,老夫好歹也教过你,尊一声老师也不为过,就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吗?”

  李宽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意气风发的道:“您老人家看看我,这满天下的大儒加在一起,能教出这么一个妖孽来吗?不是我说四书五经不好,都是极好的修身养性的学问,但是用来治理国家,就有些力有未逮了吧?这一点您老人家看的比谁都通透,不然怎么会认同我的这一套?”

  孔颖达无奈挥手道:“算你小子有理,孔夫子当年到处兜售治国理念,到头来都没有被重用,后来儒家不断吸取百家精华,这才形成了如今的儒家,治国安邦虽然有些道理,但是于民生一道,实在是乏善可陈。”

  李宽笑道:“还是您老人家看的开,不过这话咱们爷俩说说就行了,万万不敢说出去,不然就算是您家的老祖宗复生,也不见得能堵住悠悠众口。”

  孔颖达气急败坏,胡须乱抖,怒骂道:“你个臭小子,真当老夫是三岁娃娃不成!”

  事有不谐,脚底抹油!

  李宽二话不说,眼看老先生就要揍人,当即屁股一抬,跑出了老远,远远的喊了一句:“书院里有栋别墅送您老人家了,跟李刚先生、虞世南山长挨着,没事你们还能下下棋,喝喝茶,消遣消遣,至于朝中的破烂事,就不要管了,多好的人陷入了那个烂泥潭,都会不人不鬼的。”

  孔颖达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无他,李二飞起一脚,把李宽踹出了足足一丈有余,若非凌云身手高绝,接住了李宽,李宽非得重伤不可。

  “哎呦喂!”孔颖达惊慌失措,连忙上前,顾不得施礼,一把抱起李宽,三根手指就搭了上去,半晌才舒了一口气。

  李世民后悔不迭,听到这臭小子妄言,下意识的出手,不曾想自己力大,李宽身材瘦小,一脚就踹飞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李世民哭都没地方哭去。

  “怎么样?孔师?西楚儿没有大碍吧?”李世民紧张无比。

  孔颖达这次真的生气了,下颌的胡须无风自动,忘记了上下尊卑,开口就骂道:“多大个人了,出脚没个轻重,这孩子体弱你不知道吗?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老夫跟你没完!”

  李世民面色涨红,不敢反驳,这事是他理亏,而且孔颖达虽然与他不对付,但是学问人品都是没得说,坚挺的很,李世民对于这种高洁人士,贬斥归贬斥,尊重一点都不缺。

  凌云手指戟张,变幻不定,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个老货,这年头敢跟陛下这么说话的人不多了,一只巴掌都数的过来,偏偏这小小的书院,就藏了这么三位,凌云一时间举棋不定。

  李宽被一脚踹懵了,他没看到李世民过来,金手指也没发动,没感应到,口出妄言,被踹死也活该,于是乎为了不挨揍,只能装死,这两年别看他一直躺着,懒散的如同熊猫,其实他的身体素质越发的强悍,算不得铜皮铁骨,一拳下去,也能开碑裂石,这一脚虽然厉害,对于他来说,跟挠痒痒也差不多。

  孔颖达为了他敢跟李世民硬刚,这让李宽小小的感动了一把,老家伙别的不说,单单说对自己,那是没得说,绝对是这个,李宽在心里给孔颖达竖了一个大拇指,以示崇拜。

  “没事,不过是皮外伤。”

  过了许久,孔颖达这才把李宽交给了凌云,面色奇差的说了句话,转而对李世民施礼道:“臣唐突了陛下,还望陛下恕罪。”

  李世民连忙扶起他,尴尬的道:“朕知道您是无心之过,只是这小子太过气人,朕一时不慎,忘了他还是一个孩子。”

  李宽见不得君臣相得的恶心模样,把脸悄悄扭了过去,凌云不由翻了个白眼,以他的本事,早就看出来楚王殿下是装的了,只不过懒得拆穿罢了,毕竟这时候拆穿,万一陛下一时盛怒,再来一脚,后果难料啊!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李宽装死,李世民与孔颖达开始天南地北的侃大山,侃的不亦乐乎,于是乎李宽真的睡着了。

  凌云抱着李宽,如同抱着稀世珍宝,为了让李宽睡的舒服一些,还特意扭动了一下身子,整个人如同一把躺椅一般,极其诡异,李宽躺得极其舒服,还哼唧了几声,吧嗒了记下嘴巴,睡的很是香甜。

  过了一会,李纲与虞世南联袂而至,两人大袖飘飘,行走之间,自有一番风范,如同遗世独立的仙人一般。

  李世民连忙起来,他今日白龙鱼服,却不好拿架子。

  “两位先生。”

  “陛下。”

  双方拱了拱手,算是行礼了,李纲看了一眼熟睡的李宽,狐疑道:“这小子怎么大晌午的就睡觉了?这还没吃午饭呢。”

  李世民挠头,尴尬不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