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长安纨绔的末日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04 2019.07.21 21:30

  众人默默无言,作为大唐开国国公,在座的诸位比起大唐立国之时,谁家的家产不是翻了几倍,田产更不用说了,虽然不敢明着作奸犯科,但是来历绝对不怎么干净。

  他们本就是既得利益者,李宽等人的所作所为,与他们的本就是背道而驰,这本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只有英国公李绩冷笑连连,这家伙阴着一张脸道:“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的,也不知道肚子有多大了,这么能吃。”

  众人怒目而视,李绩挺直了腰杆,毫不畏惧,满朝文武之中,李绩的名声算不得好,他行军打仗以阴毒出名,从来都不是一个按套路出牌的人,至于兼并之事,他家里还真没有做过,这让他在此时有了话语权。

  程咬金阴测测的道:“回去就把家里的管事打断腿,侵占的田亩,一点不少的返还回去,另有这些年的产出,一并退回。”

  众人也纷纷表态。

  李世民喟叹道:“诸位与朕,从隋末开始就一起征战,转战十余年,才有了这大唐天下,当时吾等君臣,不过是为了不被欺压,为了这百姓有一口饭吃。

  吾等初心不改,这才有了君王与诸位国公。

  但是如今呢?触目惊心啊!吾等竟然成了吸食百姓血肉而生存的怪物,与前隋何异?”

  李世民越说越气愤,声音越来越大,众人一个个战战兢兢,低着头不敢说话,只有李绩昂着头,不屑的看着众人。

  “尔等回去吧!”

  李世民说完这句话,就疲惫的坐在了椅子上,一言不发,其实内心笑开了花,这年头你们一个个吃饱喝足了,让朕背着骂名,好不容易有个变法的苗头,当然要先下手为强,让你们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不然朕这皇帝当的也太失败了。

  “李绩!”刚出宫门,程咬金就拽着李绩的袖子,怒道:“你老东西是不是早就知道陛下早晚会发难,这才一副两袖清风的样子?让老子今日好生难堪。”

  众人也面色不虞,这年头最怕的就是这种不同流合污的家伙,非要自清自廉,让别人看起来都像是傻瓜、

  李绩不着痕迹的甩掉了程咬金,论武力他或许不是程咬金的对手,但是论智谋,那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知节,自己做错了事情,就不要怪别人掀开盖子,陛下是何等人物,不过是借机敲打我们罢了,现在回去处理,还有一线生机,万一惹恼了那位楚王殿下,那就是十死无生了。”

  李绩愤然道:“一个个都表现的跟多贤明似的,真到关键时刻,屁用都没有。”

  程咬金正要发怒,秦琼拉住了他,面色有些黯然,沉声道:“吾等食君之禄,本就该忠君之事,吾等贪得无厌,本就不是为臣之道,如今事发,是我们自己的原因,埋怨别人有用吗?

  懋功,你做的对,这事就不该含糊。”

  李绩连忙躬身,秦琼虽然身体不大好,但是他依旧是武将之首,当年也就尉迟恭能跟他拼一拼,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曾经救过皇帝一家,陛下很是敬重,太上皇也很敬重,他李绩再自大,也不敢再秦琼跟前托大。

  “回去之后,把家里清理一遍吧!”秦琼转身离去,极为果断。

  长孙无忌大为佩服,他现在忧心忡忡,要说谁家的财产最多,自然属他们家,至于兼并的田产,只怕比谁家都多,长孙家又是一个大家族,不像秦琼他们,家里人丁不多,这要是处理起来,只怕难度不小。

  回到家,长孙无忌立刻召集了家里的老人,作为长孙家的大家长,遇到这种事情,他也没了主意。

  长孙顺德死后,长孙顺云是长孙家能说得上话的,听到长孙无忌说了前因后果,当即起身道:“不行!我们辛辛苦苦积攒的家业,陛下一句话就要给哪些叫花子?此事万万不行,谁要是敢分我长孙家的田产,就从老夫的尸体上踏过去。”

  长孙顺凯、长孙顺林、长孙顺衡,这三位也是激动的不能自已,仿佛要割他们的肉一般,一个个叫嚷着不能把家产散去。

  长孙无忌头疼无比,这几个老头都是冥顽不灵的货色,要是叔叔或者父亲在,一定能压住他们,自己虽然是家主,却一直在朝堂上,对于家里的事情,实际上知道的并不多。

  长孙无忌的父亲长孙晟,叔叔长孙顺德,那都是厉害的人物,他的儿子也叫长孙晟,只不过是长孙无忌的一种寄托罢了,把对父亲的思念,寄托在了儿子身上。

  过了许久,长孙无忌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几个叔叔伯伯早就义愤填膺的离去了,打算死扛到底,他们还天真的认为,长孙家为大唐立下不世之功,连闺女都贡献出去了,如今是一国国母,还能不照顾一下长孙家?

  但是他们哪里知道,长孙家依仗的国母,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的丈夫,都是自己的国家,至于长孙家,在国母的眼中,与其他家族无异,最多在不违反朝廷政令的前提下照顾一二,这也是长孙家的钢铁业发展的如此迅猛的原因。

  善财难舍啊!长孙无忌仰天长叹,踱步回了赵国公府,正要看到自己的长子长孙冲,醉醺醺的与一群狐朋狗友不知从哪里归来,他当即怒火冲天,怒吼道:“长孙冲!”

  长孙冲正在与一众纨绔依依惜别,听到长孙无忌的怒吼,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回身,小跑着来到了长孙无忌的跟前,一脸骄傲的道:“爹,什么事?孩儿正与几位好友告别,约好了明天去渭水游船。”

  长孙无忌看向那些纨绔,双目一竖,那些人吓得连滚带爬的走了,长孙冲不满的道:“爹,那些人都是孩儿以后在朝堂立足的根基,您老人家就不能和善一些?”

  “和善?”长孙无忌真是怒了,一巴掌落下,一点水分都没有,直接扇的长孙冲原地转了两圈,一脸懵逼。

  “和善个屁!再过几天,你老子都要取东市游街示众了,老子还要跟你个小崽子和善?”

  长孙无忌看了一圈,来到了墙根,那里一丛竹子长的极其繁茂,根根竖立,虽然已经是寒冬,依旧傲立在那里。

  长孙无忌折下一根竹子,很是趁手,当即劈头盖脸打了一顿,长孙冲的惨叫隔了三条街都能听到,他家对面就是程咬金家,程咬金家里的人探头探脑的,看的很是开心,左边是房玄龄家,房遗爱、房遗直兄弟吓得战战兢兢,因为他们的老子也满脸漆黑,目光盯着竹子,显然也有打一顿的打算。

  右边是尉迟恭家,尉迟恭家就一个孩子,就算是想打也没辙,他两位夫人倒是横眉冷对,一旦尉迟恭有动手的打算,两位就打算来一顿混合双打。

  秦琼的家挨着程咬金,他家的孩子多,夫人也有好几位,除了秦英不在,几个孩子都在,看着眼前的几个孩子,秦琼觉得疲惫无比,浑身都没有力气,他本来身体就不好,家里的污糟事情又多,孩子又不争气,就一个秦英还有些骨气,让秦琼有些安慰,不然秦琼真觉得活着没啥意思了。

  “你们还觉得那些田产有意思吗?”秦琼叹息道:“今天陛下已经发了话,就不会有人会顶着干,你们要想跟着那些田产进棺材,那就去吧!为父老了,管不了你们了,明天把家产分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