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骨冢与美食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54 2019.06.14 19:55

  十月份的长安,已经很冷了,风一起,便能感觉到寒风凛冽,大街上冷冷清清,光秃秃的小树苗可怜巴巴地立在道路两旁,曾经生机勃勃的小草也变得枯黄了,同花儿一起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唯一的绿色,便是大街上一排排亭亭玉立的柏树,在寒冷的冬天里,它们依然那样浓郁苍翠。

  虽然不至于滴水成冰,却依旧冷的邪乎。

  这可能是因为北风吹过之时,渭水北岸,没有了阻挡之物的原因。

  那一场大战之前,渭水北岸所有的人都被迁走,一场大火,把方圆数十里烧成了白地,晚上的时候,甚至有人说曾经听到有鬼魂呐喊之声,说的惟妙惟肖,跟真的似的。

  已经过了月余近两月,渭水北岸依旧渺无人烟,没有人愿意去哪里安身立命。

  长安百姓称此地为:骨冢。

  黑黝黝的土地泛着一丝丝血红,上面不知道有多少冤魂停留,在鬼神之道昌盛的时代,谁也不会拿全家的性命开玩笑。

  “渭北之地本有居民四万有余,良田阡陌,从横不绝,如今无人愿意前去耕种,已经成了一块荒地,诸位爱卿,谁能给朕出个主意?该如何是好?”

  李世民愁眉苦脸,冬天很快就会过去,若是再无人理会,那片土地,只怕会真的成为一片荒地。

  京畿之地,长安脚下,数十里的地方,竟然没有人愿意接手,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啊!

  以前大家争着抢着在长安城周边买田置地,现在好了,有地没有人要,实在是令人头疼,只怕时间越久,传言越来越玄乎,周边的百姓都逃离那片地,到时候倒霉的不是别人,是皇帝自己。

  连百姓都不愿意护着你,岂不是说乃是无道昏君?

  “陛下,俺老程觉得,不如从外地迁些百姓来,用这块地安置,两全其美。”程咬金的公鸭嗓子响起来,一听就是馊主意。

  魏征斥道:“卢国公,如今天下百废待兴,哪个地方都在全力耕种,饶是如此,也有许多地荒着,除了江南富庶之地,哪里有多余的人口?莫非要把江南百姓迁徙到长安不成?只怕人家还不愿意。”

  程咬金撇撇嘴,嘀咕道:“我不就是说说嘛。”

  众人一时无言,这年头刚刚太平下来,多年征战,百姓锐减,只要你想,随便找块地,然后去官府备案一下,只要能开垦出来,那就是你的了,没看到渭北的那些百姓迁走之后,死活都不愿意回去嘛?反正在哪儿都能很好的生活,好好的种地,没必要非回那个令人恐惧的地方。

  站在李世民身边的李承乾心头一动,二弟前些日子还说让自己求父皇要一些皇庄,好用来实验作物,只是不知道这骨冢之地合适不合适?不过以二弟的本事,应该可以化废为宝吧?

  对自己弟弟有强大自信的李承乾,觉得应该问题不大,毕竟李宽做出的很多事情,在旁人看来似乎不可思议,但是对于李宽来说,似乎信手拈来。

  “父皇,儿臣愿为父皇分忧!”越想越兴奋的李承乾一想到二弟说的那些作物,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名望,再也按捺不住了,当即上前,躬身施礼,一副为民请命的模样。

  满朝静悄悄的,大家都看着李承乾,就连李世民都狐疑的看着他。

  李承乾虽然是太子,但是还没人把他当回事,把他当小厮使唤的比比皆是,忽然间太子说能为皇帝分忧了,这事就大了。

  李世民觉得,这话要是自家老二说出来还算靠谱,至于太子?老二?

  李世民心头咯噔一下,莫不是老二早就打这块地的主意了?怂恿太子前来索要?

  这当真是错怪李宽了,他如今沉浸在火锅暖房里不可自拔,哪有功夫考虑这种忧国忧民的大事?

  “起来吧!”李世民笑道:“既然有为朕分忧之心,你就详细说说,该怎么办。”

  李承乾顿时目瞪口呆,说个毛线啊,他只是一时兴起好嘛!

  “退朝!房卿、杜卿留下。”李世民龙颜不悦,打算找某人的麻烦去了。

  。。。。。。。

  李宽的日子过的十分滋润,这年头皇宫里面是不缺鸡鸭鱼肉的,就是缺蔬菜,如今也被他完美的解决了,虽然很多蔬菜还没有成熟,但是小青菜长势喜人,已经可以吃了,韭菜更是发疯似的在长。

  所以他很自然的收割了一波,给长孙还有自家老娘送了一些,其余的都被弄到了自己的屋里,打算涮火锅。

  铜皮火锅,上面接了一个大大的烟囱通向屋外,屋里面暖烘烘的,主要是暖炕这玩意的作用。

  老李纲袒胸斜坐在暖炕上,等着三个小子伺候自己吃饭。

  这暖炕他家也有,最近刚弄好的,但是火锅他没有,青菜也没有,满长安整天吃青菜的就李宽一人,连皇帝陛下都没有这个待遇,整天里吃咸菜,最多是温汤监再弄一些莲菜之类的。

  自从发现了这事,老李纲没事就跑来溜达,混一口吃的,吃的满口留香,然后心满意足的带着一捆小青菜走了,美名其曰自家老妻牙口不好,需要改善伙食。

  老李纲也知道这种东西,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也就没有苛责李宽不传授出去,单单能把极品丝绸作为顶子,不是败家子都干不出这事来,就算是能干出来,也不见得能栽种出青菜来。

  若是别的皇子,老李纲觉得自己有必要教训一番,但是李宽就算了,老李纲觉得没准是好事。

  屋里很暖和,屋里屋外就是两个世界,寒冷的朔风在屋外呼啸,屋里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王朝、小朵、叶子加上三个皇子收拾好了,就准备开吃。

  两个火锅,两拨人,毕竟王朝他们是下人,没有资格跟皇子还有文宗一起吃饭,不过能在一个屋里吃饭,他们已经受宠若惊了,尤其是那水灵灵的青菜,更是让他们喜不自胜。

  菠菜、小白菜、小青菜、韭菜,鸡杂、牛肉片子、卤好的猪蹄、鱼片等等,一股脑的下锅,茱萸的辛辣香味往鼻子里一直钻,让人忍不住想哼哼两声,以示舒爽。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老李纲夹了一筷子菠菜,细嚼慢咽,品味着蔬菜的味道,一脸迷醉的道:“古人诚不欺我也!”

  李恪与李泰懒得理会他,下筷如飞,一人捞了一大碗,沾着酱料,吃的额头流汗。

  李宽吃的极为文雅,但是速度一点都不慢,嘴里说道:“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您老人家应该学学老祖宗颜回的风采,给晚辈们做个榜样。”

  李纲嗤之以鼻,不屑道:“不过是穷罢了,孔夫子周游列国尚且食不果腹,颜回身为弟子,哪里又有多余的钱财?你以为他们要是有钱,就不会享受?不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句话是怎么来的?”

  李宽拱拱手,表示受教,能把蹭饭提升到一种思想境界,蹭的理所当然,蹭的心安理得,老家伙已经是人精中的人精了。

  “其实鱼肉最适合老人家,为何您老一直吃青菜?”

  “去俅!一冬天啥都没吃,净吃肉了,好不容易有点青菜,老夫当然是大快朵颐,你小子安的什么心,一点都不懂得孝敬老人。”

  李宽呲牙咧嘴,要不是看在你都快八十的份上了,小爷肯定一拳把你的门牙打掉,话说您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还能保住一口不错的牙,实在是异数,哪个七老八十的家伙这年头不是靠着舌头吃饭的?还敢想有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