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老李家的天才们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16 2019.06.13 20:13

  有美景,有美食,自然需要美酒。

  一缸一缸的美酒被送了过来,一缸一缸的被消灭,就连李宽都被灌了一肚子酸水,大骂灌他的那个家伙,竟然给小孩子喝酒。

  李承乾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太子殿下就是太子殿下,步履沉稳,风度优雅,举手投足间一派大家风范,给这个伯伯施礼,给那个叔叔请安。

  要不是一个果盘横飞过来,砸歪了李承乾的紫金冠,他还能再装下去。

  “混账,竟然敢偷袭本太子!”李承乾气的哇哇大叫,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开始打劫之旅。

  玉佩不错,拿走!簪子精美,拿走!这本书是谁带进来的?竟然有出浴图?偷偷藏起来,拿走!

  所有人都在狂欢,所有人都在放肆的叫喊,太极宫前乱糟糟的,比菜市场都不如。

  不大会,尉迟恭与牛进达不知为何争吵了起来,军中猛士嘛,自然是以力取胜,两人就开始角力,李世民跟李渊做裁判,奖品就是一只鸡腿。

  众人呼喝连连,尉迟恭不愧为军中第一猛将,一个过肩摔把牛进达摔了个狗吃屎,不理骂骂咧咧的牛进达,接过那只鸡腿,一口唆了个干净,随手扔掉骨头,双手叉腰,极其嚣张的大笑起来。

  李泰的眼睛转了一圈,随手抄起一根大葱扔了过去,漫天烟花之中,尉迟恭伸手一夹,精准无比的夹住了那根大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哈哈大笑道:“不错,是最好的沙葱。”

  李宽翻了个白眼,端着一个精美的白瓷杯,细细的品味这杯子里的葡萄酿。

  “葡萄酿要用夜光杯喝起来那才够滋味!”程咬金捧着一个巨觞,不屑的看着李宽的小杯子,恬不知耻的道:“老程家里倒是有几个,都是西域过来的绝品夜光杯,楚王殿下有兴趣吗?老程可以割爱哟?”

  李宽给了程咬金一个大大的白眼,夜光杯?不就是玻璃杯吗?有啥好稀罕的?惹急了俺,俺能造的满世界都是,让你的珍藏放犄角旮旯里吃灰去。

  “没兴趣!”李宽义正言辞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夜光杯这种珍奇之物,只有程伯伯这种沙场悍将用起来才有滋味,小子身无寸功,懵懂之龄,怎能享受这般待遇?”

  程咬金目瞪口呆,咂摸了半晌,这才哼唧道:“算你有理,不过这首诗不错,老程就笑纳了。”

  李宽多聪明一个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程咬金是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能混到大唐顶端,还能寿终正寝的拢共也没有几个,人家一辈子活的安安稳稳的,就连李世民都没舍得动一根手指头,这就是本钱。

  李宽绝对不会上一个老狐狸的当,虽然这只狐狸披着一张憨厚的羊皮。

  李世民那边,玩的尽兴,萧瑀正在怒骂不休,认为自己一干文人,玩的是笔杆子的活计,不能比角力这种粗俗玩意,应该赋诗,还要应景,这样才能一较高下。

  李宽只听到程咬金哈哈大笑,笑的极其猖狂,张口就把《凉州词》来了一遍,唬住了大大小小无数臣子,就连李世民都长大了嘴巴,如同河马,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无耻!”最先反应过来的,依然是萧瑀,一个大老粗,张口就是一篇绝美诗词,谁都不会相信,萧瑀自然也相信。

  “好你个程咬金,竟然剽窃别人的诗词,在此显摆。”

  程咬金一把抓住萧瑀的衣领,唾沫星子喷了老萧一脸,振振有词道:“你说我剽窃的?剽窃谁的?老萧,今天不说出个子午寅卯来,俺老程跟你没完!”

  萧瑀气的脸色通红,梗着脖子怒道:“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文人嘛!骂人没有几个擅长的,翻来覆去都是哪几句话,如程咬金一般的战将,早就敬谢不敏了。

  秦琼轻咳一声,劝道:“知节,把老萧放下,你再提溜一会,老萧就要咽气了,小心他一家老小去你家混吃混喝。”

  程咬金嘿嘿一笑,把萧瑀放下来,顺便拍了拍萧瑀身上的尘土,关切的道:“老萧,没事吧?”

  萧瑀气的不善,懒得理会这个憨货,头扭到一边去了。

  李世民眼睛贼亮,程咬金是什么货色他比谁都清楚,从李宽那边回来就得了一首绝妙好诗,显然是李宽的大作被他拿来作妖了。

  诗是做不成了,有这首诗珠玉在前,不做也罢。

  于是乎大家又开始吃喝起来,李宽不理这些,他身边围满了小馋猫,十几个弟弟妹妹,馋涎欲滴的看着他,因为他们发现,每次有好吃的,李宽总是第一个吃到。

  “跟你们说,晚上吃多了不好,不容易消化。”李宽索性弄了个烧烤架,就是几根铁条,混在一起,乱七八糟的像个样子就成,没那么多讲究。

  “还有啊,回去的时候带点好吃的回去,为人子女,孝道不可缺。”

  小馋猫们连连点头,表示知道了。

  “小恪,不要再往豫章嘴里塞青菜了,还有丽质,能不能不要光顾着吃肉,襄城,你看着点弟弟妹妹,青雀,你再吃就成猪了,能不能少吃点。”

  “大哥,你能不能不要故作风雅,过来帮帮忙成不。”

  李宽忙的焦头烂额,看到李承乾在哪里一脸遗世而独立的样子,当即表示了自己的愤怒。

  李承乾正看着天空中的烟花,打算赋诗一首,被李宽打断了,苦着脸道:“真是扫兴啊,我马上就要做出一首绝妙诗词了。”

  李宽撇嘴道:“才华这种东西,就像是怀孕,藏是藏不住的,大哥你腹部平坦,就不是干这个的料。”

  李承乾哼哼唧唧的拿竹签烤着一条羊肉,随手撒了一些香料,不屑道:“也没见你大腹便便,不也做出一首好诗来?”

  李宽悠然道:“有一位伟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天才是1%的灵感加99%的汗水,但那1%的灵感最重要,甚至比99%的汗水更重要。

  有的人努力了一辈子,都不见得能做出一首好诗来,有的人信手拈来,就是绝妙华章。

  很不幸,你弟弟我,就是这种天才。”

  李承乾作势欲呕,一副恶心的样子。

  李泰凑上来,笑嘻嘻的道:“二哥,你看我是不是那种天才?”

  李宽摸着李泰的脑袋,哈哈大笑道:“青雀乃是我李家麒麟子,自然是聪明的。”

  “我呢?我呢?”李恪、李丽质等人纷纷围了过来,一副快夸我的样子。

  李宽挠了挠头,懊恼道:“咱家虽然祖上积德,但是也不会出现十个八个天才,要知道太子哥哥已经天资纵横了,虽然比我差了点,青雀与小恪以后也是天纵奇才,至于你们几个,除了长得天姿国色,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李丽质、豫章等女孩子一个个欢呼雀跃,女孩子嘛,天生爱美,你怎么夸都不如说她长得漂亮。

  李恪撇撇嘴,小声嘀咕道:“二哥就会拍马屁。”

  李承乾一副顾盼自雄的样子,显得自己更中二了。

  对于这种中二少年,李宽一惯都是鄙视的,所以他自顾自的搞自己的烧烤,不过李承乾这家伙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那么他是如何变得后来的模样?又惹得李世民大怒,几次三番意欲改立太子,若不是长孙那时候还活着,只怕李承乾小命不保啊!

  李宽琢磨着,这其中肯定有问题,至于什么问题,他还没有想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