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旁听生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001 2019.07.05 19:55

  啪啪啪……

  清脆的竹笋炒肉丝的声音从赵国公府传出,长孙冲哀嚎祈求,没有半点用处,锦袍被打的稀碎,屁股上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爹,他李宽不过是区区一皇子罢了,我们家用得着上杆子巴结他?”

  长孙无忌气急,手上力道又增加了三分。

  “蠢货!李宽是皇子不假,但是他胸有韬略,乃是不世奇才,咱家的炼钢之法,就是人家给的,你爹为了这个发自,花了十五万贯!

  他今日能拿出这种炼钢之法,明天就能拿出更好的,我长孙家的基业所在,岂能大意!

  你个不孝子,整日里流连青楼楚馆,好容易给你一个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陛下有言在先,这一次出了书院的门,从今后都不会再有机会进去,你爹我如今也没有脸面再去求陛下了。”

  长孙冲惨嚎道:“爹,咱家是皇亲国戚,您老是大唐中流砥柱,陛下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与您为难的。”

  长孙无忌哀叹一声,许是打累了,扔了戒尺,叹息道:“陛下或许会给你爹这个面子,但是那楚王李宽却不见得会给。”

  长孙冲以为长孙无忌平息了怒火,当即戾气满面的吼道:“他敢!区区一个庶出的王爷,竟然敢不给您面子?我大唐王侯多如牛毛,娘娘是我亲姑姑,我就不信他李宽敢这么干!”

  长孙无忌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楞了半晌才道:“冲儿,你最近一年都在干什么?”

  长孙冲顿时来了精神,大声道:“孩儿这一年秉承爹的意思,交好世家子弟、官宦人家,诗词唱和,曲水流觞,着实发现了几个好苗子,好与很多人结为至交好友。”

  长孙无忌神情恍惚,这是世家大族的孩子该做的事情,必修的课程,一个人再强,也不可能颠覆一群人,抱团好取暖,就是这个意思,长孙无忌也一直信奉这一套。

  “说说,都是哪些人?”

  “有程处默、李怀仁、窦燕山等人,还有房家兄弟,杜家兄弟等等。”

  “你离开的时候,他们一起走了?”

  长孙冲神情一窒,小声道:“好像没有,跟着孩儿出来的,都是一些没名堂的官宦子弟。。”

  “想我长孙无忌纵横朝堂,辅佐陛下,开大唐盛世,不想竟然教子无方,连几个粗胚都不如。”

  长孙无忌仰天长叹,随手解开白玉腰带,痛苦的道:“我打死你个兔崽子!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

  赵国公府再次鬼哭狼嚎,一片愁云惨雾。

  这种情形,在长安城数十府邸不断发生,其中固然有与长孙冲一般,自己从书院退出的,更多的则是根本就没去的,要么在青楼住了一夜,要么就是在某个酒肆放纵了一晚。

  “不可能!”李宽面前,站着一个儒雅将军,将军手里牵着一个满脸不甘的少年。

  这人是柴绍,李宽的姑父,幼以任侠闻,矫捷有勇力。初仕隋朝,为元德太子千牛备身,迎娶李渊之女平阳昭公主为妻子。李渊起兵,领马军总管,率先登城陷阵。武德初年,从秦王李世民征战四方,积功封为霍国公。贞观初年,拜右卫大将军,出为华州刺史,转左卫大将军。

  小的是柴绍的二儿子柴令武,今年十一岁了,也是大唐纨绔中的佼佼者。

  李宽觉得自己已经够意思了,未来会造反砍头的家伙,已经收罗了大半,至于漏两个也是好事,谁也不知道这帮子人在一起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搞不好提前造反也是有可能的。

  比如李绩的那个孙子李敬业,人家造反是为了利益诉求,做从龙之臣,他不同,他想自己当皇帝,造反造的极其敬业,当然,死的也快。

  不过李宽还是收了李敬业,毕竟他还没造反不是。

  柴令武倒霉就倒霉在,他在老家禁足,来的路上一路换人不换马,倒是十分积极,可惜路上落水了,耽搁了半天时间,这才被拒之门外。

  “西楚儿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柴绍目光殷切,要说他多想让柴令武进书院那是扯淡,他看重的是李宽的路子,这小子短短时间内,满朝文武大臣,几乎都与他结成了无形的联盟,还好这小子没有造反的心思,不然等将来时机成熟,未必不能一呼百应。

  “姑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规矩既然定了,就要遵守,不过……”

  柴绍顿时竖起了耳朵,柴令武也是一脸期盼。

  “表兄可以做个旁听生,只需要缴纳一笔费用即可。”

  旁听生是什么柴绍自然清楚,他当即笑道:“费用不是问题,你说个数,姑父尽量满足就是。”

  “一年三千贯!”李宽狮子大开口。

  柴绍哈哈大笑道:“没问题,明天就差人转一万贯到书院账户上。”

  李宽小脸一黑,有些后悔,这年头穷人很多,但是绝不是柴绍这种人,战功彪炳,家财万贯,据说跟李世民混之前,本就是商业奇才,若非有个皇亲国戚的名头压着,户部尚书非他莫属。

  “唉,那就这样吧!”李宽意兴阑珊,开了口就不能改口,他楚王的脸面还是要的。

  “表兄明日即可前来书院读书,一应待遇与正式学生无差,只是我书院不教废物,表兄以前的性子需要改掉了。”

  柴令武连忙道:“你就放心就是,哥哥我别的不说,以前都是迫不得已,如今有机会求得学问,自然珍惜。”

  李宽点点头,这一点他相信,纨绔之所以是纨绔,不过是家族需要罢了,给人家一个我家孩子不争气的表象,这样人家的防备之心也就不大了,而且纨绔子弟,多为家里的次子、庶子,嫡长子很少有这种情况发生,那是用来继承家业爵位的继承人,万万不敢毁了,不然哭都没地方哭去。

  其实大家都在这么干,不过像长孙冲那种二百五,真的成了一个纨绔,自以为一呼百应的主,毕竟是少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