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日后再说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03 2019.07.09 20:50

  贞观元年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中书令宇文士及罢为殿中监,御史大夫杜淹参豫朝政,他官参豫政事自此始。

  幽州都督王君廓谋叛,君廓在州,骄纵多不法,征入朝。长史李玄道,房玄龄从甥也,凭君廓附书,君廓私发之,不识草书,疑其告己罪,行至渭南,杀驿吏而逃;将奔突厥,为野人所杀。

  岭南酋长冯盎遣子入朝,岭南酋长冯盎、谈殿等互相攻击,久不入朝,诸州奏其谋反,前后以十数;上命将军蔺謩等发江、岭数十州兵讨之。魏征谏曰:“中国初定,岭南瘴疠险远,不可以宿大兵。且盎反状未成,未宜动众。”上曰:“告者道路不绝,何云反状未成?”对曰:“盎若反,必分兵据险,攻掠州县。今告者已数年,而兵不出境,此不反明矣。诸州既疑其反,陛下又不遣使镇抚,彼畏死,故不敢入朝。若遣信臣示以至诚,彼喜于免祸,可不烦兵而服。”上乃罢兵。冬,十月,乙酉,遣员外散骑侍郎李公掩持节慰谕之,盎遣其子智戴随使者入朝。上曰:“魏征令我发一介之使,而岭表遂安,胜十万之师,不可不赏。”赐征绢五百匹。

  与此同时,二月全国的州县并道之事,终于完成,全国分为十道,即关内道、河南道、河东道、河北道、山南道、陇右道、淮南道、江南道、剑南道、岭南道,废郡为州,故每道各辖若干州。

  李宽看着这些信息,不由叹了口气,然后把文书扔给了狄知逊,能甩锅就甩锅,一向是李宽最爱干的事情。

  “我说西楚,你能不能不要什么事情都扔给别人?这事以后你是要做的,身为亲王,将来开府建衙,坐镇一方,总不能事事都让下面的人去做吧?”

  狄知逊很无奈,相处了这些日子,他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的新老板就是个惫懒货色,能偷懒就偷懒,绝不会多干一分活。

  前些日子弄了个活字印刷术,而且还是以纯铜铸就,写了方子,就交给了将作监的阎立本,让老阎去干去了,只是做了个期限,三个月之内,必须做出来,又改良了造纸术,把纸张的制造成本变得极为低廉,如今如厕都有专门的草纸,被李纲老大人发现之后,苦口婆心的劝了一番,人家该干啥还是干啥,好像改良造纸术,就是为了擦屁股方便一点罢了。

  面对如此懒惰的老板,狄知逊不得不变得勤奋,宵衣旰食都不为过,不过虽然忙碌,得到的却更多,最起码对于烟波荡的运行,有了一个直观的认知,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狄知逊认为自己可以慢慢学,不着急。

  “天下十道,将来必然会再次划分,陛下把天下划分为十道,不过是偷奸耍滑罢了,为了方便管理,殊不知这样更加难以管理,任何事情,都需要精细化,如今我大唐官吏严重不足,人手稀缺,这才迫不得已划天下为十道,当大堂逐步进入盛世,大家就会发现,如此远远不够。”李宽侃侃而谈,似乎对于此事不以为然。

  狄知逊翻了个白眼,也就你敢这么说,其他人说一个试试?满朝文武不撕碎了这人都不算完。

  “西楚,你说这冯智戴为何非要进入书院读书?而且陛下答应的甚是爽快?你也没有拒绝?”

  李宽耸了耸肩,无奈道:“这年头有几个傻子?都是人精,冯盎不想造反,但是也不想让大唐的势力进入岭南,这本就是一个死结,以咱们陛下的性子,断然不会容忍此事,冯盎必然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让他的次子冯智戴入京,不然他就会让冯智戣来长安了。

  一个次子而已,死了也就死了,这年头从来就不缺为了利益而死之人,冯智戴显然也有这个觉悟,他此行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老爹铺路罢了。

  以我之见,冯智戴来到长安之前,必然多方打听,知道烟波荡的底细以及在陛下心中的地位,他想借助烟波荡,看清大唐局势,而最适合的地方,就是清华书院了。”

  狄知逊点了点头,旋即又摇头道:“都是一些痴人,好好的太平日子不过,非要折腾什么。”

  李宽起身,向门外走去,对狄知逊挥手大笑道:“谁也不闻战叫,只听见:太平!太平!”

  狄知逊咂摸了一番,只觉此言大有深意,浓重的讽刺意味,让他头皮有些发麻,暗道冯智戴啊冯智戴,你最好安分一些,咱们这位楚王殿下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权力,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何等可怕的人物,虽然只有几岁,却也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

  “臣卫尉少卿冯智戴,见过楚王殿下。”

  李宽懒洋洋的坐在主座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清新的油墨香味以及纸张的清香,似乎让他沉迷其中,都是最新的研究成果,阎立本做事就是靠谱,这才几天,就能开始印刷了。

  陪坐的虞世南咳嗽了数次,提醒李宽人家是贵客,李宽似乎都没发现。

  冯智戴无奈,只得保持着躬身的姿势,不敢大意,作为岭南土皇帝冯盎的儿子,他不敢对真天子的儿子有任何不满之处,因为任何细微的不满,都有可能为岭南招灾引祸,所以他的姿态极低,低到了令虞世南都难为情的地步。

  过了许久,李宽翻完了薄薄的一本《三字经》,这才抬起头,忽然开口道:“哦,你就是冯智戴?起来吧,这样挺累的。”

  虞世南不由气急,反而冯智戴没有任何不满的神色,欢天喜地的直起了腰身。

  “谢殿下!”

  李宽摆手道:“谢不谢的先不说,听说岭南盛产香蕉、荔枝之类的佳果,真的假的?”

  冯智戴微笑道:“自然是真的,岭南气候潮湿温热,香蕉长得漫山遍野都是,至于荔枝,更是果中佳品,他日殿下若是有兴趣,智戴可以陪殿下一行,一尝岭南佳果滋味。”

  李宽漫不经心的道:“去是一定要去的,此事日后再说。”

  这话一出,场中三人怔然当场,李宽是因为心中腻味,来大唐久了,说话都有点返古了,这话实在是有歧义啊,自己可没有龙阳之好。

  虞世南与冯智戴想的差不多,都在想莫不是陛下有意图南?与楚王殿下曾经说过此事?楚王今天随口一说,莫不是有什么风声传出?

  一时间气氛凝重而又尴尬,过了许久,李宽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气氛,呵呵笑道:“其实本王有意出海,岭南那里地理位置极佳,做出海港口是最适合的。”

  冯智戴连忙道:“殿下想要出海?这可是好事情,听闻海外有仙山仙踪,殿下可是想寻仙?智戴可以陪同殿下一起,以为前驱。”

  李宽翻了个白眼,这小子想什么呢?虽然自己身为一介穿越者,脑子里又有一本奇怪的书,但是对于神仙之时,只能说没有什么执念,毕竟这年头想长生不死的人多了,谁又真的做到了?寻仙访道?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去做吧,比如玄奘,那家伙是不是要西行了?还有袁天罡、李淳风、袁守城这些家伙,貌似哪一个都比自己合适啊!

  李宽脑洞大开,在想着玄奘若是去了天竺,发现那边的情形,是不是失望透顶呢?不过能催生一部神话故事以流传后世,也是好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