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一群土鳖

唐司命 天工造物 3018 2019.06.04 14:35

  李宽做梦也没想到,还真被王朝说中了,还真有御史因为区区一口锅,就去弹劾他,这让他很受伤,也很受惊,这事可大可小,要看他的亲爹,明面上的二伯,到底如何决断了。

  跟随一个老的几乎快死掉的老太监来到了含元殿,李宽就看见了一身太子冕服的李世民,毫无形象的把玩着一块玉珏,下面文武分两边坐着,有的坐着椅子,有的坐着垫子,有的干脆坐在地上,还有的直接就靠着柱子,更有甚者拿手指扣鼻屎,完了往柱子上一抹,然后继续扣,也不知道他有多少鼻屎,也不怕把鼻子扣烂了。

  正中央,一个浅绿色袍子的家伙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站在那里,雄赳赳气昂昂。

  李宽进了大殿,有些别扭,第一次来这么正式而又不正经的场合,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躬身施礼道:“参见太子殿下。”

  李世民双眸黯淡了一下,旋即又精神了起来,淡淡的道:“起来吧。”

  李宽低眉顺眼的起来,头也不抬,斜睨着那个浅绿袍服的家伙,心想就是这家伙弹劾小爷的?

  “御史王林庆弹劾你奢侈靡费,竟然用精铁打造了一口铁锅,可有此事?”

  李世民的声音刚刚落下,四周爆发出一阵阵猖狂的笑声,文武百官,都看猴戏似的看着中央的两人。

  王林庆面色发黑,硬着头皮朗声道:“太子殿下,我大唐新立,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身为大唐皇子,竟然以精铁打铁锅,乃是靡费之举。”

  此情此景,很明显,大家都把这事当笑话看了。

  李宽自然随波逐流,他掏了掏耳朵,咧了咧嘴,看着王林庆,嘿嘿笑了起来。

  “西楚儿,何事发笑?”

  李世民依旧是那副样子,笑眯眯的看着李宽。

  四周的文臣武将们,一个个该干嘛干嘛,李宽看到文官那边一个老头竟然打起了瞌睡,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他算是见识了李世民的朝堂了,历史剧害死人啊,还真以为以前的皇帝高坐龙椅,威风八面,下面的人个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呢,如今看来,满不是那么回事啊!

  于是李宽彻底放松了,他随意道:“衣食住行,食排在第二,臣不过是想吃点东西,花的是自己的钱财,又有什么罪过?”

  王林庆闻言,随即怒道:“百五十文,足以让寻常百姓家生活一月有余,用以铸造铁锅,还敢说不是靡费。”

  李宽好奇的道:“王御史,敢问这钱财去哪儿了?”

  “臣已查明,在铁匠张老汉手里。”

  “张老汉是百姓吗?”

  “当然是!”

  “他拿了钱会干嘛?”

  “当然是买粮食、买铁料。”

  “那商家收了他的钱,又会干嘛?”

  “收粮食、收铁料。”

  “粮食铁料从何而来?”

  “。。。。。。”

  “这钱在我手里,又有什么用处?”

  “。。。。。。”

  满朝皆静!满朝皆惊!

  王林庆更是惊骇的无以复加。

  区区几句话,不仅仅让自己花钱花的理所当然,而且花出了高度,花出了道理,花出了令人惊叹的哲学理论。

  文官那边为首的一个那个老头欣赏的看着李宽,武官那边几个老混蛋搓着手,颇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李世民看着自己的儿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满天下的人都认为现在大唐还很穷,应该节衣缩食,把钱财藏起来,免得将来没有钱用。

  但是谁又知道,钱财藏起来到底对国家,对百姓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呢?

  你不花钱,我不花钱,大家都不花钱,税务怎么办?商家怎么办?物品卖给谁?市场凋敝,大唐岂不是要完?

  李宽撇了撇嘴,心中暗道:一群土鳖,一群穷鬼,区区几两银子就迷住了心窍,岂不知金融的精髓就在流动二字?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还有脸站在朝堂上大放厥词?小爷真是看不起你们。

  “西楚儿不得无礼,还不速速退下!”

  李世民终于回过神来,笑眯眯的道:“回去准备一番,孤中午打算见识一下你那口铁锅。”

  李宽满脸黑线,躬身退去。

  至于朝堂上引发了什么议论,他也懒得管。

  索性今天早早让王朝赵恒二人去取了那口铁锅,这会应该回来了,李世民要见识一下,自然不是真要见识一下那口铁锅,他想见识一下的是那口铁锅做出来的东西。

  老餮啊!这年头的土鳖,吃饭还停留在用大鼎煮的层面上,何时见过真正的美食?

  李宽认为以自己的半吊子水平,足以应付了。

  凉拌藕片、糖醋排骨、红烧猪蹄、糖醋鲤鱼,什么?大唐不兴吃鲤鱼?纯熟扯淡,不让吃厨房里那些鲤鱼是干嘛使的?难不成养着玩吗?

  李宽在厨房里兴致勃勃的做着,叶子、小朵、王朝、赵恒四个家伙流着口水看着满桌子的美食,瞪大了眼睛。

  王朝赵恒本是宿卫宫中的侍卫,主要职责就是保护李宽,也算是一家人。

  “你们不要乱动啊,过会太子要过来,到时候少了什么,拿你们试问。”

  做了很多菜的李宽很累,毕竟是个孩子,身体还未长成,体力不支也是正常,他顺道多做了几道,给那四个已经口水流了三尺的家伙,自己拉了一张胡凳,蜷缩在胡凳里,在庭院晒着太阳小憩。

  李世民来了,当然不是一个人来,身后跟了一大帮文臣武将。

  一个胡子拉碴的武将抽了抽鼻子,嘿嘿笑道:“秦王,今天这饭食不错。”

  一个儒雅老头皱了皱眉头,不悦道:“敬德,如今太子已晋大位,岂能还称秦王?休得无礼!”

  那武将不屑的哼了一声,懒得理会那老头,快步来到了胡凳前,一把把李宽揪了起来。

  李宽正睡的香甜,冷不防被人拎了起来,顿时大怒,手脚在空中乱舞,眼角还有一粒眼屎挂在那里,毫无形象的吼道:“哪个不长眼的,敢打扰小爷睡觉!”

  “咳咳!”一声咳嗽让李宽回了魂,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差点被眼前这张大黑脸吓死,真特么黑,比黑炭还黑的人少见,只怕只有非洲大陆的那些家伙才能与此人一较高下,不止黑,而且高,足有两米开外,跟一尊小巨人似的,妥妥的黑塔啊!

  “敬德,放下西楚儿。”

  李世民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好听过,虽然李宽只见了他两次而已。

  “参见太子殿下,见过诸位叔叔伯伯。”

  李世民嗯了一声,带着自己的爪牙径自进了大厅。

  李宽会意,吩咐叶子小朵上菜。

  人多有点多,菜有点少,饭管够,炒饭没有什么难度,叶子小朵早就掌握了方法,应付起来足够了。

  李世民的饭桌,跟战场也差不多了,除了他悠哉悠哉的享受着美食,其他人就没有安分的。

  尉迟敬德跟一个壮的如同猛虎一般的大汉争抢一根猪蹄,差点把桌子掀翻了,那壮汉比他稍矮一些,武力也不及他,自然是败下阵来。

  几个文臣躲着翻飞的碗碟,只管自己吃饭。

  李宽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面色蜡黄,毫无血色的高瘦大汉,这家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秦琼了,生的倒是威猛,就是命不好,是个短命鬼。

  那跟尉迟敬德争执的,肯定是程咬金无疑,至于其他的,李宽只认识一个长孙无忌,这家伙给自己这身体的主人留下的印象颇多,自然记得,其他人,李宽就不认识了。

  不过武将中的那位温文尔雅的家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军神?这可是偶像啊!仪表不俗,人中龙凤,天文地理,古今中外,说的就是这种人啊!

  面对李世民的爪牙,李宽一点都不紧张,久经商场的他,早就练就了一身临危不乱的本事。

  “可惜无酒,不然你我君臣痛饮一番,岂不美哉!”吃饱了的李世民觉得没喝足,有点不爽利。

  长孙无忌笑道:“殿下既然想饮酒,不如我们去太液池划船饮酒如何?”

  “好!”早就馋涎欲滴的程咬金兴奋道:“西楚儿不爽快,吾等前来,竟然不准备美酒,实在是不够意思。”

  李靖翻了个白眼,无语道:“皇子殿下还小,怎能饮酒?你以为都像是你,五六岁就偷酒喝?”

  君臣相互打趣着走出了李宽的别院,李宽也很想跟过去,尝一尝传说中皇宫的琼浆玉液,可惜的是,李世民显然没有带着他的打算。

  “吃了我的,拍拍屁股就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李宽眯起眼睛,这些家伙都是脸皮厚的令人发指的家伙,自然不在意一个小孩子的想法,就算是皇子也不成。

  “王朝!王朝!”

  王朝闪身进来,躬身道:“殿下。”

  “太液池在哪里?带我前去。”

  王朝面露难色,太子殿下带着文武重臣前去游玩,若是贸然打扰,只怕不好。

  “放心,出了事情我担着。”

  李宽不耐烦的说道。

  “喏!”王朝无奈,只得带着李宽向着太液池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