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纵横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02 2019.07.15 11:02

  寻思了半天,李宽坚定的摇了摇头,这事不能稀里糊涂的就这么办了,这几个姑娘还是带回家的好。

  “青雀,你看!”李宽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抛了出去,石头在空中划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坠落在地上。

  李泰挠了挠头,不明所以,李宽笑了,说道:“再看!”

  李宽又捡了一片叶子,随手抛了出去,叶子随风飘荡,在空中盘旋飞舞,过了许久,才落在了地上。

  李泰眼神呆滞,神情惘然,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手抓着石头,一手拿着叶子,跟个傻子似的坐在那里。

  “咱们走!”李宽拍了拍手,招呼四个少女就走。

  “殿下,魏王殿下没事吧?”知书担忧的回头看了一眼。

  李宽嘿嘿笑道:“没事,这小子现在正在思考一个道理,想明白了自然会起来。”

  “那要是想不明白呢?”知画嘴碎的问道。

  李宽神情一窒,怏怏道:“想不明白,我会帮他想明白,又不是多难的问题。先不说这事,我跟你们找了个新住处,暂时先住着,等我的府邸修好了,你们再搬过去,青雀这里是不能住了,这小子不是什么好货色,还是远离为好。”

  。。。。。。

  李泰痴痴的看着手里的两样东西,不时抛起来,看着石头叶子落地,满脑袋的疑问,继而渐渐转化为震惊,最后转化为惊喜。

  终于,李泰站起身来,随手丢下手里的东西,双手叉腰,仰天狂笑。

  府里的人都离得远远的,只有一个身躯高大的中年人站在李泰身前,纹丝不动。

  “老赵,走!咱们去书院!”李泰意气风发的厉害,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道:“对了,派人去请阎大匠,顺便让他带着将作监的几位大匠过来,我要继续研究。”

  老赵面色微变,沉声道:“殿下,身体重要。”

  李泰无所谓的摆手道:“无妨,我的身体我知道,没事的。”

  老赵眼中犹豫之色闪过,旋即伸手,化掌为刀,一掌就砍在了李泰的脖子上,李泰连反应都没反应,就倒了下去。

  “三天两夜不吃不睡,殿下真以为自己的铁打的不成?”老赵苦笑不已,旋即吩咐道:“去个人请楚王殿下过来。”

  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去了,老赵抱起李泰,送入了房间,对几个侍女道:“你们在此候着,着人准备一些粥,殿下若是醒了,就伺候殿下喝粥即可,若是殿下要出去,就拦住殿下。”

  “是!”

  老赵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面色愁苦,迈步离去。

  李宽安顿好了四个姑娘,又匆匆忙忙的走了,知画嘟着小嘴道:“好不容易见一面又跑了,也不知道有多忙。”

  知棋笑道:“殿下亲自来接我们,已经是我们的福气,他可是大忙人,哪有功夫管我们?”

  李宽匆匆离去,来到了县衙,烟波荡的县衙修建的极其豪奢,某些方面来说,甚至比皇宫还要奢华,狄知逊每日里在县衙办公,都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用李宽的话说,这叫习惯成自然。

  “死的是谁!”李宽走进县衙,直接就开口问道。

  “一个商贾,苏州的大商人周欧。”狄知逊立刻道:“被发现时,周欧死于自己的宅子之中,浑身没有半点伤痕,查不出死因,但是有人在他胸前以朱砂画了一幅图,应该是一副棋盘。”

  李宽想也不想的道:“带我去看看。”

  两人联袂来到了县衙的殓房,仵作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具尸首前,尸首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仵作把检验过程以及结果呈上,李宽看也不看,双眸之中光芒闪烁,眼前一道道光影掠过,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几乎在数息之内,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烟波荡自开发以来,这是第一件命案。”狄知逊翻着档案,一边看一边说道:“一般来说,这种无头公案,可以判定为自然死亡,或者突发性疾病,但是这周欧不同,他身体强健,并无什么病症,死的实在是太奇怪了,就像是在睡梦之中,在梦中为人所杀,连一点痛苦的经历都没有。”

  李宽再次看了一眼周欧的尸体,沉声道:“此人有儿女吗?”

  “有!”狄知逊道:“有个十四岁的儿子,在苏州一家书院读书,据说还不错。”

  “通知他的家人,周欧偶感风寒,数病齐发,不治身亡。”李宽用白布擦去那副棋盘,轻描淡写的说道。

  李宽说的淡然,狄知逊却皱眉道:“殿下,此人的死因只怕不是这么简单,臣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死法,连听都没听说过,是不是上报刑部,请刑部的人调查?”

  李宽摆手道:“就按我说的办,刑部也查不出什么来。”

  狄知逊无奈,只得点头。

  李宽回到别院,拿起笔,在纸上细细描绘了起来,过不多会,一个棋盘出现,纵横十七道。

  尧造围棋,丹朱善之。

  棋局纵横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

  发展到现在,棋局纵横十九道,已经进一步精细化,棋艺水平得到了迅速的提高。

  这副棋盘与众不同,纵横十七道就算了,中间的天元之处,若是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那纵横之线,乃是两柄交叉的小剑,小剑无柄,只是比四周的线条黑了一些,粗了一些。

  “纵横家?”李宽喃喃自语。

  先秦之时,有诸子百家,数得上名字的一共有189家,4324篇著作,但流传较广、影响较大、最为著名的不过几十家而已。归纳而言只有十二家被发展成学派。

  诸子百家之流传中最为广泛的是法家、道家、墨家、儒家、阴阳家、名家、杂家、农家、小说家、纵横家、兵家、医家。中国在古代创造了灿烂的文化艺术,具有鲜明的特色。中国有五千多年有文字可考的历史,文化典籍极其丰富。

  董仲舒吸纳百家精华之时,诸子百家几乎灭绝殆尽,少有能延续下来的,但是独独纵横家,没有任何踪迹,因为他们的传人太少,太厉害,董仲舒也不愿意招惹。

  如今的儒家,不论是谷梁一脉还是公羊一脉,早就不分彼此了,百家融入儒家,算是另类的生存延续,他们早就是一家人,就算是医家也是如此,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儒家大儒,几乎都有一身不俗的医术,这就是明证,当然,比起纯粹的医家,他们还是比不了,比如孙思邈,满大唐敢跟他一较高下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谁也不能不承认,孙思邈是一位真正的医家,虽然他是道士,并不妨碍他名医的身份。

  但是纵横家不同,他们可以说是一个独特的谋士群体,可称为中国五千年中最早也最特殊的外交政治家。他们朝秦暮楚,事无定主,反复无常,乱世之时,他们能纵横天下,盛世之时,同样能搅动风云。

  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

  其实也有另外一种解释,放肆、无所顾忌、肆意妄为。

  如今大唐才安定了几年,这些人就又冒了出来,而且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杀了一个人,这就是下战书吧?

  李宽拿起那张纸,随手撕得粉碎,揉成一团,抛入了窗外,随风飘散。

  过不大会,一个小太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拿着扫帚,打扫起来。

  这是很寻常、很自然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