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扬名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00 2019.07.12 11:21

  李宽醒来的时候,张柬之双手托着面颊在床边看着他,小小的人儿,瘦瘦弱弱的,让李宽感觉十分好笑。

  “谁让你来看着我的?”

  张柬之忽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歪了歪脑袋,说道:“我母亲让我来看着殿下,母亲在陪着几位先生和一个中年大叔,给他们沏茶。”

  李宽笑了笑,摸了摸张柬之的小脑袋,说道:“行了,我已经睡醒了,你自己去耍子吧,你不是喜欢听青竹先生的课吗?还不赶紧去。”

  张柬之赶紧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一溜烟跑了。

  在书院好处多多,最大的好处,自然是可以到处蹭课,张柬之是个聪明的孩子,趁这机会到处蹭课,没事还给讲课累了的先生们端茶倒水,书院的先生们都喜欢这个机灵的小子,也就随他去了。

  李宽伸了个懒腰,晃了晃脑袋,谁能知道随便捡一对母女,就是传说中的张柬之与张氏?史书上对张柬之的出身来历讳莫如深,只怕犯了为尊者讳的毛病,一笔带过都没有,直接抹杀了,毕竟人家是一国宰相,声威赫赫,谁敢不给面子。

  不过这小子不用受苦了,倒是落进了书窝里,也不知时好时坏。

  李宽整理了一下衣衫,迈步走出了房间。

  过不大会,来到了那栋阁楼,他惊讶的发现,阁楼原本放匾额之处,是一片空白,他是打算等虞世南书法大成之后,让虞世南书写的,如今上面横着一块牌匾,上书三个大字:清澜阁。

  那熟悉的飞白,很明显是李世民的手笔。

  李宽暗自可惜了一番,旋即又高兴了起来,御笔亲书,可比书法大家值钱多了,而且李世民一手飞白堪称老道,用笔卷曲飞动,点画丝丝露白,体态婉转逶迤,一似游雾崩云,又近乎罗衣从风,皆如衣带翻飞飘舞。

  李宽摇头晃脑的看了一会,这才走进清澜阁,还未上去,便听到李世民爽朗的笑声,似乎听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

  “朕听闻辩才和尚手上有书圣真迹《兰亭集序》,让他献出,这老和尚称年深日久,又几经战乱,不知此帖的下落,让朕好生失落,朕早晚要找到书圣真迹,不然岂不抱憾终身。”

  李宽闻言,不由翻了个白眼,真是亲爹,为了一副书圣真迹,朝思暮想了二三十年,屡求不得而必欲得之,召辨才面问再四,辨才均以亡佚对,直到贞观二十三年,房玄龄献计,让萧翼跑到辩才和尚那里,萧翼设计骗走,献给了李世民,搞的辩才和尚郁郁而终。

  不过那可是书圣真迹,李宽都动心了,老和尚不事生产,又不是什么佛门大德,天天没事想着《兰亭集序》干嘛,实在是暴殄天物,这种好东西,落在自己手里才是物尽其用。

  李宽双眼冒星星,恨不得现在就跑到庙里,把《兰亭集序》找出来据为己有。

  上了楼,李宽发现,阁楼上的四人正在研习书法,虞世南在奋笔疾书,其他三人不时点头,指指点点,说说笑笑,张氏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唯恐唐突了皇帝,连大气都不敢喘。

  “山长的书法愈发的老辣了,”李宽上前,张口就来,“书之中虞书巧,体法自然归大道。不同书圣只攻行,岂类蔡邕惟创白。形势素,筋骨老,父子君臣相揖抱。孤青似竹更飕飔,阔白如波长浩渺。能方正,不隳倒,功夫未至难寻奥。须知孔子庙堂碑,便是青箱中至宝。”

  虞世南手下一抖,一副好字顿时出现了瑕疵,李世民嘴角抽动,李纲双目圆整,孔颖达错愕不已。

  张氏也是饱读诗书的才女,闻言一手扶住肚子,忍得很辛苦。

  啪!

  “哎呦!”李宽抱着脑袋,上面鼓起了一个大包,却是虞世南气的直接拿那杆笔当作暗器,扔了过来。

  “您打我干嘛!”

  “臭小子!”虞世南咬牙切齿,他就算是再自大,也不敢类比书圣、蔡邕,李宽这小子比捧杀还要阴险。

  “老夫的字什么样,轮的着你小子来评头论足?”

  李宽擦了擦脑门的墨汁,双手一摊,无奈道:“满大唐的读书人,能有几个有您老人家的书法造诣?欧阳询老先生或许能与您一较高下,至于其他人,不过是插标卖首尔。”

  此言一出,顿时惹了众怒,虞世南还未开口,李世民抄手就是一根笔,狠狠的砸了过来,孔颖达气的上前就拽住了李宽的衣领,连问自己的书法怎么就是插标卖首了,老李纲倒是淡然,老人家活了八十多岁了,早就看淡了。

  李宽左冲右突,最后藏在李纲身后,几个人顾忌老人家的身子,不敢下手,一个个瞪着他。

  “我说的可是实话,不信你们问张氏?”

  一旁的张氏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嘎吱一声抽了过去。

  李宽嘴角抽了抽,无奈道:“好吧,又是一个没用的。”

  “好了好了!”李纲打圆场道:“都多大的人了,陛下是一国之君,你们也是名臣大儒,何必跟一个孩子过不去,传出去岂不丢人?”

  虞世南虽然面上恼怒,但是心里欢喜,李宽这首诗算不得多好,吹捧之词溢于言表,但是对于他书法的认同,让他很是受用。

  隔日,满长安盛传虞世南书法大成,堪比书圣蔡邕,随之便是那首称赞虞世南的诗,一时间长安轰动,每日里前往清华书院求字者不计其数,见解还带动了烟波荡的经济,实在是一举两得。

  至于谁传出去的,据说是有一天虞世南在屋里高兴,奋笔疾书,口中念念有词,不经意间被一个丫鬟听了去,那丫鬟出去采买,不经意间跟丝绸铺的老板说了那么一嘴,那丝绸铺的老板不经意间跟自己的客人提了那么一提。

  几个不经意,造就了虞世南的威名。

  “老家伙,实在是太不地道了!”李宽愤愤然,什么不经意,这老家伙就是故意的,这年头流行锦衣不夜行,自己的名头当然要扬一扬了,尤其是这诗词是著名亲王李宽李西楚所作,更值得大书特书。

  虞世南这老家伙就是借助自己登上了这辈子的巅峰。

  “十幅字!”李宽恶狠狠的道,可能觉得自己吃亏了,旋即话锋一转,大喝道:“一百幅,少一幅小爷跟你没完!”

  虞世南坐在山长位置上,看着上蹿下跳的李宽,一脸的不以为然,百幅字罢了,一点点写早晚能写完,反正自己现在除了教书育人也没别的事情,朝堂上的差事早就卸了,没事练练字也挺好。

  “依你依你,都依你!”虞世南品着香醇的茶水,慢条斯理的道:“你以为老夫闲的没事,真是给自己扬名吗?”

  李宽错愕,旋即一想就明白了,这老头是想借助自己的名头,给书院造势,让人们对清华书院有一个清醒的认知。

  一位当代书圣做山长,一位当代文宗做祭酒,次一点的也是孔颖达这种名满天下的大儒,而且书院一年招生一次,多好的机会啊!

  这种书院不去,还去什么书院?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古人诚不欺我也!

  李宽心中感动,嘴上却硬的很。

  “我不管,说一百幅就是一百幅,不是九十九幅,也不是八十幅!”

  李宽耀武扬威了一番,潇洒离去,眼角有泪水涟涟,自己何德何能,让两位耄耋老者为自己奔走呼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