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大唐的小车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2 2019.06.17 11:59

  “要我说你也不是缺钱的人,这事自己干就是了,何必拉上那些老狐狸?”李宽对面,李纲不悦的说道。

  李宽撇了撇嘴,不以为然,老头子久在江湖,哪里知道朝堂上的危险?

  “不是楚王殿下非要拉着他们,”魏征笑呵呵的道:“这满朝上下,利字当头,哪家没有点生意?楚王殿下的烟波荡要想建成,必然与他们冲突,到时候杀得血流成河,倒霉的是长安百姓,殿下这是为百姓着想。

  至于银钱,呵呵,我就从来不认为殿下会缺钱。”

  这马屁拍的舒服,没想到一贯正直的魏征还有拍马屁的时候,拍的李宽飘飘然。

  如今的魏征,几乎跟李宽穿一条裤子了,除了政事以外,事事都不落人后,听闻李宽接了骨冢的活,立刻倾尽家财,打算分一杯羹,实在是少有的明白人。

  李宽缺钱吗?缺钱,却又不缺钱,以他的本事,挣点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在精英遍地的后世都能白手起家,杀出一片天地来,在这个时代,李宽会缺钱?

  他之所以拉上几个位高权重的大臣,其实很简单,不过是因为需要一个保障罢了,李世民虽然是他坚强的后盾,但是却不是万能的,就算是李世民鼎力支持,下面的人阴奉阳违,他也没有任何办法,所以他直接出手,送了一份策划书以及各家立身之本的进阶版。

  不合作?行啊!等咱的项目立起来,直接把你们打垮就是了,就是这么简单。

  “其实很简单,”李宽笑吟吟的道:“魏公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没说,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柱石也,是以人不兼官,官不兼事,士农工商,乡别州异,是故农与农言力,士与士言行,工与工言巧,商与商言数。”

  “有人说,士农工商是古人按着为社会贡献大小的顺序来排列的,其实并非如此,士农工商,不是指地位高低,而是治理一个国家的四个方面,又指轻重缓急。天下读书人安顿了,然后农民也就安顿了,士人就是为了统一思想,为百姓说话,这样天下自然安定。”

  “而商人,俗称做生意的,大家的理解就是,低买高卖,走南闯北,赚取利润。”

  “其实不然,没有商人,南北无法互通有无,各种消息总不能靠着朝廷驿站传播吧?商人在很大程度上,还承担着传播消息的重任,当然,有些黑了心的,自然是捡对自己有利的说。”

  “更关键的是,商人有明确的目标,积极的心态,不怕走弯路的闯劲,自信而又有领导才能,专心一致,不怕失败。

  他们有着这些美好的品德,却因为不事生产而为人诟病,实在是不该。”

  “如今突厥几近覆灭,十余年内,大唐将无大战,天下承平,万民归心。

  士人开始崛起,治理国家,还要靠他们,毕竟不能让一个大字不识的人,去看朝廷政令不是?

  农民开始安居乐业,不出三五年,大唐人口将呈现井喷式的爆发,能耕种的田地就会越来越少。”

  “这时候,就是商人起作用的时候了,商人建立作坊,需要有人做工,农村闲置的劳动力,就可以进城赚取银钱,或补贴家用,或维持生活。”

  “不需多久,商税就会超过农税,假以时日,民不加赋而国足,就不再是一个梦想。”

  魏征与李纲皱起了眉头,李宽的话,实在是有些石破天惊,自古以来,商人地位低贱,这是共识,善于钻营,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甚至能逼的人家破人亡,这是商人给人的印象,所以对于商人,历朝历代都是以高压为主,不仅仅有繁重的商税,甚至还需要服役,地位之低贱,连匠户都不如。

  李宽提出了一个新概念,作为大唐最顶尖的两个人,自然能看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要说民不加赋而国足,这是士人奋斗的最终理想,可惜理想只是理想而已。

  一个士人,从读书开始,到入仕,然后摸爬滚打,成为经年老吏,难免会被各种外界因素所诱惑。

  就连李纲,不也为生命所累?更遑论其他人?

  所以士人到最后,不过是为了自己,当官了,要为家里着想,要为自己着想,然后才是为百姓着想。

  大唐的百姓是淳朴的,士人是纯粹的,就连商人,都是极度重视自己的信誉的,很少听说有欺压之事发生。

  但是这是开国之初,天下大治之后呢?歌舞升平?放马南山?官商勾结?未必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时间多得是亡羊补牢之人,但是却少有未雨绸缪之人。

  “我不懂这些!”李纲不耐烦的挥手,似乎要把李宽说的话从脑子里挥出去一般。

  “我就问,会不会伤害百姓的利益。”

  李宽斟酌了一下,沉声道:“如果操作得当,无论是哪个阶层,都会受益,如果操作不当,士人、商人,是最擅嫁接风险的,到时候百姓就会成为接盘侠,一辈子的积蓄,田产土地,可能就会付诸流水。”

  李纲与魏征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接盘侠,但是两人太清楚士人与商人的本性了,因为他们本就是士人的代表,魏征不经商,但是家里也是有不少铺子的,自然知道如何趋利避害。

  “怎么叫做操作得当?”魏征也急了,连忙问道。

  李宽悠然道:“论起这方面的本事,小子以为,这天下能比肩我的人,不出一掌之数,真要实现民不加赋而国足这种至高理想,甚至免除农税这种荒诞之事,只需二十年,小子就有把握成功。”

  李纲算了一下,随即就没了兴趣,大度的道:“算逑!老夫今年都八十了,二十年之后,坟头草都三尺高了,这事你们操心去,老夫就不操心了。”

  魏征苦笑道:“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开始想二十年之后了,是不是早了点?”

  李宽微微一笑,认知上的偏差,很容易造成行动上的偏差,未雨绸缪,不是每个人都有本事的,李宽自认聪明绝顶,从现在开始布局,二十年后,也不见得就能成就这种古往今来难以成就的事,后世太宗他老人家说,摸着石头过河,但是摸不到石头的时候呢?又有多少人心慌意乱?磕磕绊绊数十年,这才实现了免除农税的惊天国策。

  李宽不需要摸石头,因为他的经历见识与众不同,他知道该如何正道直行,前有车后有辙,顺着方向走就是了,只要大唐这辆马车不倒退,总有实现的一天。

  他还小,不过才七岁罢了,有的是时间,所以他不急,所以他给自己弄了一大批盟友,只需要把他们绑在自己的战车上,总能把战车换成蒸汽车、换成汽车、火车、飞机、火箭!

  “这些都是后话,”李宽悠然道:“两位若是不信,咱们就从烟波荡开始,一年为期,若是小子不能凭空造出一个北地江南来,小子从今之后不再提及此事。”

  魏征摇头道:“你的本事我是服气的,不要赌气,大唐日新月异,以后有你发展的平台,不需要发什么誓,誓言这东西,我最信不过了。”

  李纲也翻着白眼道:“不要过于着急,也不要过于骄傲,当年杨广何尝不是骄傲而又着急?一时不慎,铸成大错,万里江山处处烽火,江河倒悬,江山易主。”

  李宽心里暖洋洋的,这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