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垂范天下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035 2019.07.02 17:12

  “父…皇,您要…为儿臣…做主啊!”

  李元昌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着舌头嚎叫,连话都说不清楚。

  李渊狐疑的看了看李元昌,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李元昌自然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他的侍卫头子当即道:“陛下,臣等陪王爷进宫问安,刚进太极殿,王爷就摔了一跤,王爷身体不便,扶着栏杆走路,不知怎的,忽然飞来一窝毒蜂,追着王爷叮咬,王爷大惊之下,一路飞奔,又不知怎的,掉入了殿外的水池之内,水池内养的湟鱼咬住了王爷的那处,死不松口,身受重伤。”

  湟鱼这玩意,还有个名字,叫做狗鱼,是水中无赖,最具攻击性,一旦咬住敌人,当真是不死不休。

  李渊大怒:“既然已经受伤,还不快快去叫太医来!”

  那侍卫头子慌忙去了,李渊看了看形容惨不忍睹的李元昌,有些心疼,他儿子多的是,死了几个,还有几十个,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这一个,从小聪明,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最是令李渊得意。

  “乖儿子,再忍忍,马上太医就来了。”

  李元昌不忍也没有办法,莫名其妙的遭了无妄之灾,几乎令他丧命,此刻已经没有力气动弹了,说句话都费劲。

  李宽老神在在,面不改色,躬身施礼道:“皇爷爷既然有要事,王叔还需救治,孙儿就不打扰了。”

  李渊点头道:“你们去吧。”

  李宽带着两个弟弟施施然离去,临走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倒霉的李元昌,不由大为得意,这家伙被吹嘘成了文武全才,什么:大唐汉王元昌,天植其材,心专物表;含运覃思,六法俱全,随物成形,万类无失。每燕时暇日,多与其流商榷精奥,以馀耿尚,常赐讨论。遂命魏晋以来前贤遗迹所存及品格高下,列为先后。

  后世评价他说:神尧之子也。尤善行书,金玉其姿,挺生天骨,襟怀宣畅,洒落可观。艺业未精,过于奔放,若吕布之飞将,或轻于去就也。

  但是其实就是个草包王爷,是李渊推出来很李世民打擂台的,虽然他也知道李元昌不是李世民的对手,但是蛤蟆爬脚背,不咬人恶心人不是?

  这家伙还善于敛财,因为喜欢书画就公然索取,连萧瑀都被坑过,不过人家人老成精,李元昌又是不学无术,所以大多得到的都是假货,自己却得意忘形,跟二傻子似的。

  “陛下,汉王伤势颇重,需静养才是。”白胡子的太医愁眉苦脸道:“尤其是子孙根,被湟鱼咬伤,若是一个不慎,只怕子嗣堪忧。”

  一听到自己可能以后都不能人道,李元昌顿时惨叫一声,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哀嚎道:“父皇,儿臣一定是被人所害,父皇一定要揪出元凶,为儿臣报仇!”

  李渊看了看殿门外,叹息一声,安慰道:“太医说静养能好,你就老老实实的静养吧,就算是知道是谁害了你,你父皇现在也没办法。”

  李渊是真没办法,他又不傻,好巧不巧的李宽带着李佑、李黯过来尽孝心,好巧不巧李元昌正好出事了,要是说跟这三个孩子没有关系,李渊就真是个傻子了。

  李佑、李黯或许没有这个本事,但是李宽绝对有神不知鬼不觉把人弄死的手段,那小子别看年纪小,你看看这一年他干的事情,哪一件不是足以载入史册的大事?

  而且就算知道也没用,你有证据吗?有证据又怎么样?李世民往那一站,谁都没有办法动李宽分毫,他虽然名义上是李智云的儿子,但是满天下都知道,他是李世民的二子,身具前隋以及大唐皇族血脉,尊贵无比,论身份地位,都不是李元昌能比的。

  所以这个哑巴亏,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更何况李渊对于李宽甚为喜爱,李元昌就只能受罪了。

  “殿下,”回去的路上,徐天悠然道:“汉王不会就此死了吧?”

  李宽摇头道:“小惩大诫,毕竟是一家人,我又不是杀人魔王,干不了这种事情。”

  李佑当即道:“二哥,你到底是怎么让毒蜂去蛰他的?还有湟鱼,竟然咬着不放,实在是太神奇了。”

  李宽笑呵呵的道:“算不得什么神奇,将来你们进入书院,有一门课程叫做生物学,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学学,这些东西,里面都有。”

  李佑暗暗记下这门神奇的学科,决定专攻生物学,能杀人于无形,实在是太过瘾了。

  李黯傻乎乎的听着三人的对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智商,比起自己的几位哥哥,着实差了一大截。

  李宽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将来你也是要入书院求学的,要是想学,就去学。”

  李黯摇了摇头道:“二哥,我不想学生物学,我想跟着二哥。”

  李宽一怔,笑道:“我可不在书院读书,就算是去,我也不是学生,而且先生。”

  李黯两眼冒星星,崇拜的道:“既然二哥是先生,那我跟着二哥学,岂不比那些腐儒强百倍?”

  “哈哈……”李宽大笑道:“书院之中,人人平等,皇子也不能例外,不然就失了我建立书院的初衷,你要知道,这天下人虽然分为三六九等,但是皇家垂范天下,却不能如此看待,无论对方是贩夫走卒,还是商贾黔首,达官贵人,皇家人都要一视同仁,这样我们才能得到百姓的拥护。”

  李佑笑道:“二哥的意思我懂,鱼肉百姓,那是纨绔才会干的事情,我们本来就站在纨绔的顶端,是大唐最大的纨绔,却不能真的把自己当成纨绔,垂范天下就要有个样子,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争取成为世人典范,这才是皇族该做的。”

  李宽微微一笑道:“小佑悟性极佳,若是能潜心苦读,必成一代大家。

  至于小黯,咱皇家不能尽出人才,你能做好一个纨绔,就是对皇家,对天下最大的贡献了。”

  李佑得意洋洋,李黯不服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