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神医传说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8 2019.07.17 12:58

  李宽冷笑连连,转身就走,丝毫都不耽搁。

  出了千秋阁,独孤谋这才问道:“怎么回事?逛个窑子怎么会遇到这种人,小爷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程处默背着醉酒的尉迟宝林不说话,李宽拍了拍尉迟宝林道:“别装了,已经没事了。”

  尉迟宝林双眼豁然睁开,哪里有一丝醉态?清醒的很。

  “西楚兄,你暗示我醉倒,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些人的来历?”

  独孤谋、程处默顿时双眼放光,李宽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无奈道:“猜测而已,谁知道那老鸨子这么忠心,一试之下就试出来了。”

  四人联袂而回,说说笑笑,似乎根本不在意千秋阁中发生的事情。

  晚娘战战兢兢的躬身立在一旁,螭黎坐在那里,面色铁青,打死她都想不通,李宽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更能通过蛛丝马迹牵连出隐门来,实在是厉害,这个少年亲王一向表现的急功近利,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纨绔亲王的玩耍之心,如今看来,远远不是那么简单,绝对是有真才实学的。

  “这次我临时起意前来,是不是错了?”螭黎皱眉问道。

  这话自然是问晚娘的,晚娘为难无比,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您自然是没错的,楚王的到来,谁也没想到,您见猎心喜之下,出面试探,怎么能是错?”

  螭黎起身,走向门外,声音传出,“我先出去一段时间,你仔细一些,莫要被那小鬼探出什么口风来。”

  晚娘心道,人家连隐门的秘辛都如数家珍,自己一介外门弟子,哪里又有什么值得套出来的?

  螭黎离开,眨眼间消失在街头,再次出现,半个时辰后,长安南郊,螭黎现身,那道人正在与老农对弈,老农气的哇哇乱叫,面红耳赤,螭黎看向棋盘,老农被围了一条大龙,局势已定。

  “螭黎?你不在长安快活,怎么又出来了?”老农好奇的看向螭黎,道人扭头,老农趁机吹了一口气,顿时棋局大乱,黑白二子混乱成一团。

  “许蒙,你个老不死的又耍诈!”道人大怒。

  老农许蒙洋洋得意的道:“和局!和局!老夫今年早就过了七十了,你小子就是不知道尊老爱幼。”

  道人对于老农的无耻行径也是无可奈何,也懒得管他。

  老农抬起头,沟壑纵横的老脸现出微笑,如同一朵菊花盛开,乐呵呵的道:“你个小妮子能来这里,看你面色,显然是受了委屈,长安城能让你受挫之人不过三五人,裴寂已经死了,那老不死的藏身深宫之中,还有袁守城、孙思邈两位,应该也不至于去青楼。

  老夫想想,莫非是李宽那小子?肯定是那小子,那小子聪明的紧,你们又是耀武扬威,又是上门挑衅的,以他的本事,肯定能找出蛛丝马迹来,寻到千秋阁一点都不意外。

  话说千秋阁的姑娘当真不错,老夫前些年还去耍子过,那叫一个唇红齿白,肌肤赛雪......”

  “咳咳!”道人满面通红,老家伙越说越不像话,马上就要探讨闺房之乐了。

  “可惜了啊!”老农许蒙长叹一声,似乎极为惋惜自己年纪大了,不能再逛青楼,甚为遗憾。

  “老东西,姑奶奶看你是活腻了!”螭黎终于爆发了,伸手一翻,一柄短剑出现在手中,剑刃之上蓝光幽幽,显然淬了剧毒,剑指许蒙。

  许蒙嘿嘿一笑,道:“小妮子年纪也不笑了,还是这么火爆脾气,怎么能嫁的出去呢?就不能老老实实嫁个人,相夫教子吗?”

  道人再次轻咳两声,这老家伙说话直戳人家的肺管子,实在是不当人子,他当即道:“螭夫人,当真是李宽?”

  螭黎收起短剑,点了点头道:“非但如此,此人竟然知道你们的存在,还知道隐门,甚至还知道隐门有一位门主存在。”

  老农许蒙豁然起身,道人手一抖,棋子落了一地。

  “当真!”老农沉声喝道。

  螭黎坚定的点点头道:“绝无虚言!”

  老农许蒙看着道人,语气极其沉重道:“张果,此事不能不报,老夫虽然久不理门中之事,但是兹事体大,门主必须知道,不然万一这小子顺着这条线查到隐门所在,只怕是祸非福。”

  张果面色奇差无比,点头道:“放心,我会告知门主,只是李宽如何得知隐门秘辛,此事还需查清,就算是李世民、李渊,虽然知道我们的存在,却不见得知道隐门,这其中必然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缘由。

  可惜了,若是让我见一见这位楚王,只要接触到他,未必就不能看出缘由。”

  “那就去!”螭黎果断道:“楚王李宽在长安与烟波荡流连,想见自然能见到。”

  张果摇头道:“没用的,那李宽身边有暗卫跟随,烟波荡更有孙思邈在,我不想见到孙思邈,当年欠他人情,不好动手。”

  螭黎气急败坏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人情。”

  许蒙摆手道:“小妮子,这事你不知道也不怨你,当年孙思邈行走天下,救治世人,恰逢乱世,小道士想要度化世人,不幸被大军所伤,幸得孙思邈所救,就欠下了这人情。

  那孙思邈医术通玄,这些年更是勇猛精进,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

  但凡神医,必然也善于用毒,孙思邈既是天下第一神医,也是天下第一毒医。

  门主曾经招揽过他,可惜失败了,还被孙思邈嘲笑,说他空有一身本事,上不能忠君报国,下不能救世济民,不过是一鸡鸣狗盗之徒,从那以后,咱们隐门的人见了孙思邈,都要退避三舍。”

  螭黎面现厉色,喝道:“既然如此,那就杀了省事,留着他干什么!”

  许蒙与张果同时白了她一眼,许蒙道:“小妮子志气不小,那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去杀了孙思邈,老夫等你归来,把那坛百年松入风取出来,为你庆功。”

  螭黎顿时讷讷无言,杀一个救人无数的神医,她可没有那胆子,刚刚不过是一时气话罢了,老农虽然只是一老农,但是隐门之中,数他资历最高,今年已经九十六岁了,那松入风是老农的爹买入松树下的,老农能舍得这般百年佳酿,那孙思邈自然有神奇之处。

  农家的人遍布天下,只要务农之地,几乎都有他们的门人,比螭黎的风月场所更多,他们一为隐门耳朵,一为隐门眼睛,监视天下,对于这天下,甚至比皇帝知道的还清楚,也怪不得人家能搅动天下风云,这是有原因的。

  而且农家从来就没落魄过,就算是儒家最昌盛的时候,人家依旧活得滋润,他们生活极为简朴,穿着普通的粗布衣服,靠打草鞋、编席子为生,不追求高官厚禄,而是希望得到一块土地、一间房子,以便定居下来从事耕种,农家老祖宗许行的主张在当时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以至使儒家的门徒陈相及其弟陈辛也抛弃儒家而拜许行为师。从孟子对许行的大肆攻击也可以看出,许行代表着一股相当大的社会势力,所以引起孟子的如此重视。

  老农许蒙正是许行的后人,人家最是安贫乐道,有吃有喝有穿有床就满足了,天下与其说是皇帝的,不如说是农家的。

  只此一点,隐门之中就没有人敢惹老农,这就是农家的恐怖之处。

  “你们不方便,老夫倒是无所谓,抽空老夫去看看,那李宽到底是何等人物。”老农慢条斯理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