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烟波荡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454 2019.06.16 00:03

  朔风寒雪之中,李宽与李承乾、李恪、李泰、李丽质五人急匆匆的跑进了屋子里,进了屋子,就扔了皮裘,搓手跺脚的。

  “我说丽质,你就不能在家老实呆着?男人家的事情,你掺和什么?小姑娘家家的,学学绣花绘画不挺好?”

  五岁半的小萝莉生的可爱而又呆萌,仗着自己长公主的身份,一向无法无天惯了,只觉得几个哥哥整天跑来跑去的好玩,哪里知道他们干的事情有什么意义?

  小萝莉嘟着嘴,抓着一根黄瓜脆生生的在啃,对于太子哥哥说自己的话,一点都不理会。

  李宽揉了揉酸疼的脚脖子,马上就要进入腊月了,得快些勘察渭北,那块地方如今是自己的,骨冢实在是不好听,李宽取了个好名字,叫做烟波荡,烟云袅袅,微波粼粼,多美的名字,可惜就是每人欣赏,李承乾当即就表示了反对,李宽不理,招人刻了几十块石碑,围着烟波荡,四面八方都埋了一块,每一块都高达丈余,唯恐别人不知道似的。

  李宽一向是个未雨绸缪的人,江南最好的稻种早就准备好了,另外还有麦种,高粱种,还是甜杆高粱,还有各种蔬菜的种子。

  李承乾早就笑话过李宽,长安又不是江南,你准备稻种有什么用处?难道你还能种出稻子来不成?

  对于此,李宽表现的极为宽容,与李承乾打赌,自己的稻子会比江南产出多三成,赌金就是李承乾屋子里的一方砚台,那砚台乃是“石中皇者”麒麟砚,乃是天地造化而生,地方上当作祥瑞献上来的,被李世民赐予了李承乾,李宽早就垂涎三尺了。

  李恪与李泰也加入了赌局,傻子都知道,水稻是江南特产,咱们北方,什么时候能种水稻了?就连李世民听说后都来凑趣,他的赌注是一杆紫毫笔,笔中精品,跟麒麟砚最是相得益彰。

  李宽毫不客气的全部笑纳,得意洋洋。

  你们认为不可能,是因为没有人试验过,后世小站稻扬名天下,长安稻也是口感极佳,东北三省更是水稻的主产区,你们凭什么认为小爷种不出来?一群没见识的土鳖,活该你们输!

  烟波荡南边靠近渭水,南低北高,都是上好的土地,种些什么,李宽已经有了大致的设想,他脑海里已经有了一整套设备以及图纸,抽空画出来,让将作监按图打造器具,只待开春就可以动工了。

  他们之所以出去巡视,不过是一种地主心态,自家的土地,不看两眼睡不着觉,尤其是李宽,两辈子第一次拥有几万亩地,而且任由自己发挥,那种激动劲,就别提多兴奋了,所以每天必须去看两眼,跟乡下地主老财没啥区别。

  大棚被祸害了一遍又一遍,根本就没法看了,李宽现在去一次就伤心一次,这帮熊瞎子,就没有一个知道怜惜人家种地辛苦的,一个个没事就来搬一趟,搞的自己天天吃肉就咸菜的没点人生乐趣,他决定明年在自己的地盘,一定弄的满世界都是大棚,一半用来吃,一半用来喂猪。

  “吃吃吃!就知道吃!”仅余的一点蔬菜被几个没良心的家伙吃的丁点不剩,李宽痛心疾首道:“孔融让梨的故事不知道吗?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

  “二哥,你才七岁,过了年才八岁,哪儿老了?”李泰就是嘴贱。

  李承乾也笑眯眯的道:“是你说的,万事吃为大,吃饱了才有力气干别的事情。”

  李宽气的不行,咆哮道:“王朝,本王的厨房里,就没点别的蔬菜了?”

  王朝急忙跑了进来,围着围裙,显得极为可笑,作为别院里唯一一个厨艺方面悟性较高的家伙,他很幸运,也很不幸的成了大厨,如果只是给李宽、叶子、小朵做饭也就罢了,关键是几位殿下、公主没事就跑来蹭饭,陛下没事还招他过去,给自己改善伙食,所以王朝很忙,生不如死而又快乐异常。

  “殿下哟!”王朝苦着脸道:“本来咱们的大棚就不多,几位王爷国公有经常过来打劫,皇后娘娘、杨妃娘娘那里还不能缺了,陛下那里就更不用说了,今天咱们别院的份例就这么些,就连太子殿下等几位小王爷小公主都没有。”

  李宽倒在了暖炕上,仰天长叹:“土匪啊!一群土匪!小爷自己的东西,自己没吃几口,就丁点不剩了,天理何在啊!”

  王朝咧了咧嘴,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堂堂皇宫护卫,右侯卫出来的精英,竟然沦为厨子,实在是右侯卫之耻,不过倒是满有趣的,除了累一些。

  “殿下,郑国公说家里的暖炕需要快点做,不然冬天都过去了。”

  李宽再也忍不了了,大怒不已:“老家伙该死不死,让他冻死算了,以前没有暖炕的时候大家挤在一起抱团取暖不是也挺好,现在急个什么劲?阎立本呢?这事不是他负责吗?”

  王朝期期艾艾的道:“阎大匠被江道王抓走了,将作监的其他匠人被几个王爷国公抓的抓请的请,没剩几个了,郑国公出手慢了点,所以在发脾气。”

  李宽无力的躺在暖炕上,对李承乾道:“咱大唐都是这种人吗?就没有几个纯粹的人?”

  “有!”李承乾毫不犹豫的道:“比如孔颖达孔夫子,人家就没有动手,比如岑文本、萧瑀,都是纯纯君子。”

  李宽有气无力的哼唧道:“不是不动手,是没抢过人家吧?”

  李承乾笑眯眯的道:“这事就不是咱们能管的了的了,臣子们因为这种事斗来斗去,是一种乐趣,没有人会管,就连父皇都乐呵呵的看笑话。”

  李丽质脆生生的道:“听说舅舅因为这事气的要找程咬金算账,让表哥去的,结果被程处默打了一顿,两人去了千秋阁,一夜未归。

  太子哥哥,千秋阁是什么地方?”

  王朝身躯一抖,低眉顺眼不敢说话,李承乾面色一窒,旋即淡然道:“千秋阁,顾名思义,就是千秋阁嘛!能有什么特别?”

  “你去过?”李宽神情诡异,语气森森,以前出去逛街的时候,王朝好像说过一嘴,太子殿下也是去过平康坊的。

  “没有!绝对没有!”李承乾赌咒发誓道:“本宫整日里观政,闲暇之时就是与你们厮混,哪有功夫去什么千秋阁?”

  “嘎嘎嘎!”李宽笑的极其难听,如同夜枭一般,口中怪叫道:“这个地方小弟倒是听说过,心向往之啊!”

  李承乾苦着脸道:“别听别人胡说,真没去过,我就比你大了几个月,有心无力啊!”

  李宽撇了撇嘴,这个时代的人普遍早熟,十三四岁结婚生子的比比皆是,算不得什么,自己那便宜老子不也是如此?

  “大哥啊,这种好事,做兄弟的应该分享分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李承乾气急,这话要是传出去,他这个太子的名声就彻底玩完了。

  “王朝,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不然本宫弄死你!”

  威胁不了弟弟妹妹,只能拿王朝撒气。

  王朝一脸正色,面色通红,显然憋得极辛苦。

  “太子殿下说什么?什么千秋阁?我从未听说过。”

  “正是!”李承乾老气横秋的道:“此时休要再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