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引狼入室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53 2019.06.09 13:19

  李恪与李泰,第一次受到了如此优待,尤其是阎立德亲自接待了他们,没口子的夸赞他们懂事,又承诺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为他们造好这些东西,这才恭恭敬敬的把他们送出了将作监。

  要知道,别的大臣对他们都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尤其是那些武将,一个个目中无人,别说他们是皇子王爷,就算是太子都不敢有丝毫违逆。

  第一次待若上宾,尤其是德高望重的大匠阎立德,他们出门的时候,都不知道迈哪条腿了。

  晕晕乎乎的两人,手里只剩下两张纸,两张写满了蝇头小字的纸,至于其他的图纸,则被阎立德毫不客气的全部拿走了。

  “这就完了?”李恪愕然的看着将作监的大门,将作监竟然封门了。

  李泰有些愤怒,这摆明了是卸磨杀驴,不,这是卸磨杀龙!

  “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李泰叫道:“三哥,二哥交代的事情没办好,咱们怎么办?”

  李恪犹豫了一下,不确定道:“阎尚书是当朝顶尖的大匠,想来不会贪墨了我们区区几张图纸吧?”

  李泰跺了跺脚,胖脸扭曲,“这老头要是敢,本王就上殿弹劾他,敢抢本王的东西,反了他了。”

  “嗯?皇宫里还有人敢造反?”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两小只顿时身体发凉,拔腿就要跑。

  “站住!”李纲那张老脸显得极为气愤,作为诸皇子、公主之师,他与其他老师不同,他一心做学问,穷经皓首了一辈子,早就不在乎名声以及地位了,要不是李世民拿出了三顾茅庐的劲,老头还不一定出山呢。

  两小只吓得一个激灵,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一脸沮丧的给李纲施礼。

  “李师!”

  李纲本着脸问道:“若非今日来看望老友,还不知你二人竟然再此盘旋,为何不见你们上课,可知今日是孔师的《论语》课。”

  躲是躲不掉的了,李恪当即上前,把李泰挡在身后,作为哥哥为弟弟遮风挡雨,这是应当的,也是皇家教育的一部分。

  “李师,非是我兄弟不愿上课,只是有比上课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就缺堂了。”

  说罢,李恪把手中那张纸递了过去,心中不停的祈祷,但愿二哥的这张纸管用,不然一顿板子是少不了的了。

  李纲冷哼一声,把纸接了过来,上面的字实在是太小了,老先生虽然老眼,但是却不昏花,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旋即瞪大了眼睛,把脑袋凑的更近,嘴里念念有词,面色极为精彩,如同开了颜料铺似的,五彩缤纷的。

  “谁给你的!”老李纲面色复杂,手里攥着那张纸,沉声问道。

  李恪吓了一跳,但是作为兄弟,是不能出卖兄弟的,这点义气他还是有的,当即心一横,讷讷道:“李师,这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自己琢磨出来的?”李纲不屑道:“那你背一遍我听听。”

  李恪顿时蔫了,背个毛线啊,从别院出来,他连看都没来得及,哪里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看着嚅嗫的李恪,李纲提高了声音,喝道:“速速说来,不然今日老夫就要代陛下皇后娘娘教训你们。”

  李泰眨巴了一下眼睛,忽然开口道:“李师,这是我们捡来的。”

  “哪儿捡来的?”

  “忘了。”

  “忘了!”李纲的声音高了八度,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一把揪住两个小家伙,怒道:“来来来,跟老夫在宫里走走,什么时候记起来了,什么时候再回去。”

  两小只当即就要逃走,不成想老李纲虽然老,但是劲却很大,把两张纸都拿了过来,揣进胸口,一手一个,提起来就走,两小只手舞足蹈的,大喊大叫,惹得宫中诸人侧目,但是看见是李纲,当即一个个缩回了脑袋。

  惹不起,不敢惹啊!

  老李纲瞅准了一个方向,大步迈开,一点都不停留。

  两小只反而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个方向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二哥李宽的别院,老李纲这是有备而来啊!

  李宽睡觉睡的很爽,不知为何,自从来到大唐,他似乎一直睡不够,白天晚上,几乎一天十二个时辰要睡十个时辰,剩下的两个时辰,就是吃喝拉撒了。

  吃喝拉撒睡,又是皇二代,天生就站在人间的顶端,简直不要太爽。

  如果不是面前出现一张老脸,李宽觉得自己应该会更爽。

  “走开走开,大白天的扰人清梦,不知道尊老爱幼嘛!”

  啪!

  李宽挨了一巴掌,这就怒了,在长安皇宫里,身为尊贵的楚王,竟然被人打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睁开眼睛,撸起袖子打算找人算账的时候,看到那张苍老的脸,立马就蔫了。

  这年头谁都可以得罪,但是有一种人不能得罪,那就是老人,老到了一定程度那就是资本,全天下都有奉养的义务,这是共识,你敢跟一个老头动手试试?官府都不用管,立马就有十几二十个围观群众上来打你一顿,你还没处说理去,谁让人家老呢?

  尤其是在皇宫里自由出入的老头,哪一个不是横着走的主,连皇帝都管不了。

  “哟!李师大驾光临,小子这地方都亮堂了许多,李师您坐,小子这里有刚下的茶叶,都是极品好茶,最是适合老人家饮用。

  小朵、叶子,有没有眼力价?看不到李师来了?还不快点把我昨天做好的茶拿出来,请李师品鉴品鉴。”

  小朵与叶子一个抱了个精致的木头罐子,一个端着一套差距,步履轻盈的走了出来。

  摆好茶具,小朵往每一个茶杯里放了一小撮茶叶,然后叶子就端起茶壶,滚烫的开水一冲,顿时清香四溢。

  “李师,这茶不错,不过应该事先先泡好才最有滋味,今日李师来的急,小子没有准备,您就凑合尝尝。”

  茶水温凉,李纲对于这个懂事的楚王还是很满意的,尊师重道,确实是个好苗子,就是有点不务正业。

  吱!

  李纲喝了一口,初时觉得有些苦涩,但是过了一会,便觉得口齿留香,回味无穷,不由闭上双眼,慢慢品味起来。

  “好茶!”李纲喝完一杯,开口大赞道:“温水沏茶,茶叶似枯木静浮水面,鲜有茶香;沸水泡茶,茶叶似入水活鱼,上下翻腾,几经沉浮,最后抵达壶底归于平静,此时茶香四溢,沁人心脾。芸芸众生若茶叶,如无艰难磨砺,风雨洗礼,经受岁月浮沉,怎能散发出生命的芬芳?”

  李宽很想撇嘴,但是却没有,这老头喝个茶都要教训人,这是习惯成自然吧?

  “李师教导的是,等小子身体大好了,一定前去听讲,时时听李师教诲,不敢或忘。”

  “孺子可教也!”李纲老怀大慰道:“听闻你前月被雷霆所惊,天雷之威,非凡人所能抵挡,你能完好无损,已经是侥天之幸,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不过学业不可耽搁,明日起老夫每日来别院为你补上就是。”

  李宽张大了嘴巴,李恪与李泰揉着肚子,忍得极其辛苦。

  偷鸡不成蚀把米啊!这老头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不是应该勉励几句,然后传授些独门绝技之类的?再说一句你好好休息,日后再好好上学之类?

  引狼入室啊!李宽心中悲愤,面上却不含糊,一脸痛心疾首道:“李师万万不可,因我一人而让李师奔波劳累,让小子如何承受?还请李师三思。”

  李纲抚须大笑,显得很是开心。

  “放心,老夫现在还没有正式进入皇宫教授学问,先给你补习补习,问题不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