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地狱雷火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178 2019.06.12 22:02

  李宽躺在床上,听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心烦意乱,这还是个蒙昧的时代,大家刀来枪往的,你砍我一刀,我扎你一枪,玩的不亦乐乎,突然间冲出一个浑身钢刺,刀枪不入,杀人如割草的怪物,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李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场仗一定会赢,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颗粒火药的威力。

  颗粒火药的制造不麻烦,每料用硝五斤,黄一斤,茄杆灰一斤。以上硝、黄、灰共七斤,分作三槽,定碾五千五百遭,出槽。每药三斤,用好烧酒一斤,成泥,仍下槽内,再碾百遭,出槽,拌成粒,如黄米大,或绿豆大,须入人手心然之不觉热,火药已成。

  颗粒火药足以开山裂石,尤其是李世民这个阴险的家伙,在为水河畔方圆数十里,全部埋满了火药,只要颉利可汗不撤退,引线一燃,数十里之内,瞬间化作雷霆火海,二十万突厥大军,在最短的时间内,就会化成齑粉。

  李宽在耳朵里塞了两团细细的丝绸,嘴里不停的念叨:“你们好好的不在草原放羊牧马,偏偏要来小爷这里找不自在,小爷就想好好的活着,这么简单的愿望你们怎么就不理解呢?

  下了地狱,遇到了阎罗王,你们千万别说是小爷把你们搞死的,都去找我爹去。

  话说回来,我爹一生征战杀伐,杀人盈野,应该不在意再多二十万冤魂。”

  爆炸声渐渐小了,李宽也渐渐进入了梦乡之中。

  雄鸡高唱,天光大亮。

  李宽睁开了眼睛,鼻翼抽动间,他闻到了一股股肉香,还有硝烟弥漫的味道。

  倾大唐之力数十日弄出来的火药,一夜之间不知杀了多少人命。

  他走出房间,天空中黑云弥漫,那是爆炸引起的烟尘,冲入空中化作的异像,不用说,空气里弥漫的肉香,自然是突厥人被烧熟了的味道。

  “天地不仁啊!”李宽大吼一声,泪流满面,一夜烧杀二十万人,就算是再心如铁石的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李宽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无论是人生观还是价值观都告诉他,这样做是不对的。

  “灭绝人道,修罗狱场!楚王殿下啊!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阎立德踉踉跄跄从门外跑了过来,双目赤红,披头散发,如同一只受伤的老狼一般,凶狠的注视着李宽。

  李宽抱膝坐在地上,抬头看向阎立德,面无表情,冷漠至极道:“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百年之辱一朝雪!突厥至少十年之内不会再有侵犯中原之力,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

  “本王给阎立本火药配方的时候,你怎么不阻止?”

  “本王已经给你们说了其中利害,你们一个个跟没事人一样,觉得能一战而灭突厥,此乃天赐良机,功劳之大,足以媲美秦皇汉武,你们一个个欢天喜地的,莫非以为本王眼瞎?”

  阎立德双目突然流出两道血痕,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痛苦至极道:“太惨了!太惨了!渭水北岸方圆数十里人烟灭绝,残肢断臂堆积成山,血水染红了渭水,染红了土地。

  那是二十万条人命,不是二十万只猪羊啊!罪孽啊!”

  “万般罪孽,归于我身!”李宽冷漠的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为了中原百姓的安泰,突厥必须灭亡,他们不灭,我中原始终难以安心发展!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

  李世民的心拔凉拔凉的,站在渭水河畔,他一夜未睡,群臣相伴,每一个人都双目通红,看着对面。

  昨夜火药爆炸之时,那惊天般的威能,足以改天换地的动静,让他们胆战心惊。

  渭水对面传来的痛苦之声,战马嘶鸣之声,让他们更是肝胆欲裂。

  突厥纵然还有少数人存活下来,也绝不会多,一夜之间二十万大军屠戮殆尽,这是何等伟力?只有上天才有这般力量,这是神的力量!

  “传令三军!全力追击突厥余部,斩尽杀绝!把颉利带到朕的面前,朕要问问他,为何犯我大唐边境!”

  李靖率众而去,只留下一干文臣,一个个目光呆滞的看着对面。

  “朕倦了!回宫!”

  李世民纵身上马,打马而去。

  回到宫中,李世民一头钻进了长孙的怀里,埋头不语。

  长孙抚摸着李世民的后背,轻轻的哼着歌谣。

  “小时候,家里面来了个白面相士,说我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等到二十岁时,必能济世安民。

  我二十八岁那年,怂恿父亲起兵造反,被封为敦煌郡公、右领军大都督,统帅右三军,起兵攻入长安,灭隋平天下。

  大唐建立了,我又被封为尚书令、右翊卫大将军,进封秦王。

  其后破薛举,败宋金刚、刘武周,杀王世充、窦建德,征伐刘黑闼。

  威望日隆,被封为天策上将,领司徒、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位在王公上,食邑增至三万户。

  乃至我发动玄武门之变,坐上帝位。

  我从未有过半分慌张,就算是面对我的父亲,我也敢大声喝问。

  但是今天,我害怕了,二十万大军,一夕之间覆灭于雷火之间,甚至有些人尸骨无存。”

  长孙倾听着李世民的诉说,只是唱着歌谣,轻轻的拍着李世民的后背,过了一会,轻微的鼾声响起,李世民已经沉沉睡去。

  把李世民放在床榻之上,长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黑色的云彩是那么令人厌恶,但是一道道阳光刺穿了黑云,洒下一道道金色的光线,照亮了大地。

  “心腹大患已去!我大唐终将迎来光明!”长孙喃喃自语,双手在胸前合十,仿佛在跟李家的先祖祈祷什么。

  。。。。。。

  昨夜天雷大作,并没有影响到长安城的居民,他们固执的认为,这天下是皇帝的天下,天雷是老天爷降下来的灾劫,皇帝是天子,老天爷的儿子,老天爷自然要帮助自己的儿子,平定灾祸。

  很多人都在为皇帝陛下祈祷,太平来之不易,又有谁愿意回到乱世?

  宁做太平犬,不为乱离人!

  百姓们是淳朴而又善良的,他们愿意献出自己的寿数甚至是生命,换来皇帝的长命百岁。

  至于死一些突厥人,没有人当回事,敢侵犯长安,他们就该死,他们不死,莫非让我们去死吗?

  关于谁死这个问题,自然是没有任何疑问,谁都不愿意死,既然我们不想死,那么只有你们去死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