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造城的资本(二)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2 2019.06.18 20:55

  “母后既然来了,就把这些文件签署一下吧。”

  李宽从屁股底下拿出厚厚一沓纸张,足有半尺来高。

  长孙接过来看了一眼,就不耐烦再看,因为那些密密麻麻的项目,让她头皮发麻。

  “起来!”

  李宽老老实实的从椅子上起来,扶着长孙坐下,伺候她看得更舒服一些。

  “这些条陈都是你列的?”长孙边看边问。

  “不是!”李宽矢口否认道:“这些里面,我只提供了一些建议,大多数都是几位国公还有两位王叔一时兴起列出来的。”

  “为何让我签字?还要用私印?”

  李宽笑道:“这是做生意,儿臣自然需要一个强大的后盾,母后就是儿臣的后盾。”

  “咦!”长孙数了一下那些印章,皱眉道:“你母亲的印章也有?”

  李宽点头道:“我母亲在宫中的日子过的虽然快活,但是前十几年被圈禁宫中,这些年一直跟着陛下,从未有机会外出走动,看一眼我大唐江山。

  身为人子,孝道是第一位的,这里面有我母亲办成的股份,将来还会有一座不大的庄园,作为我母亲的休憩之地。”

  长孙看了许久,终于摇头道:“不妥不妥,理应把这些份子给恪儿才是,我这一份放在高明或者青雀名下最好。”

  李宽眼中光芒一闪,旋即低头,轻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光着屁股打天下,什么都给他们准备好了,坐享其成,岂是男儿所为?

  儿臣年幼,不过八岁,便能聚拢万贯家财,十万雄兵,良田阡陌,纵横无边。

  母后不用担心,他们若是想有所作为,自然会有行动,如果不想,那就安安乐乐一辈子,也挺好的。”

  长孙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宽道:“那是你的吗?暂时给你用用而已,不要蹬鼻子上脸,用不好,你就要去岭南喂猴子了。

  西楚儿,你曲解意思的本事倒是不错,郑国公前些日子跟我辩论‘女子无才便是德’,让我哑口无言,不是你跟他说的吧?”

  李宽立刻义正言辞道:“母后容秉,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忙着烟波荡的事,许久没见郑国公了。”

  长孙不置可否,把文件收好,慵懒的道:“就遂了你的心意,这三成份子我就收下了,都是皇家的东西,不能让他们占了便宜,搁在我手里,从比让他们拿去酒池肉林的好。”

  李宽很想撇嘴以示不屑,您手里的产业还少了?不过都是挂着别人的名头罢了,长安城最大的丝绸铺子就是您开的,真以为生意那么好,是因为货真价实吗?不过是大家拍马屁的后果罢了。

  李宽拍拍屁股就想走,跟长孙相处虽然轻松愉悦,但是长孙那股子掌控一切的强悍性格,让李宽很不爽。

  “先别走!”长孙的声音遥遥传来,“上次去你母亲宫里,你母亲那里有一面镜子,我看着不错,为何我没有?”

  李宽顿时脸都绿了,千算万算,没想到女人都是小心眼的,自己不过是做个实验,看看能不能在现有的科技水准下把玻璃制造出来,还真做出来一块,也不大,不过一次见方,招人好生打磨了之后,就送给了亲娘,天下现在那是独一份的,谁知道长孙没事会去杨妃宫里玩?还偏偏看到了那面镜子?早知道多造几块就好了。

  “哎呦!瞧我这记性!”李宽连忙讨好的道:“母后放心,儿臣记得还有一块,在将作监那里,母后稍等几天,等打磨完毕,就给母后送去。”

  长孙这才挥挥手,跟赶苍蝇似的,把李宽赶走,至于这里是谁的地盘,完全不在人家的考虑范围之内,整个天下都是自己家的,还不是想在哪里歇息就在哪里歇息?

  “现在的小崽子,一个赛一个的聪明,能从那几位手里抠出百万贯钱财来,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长孙双眸眯着,喃喃自语。

  李宽来到了李泰的院子,李泰的院子比谁的都漂亮,甚至比李承乾的都大了一倍,虽然春寒料峭,但是里面却有鲜花盛开,这在宫中可不多见,御花园还没有几朵花开呢。

  来到屋子里,李宽一眼就看到了蓬头垢面,如同乞丐一般的李泰。

  圆滚滚的小胖墩几天不见就瘦了许多,容颜憔悴,双眼布满了血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的乞丐混到了皇宫里。

  “二哥啊!”李泰听见动静,抬头看见了李宽,一把抱住李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啕大哭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对不对?这个东西能制造出水泥,是你亲手写出来的,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对不对?”

  李宽不着痕迹的把李泰的魔爪从身上弄开,笑眯眯的道:“知道自然是知道的。”

  “教我!”此刻的李泰蛮不讲理,如同疯魔一般。

  “可以啊!”李宽笑眯眯的道:“古人说的好,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青雀,你小子要是不想年纪轻轻就英年早逝,就把自己先收拾好。

  百善孝为先,你让母后担心,这是不孝,一个不孝之人,如何求索学问?我可不愿意教一个不孝之人。”

  李泰连忙冲外面喊道:“来人!给本王洗漱!”

  李宽这才点了点头,小孩子嘛,可能是一时新鲜,时间长了也就忘了这回事了。

  他施施然从院子里走出,来到了将作监,答应长孙的镜子是必须要兑现的,不然后果难料,索性将作监如今今非昔比,里面的匠人自从沾了楚王的光,也是水涨船高,不大理会外面的人,但是楚王殿下亲自出马,那就得好好伺候了,这可是祖宗级别的,鲁班转世也不过这个待遇。

  听说楚王要镜子,几个大匠立刻前去烧纸,按照皇后的规格,弄的花团锦簇的最好。

  离开将作监,李宽又到了李承乾的府邸,这个简陋而又破败的地方,除了用来讲课以外,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供李承乾睡觉,如今又成了临时的会议室。

  走进大厅,李宽就笑了起来,看那几位国公王爷就像是看成熟的庄稼一般,笑的极其下贱。

  长孙无尽阴沉着脸,要不是事关家族根基,他才懒得理会李宽,这小子如今羽翼渐丰,以后只怕很难对付。

  “诸位叔叔伯伯!哟,舅父也在!”李宽团团一礼,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主位上,至于李承乾,很不幸,作为在场身份地位最高的,只能敬陪末座。

  “今天的股东会议,皇后娘娘缺席,由太子代替皇后娘娘进行表决。”

  众人撇嘴,太子代替个屁,满屋子都是狐狸,尤其是你小子,年纪轻轻,就妖孽的惊人,还不是你说啥就是啥?

  “第一项,就是烟波荡商业化!众所周知,长安城宵禁,这是惯例,长安城乃是国都,宵禁对商业的伤害最是大,所以烟波荡不能存在宵禁这种事情,一个纯商业化的城市,不应该有白天与夜晚的区别。”

  众人点头,这一点没有异议,只要你能撑下去,一天十二个时辰开业都没有问题。

  “第二项,便是各家的产业分割!”李宽悠然道:“这一点至关重要,我们各家,都有自己的产业,比如舅父家,他们家是冶铁,所以我们其余几家,不能动这一块,但是舅父也不能动其他几家的心思。”

  众人点头称是。

  “第三项,就是关于成立商行、银行之事了,商行可以比照牙行,但是更精细化,至于银行,这个就比较复杂,诸位看一下手头的资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