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遗泽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2 2019.07.20 12:26

  李宽一路留下了无数富民之法,几乎每到一地,就针对当地的情况制定了一份详细的方案,养鱼、养猪、养牛、养羊甚至连养蛤蟆这种事情都被他留了下来,毕竟蛤蟆肉也是肉,也是能吃的,而且十分美味,比牛羊肉也不逊色了。

  扬州瘦马他们是没看到,因为扬州虽然富庶,但是远不是宋明清所能比的,商贾大族固然肥的流油,普通百姓依旧困顿不堪。

  扬州知府彭德祖早早就等在了官道之上,不时张望,等待着众人的到来。

  他们一路上做了这么多事情,早就传开了,辗转半年时间,早就有百姓因为李宽的方法成功致富,引起了一片风潮,他们的名声自然不胫而走。

  彭德祖是进士出身,寒门士子,能做到扬州知府,足以说明他本身有一把刷子,朝中也有人提携,自然知道这些人的身份,所以早早就来迎接。

  按理说他位高权重,提领一方,就算是太子来了,也不至于让他亲自出迎,大唐还不兴这个,他此举目的很明确,就是为扬州百姓求一富民之法。

  国富民强的论调,早就被李宽驳斥的体无完肤,民富国强之言,彭德祖早有耳闻。

  扬州百姓固然过的好一些,但是也没有多好,不过是堪堪能吃饱饭罢了,比起那些贫困之地,老年人主动求死,多了许多年老体衰的老年人罢了。

  终于,一头小毛驴欢快的跑在官道上,小毛驴后面,是四辆破烂不堪的马车,走起来咯吱咯吱的,只能堪堪乘坐罢了。

  马车上拢共有九名少年,每一名少年都晒得黢黑,黑的发红,红彤彤的面庞上,满是骄傲之色。

  “臣扬州知府彭德祖,拜见楚王殿下、蜀王殿下!”

  李宽愕然的看着彭德祖,随即笑道:“我们不过是亲王,不必如此大礼,彭知府,你在此等待,莫非是有要事?”

  彭德祖恭恭敬敬的道:“听闻诸位少年英才前来扬州游玩,本官早早在此等候,为诸位引领前路。”

  程处默大着嗓门道:“彭知府,有没有好酒好菜?听说扬州瘦马也不错,这一路还没见识过,实在是憾事。”

  李宽面色一黑,扬州瘦马这会还没出现呢,那是他忽悠人的话。

  “有!自然有!别说瘦马,就是肥马也是有的!”

  彭德祖不明其意,还以为这位要吃马肉,当即欢快的答道。

  众人随着彭德祖前行,没多久就来到了驿馆,这里是专门迎接贵宾的所在,富庶之地的驿馆,造的自然是精美,尤其是做饭的厨子,得了长安真传,有那么几分滋味,众人狼吞虎咽,这一路上净忙活了,还真没好好吃一顿。

  半年的时间啊,脚底板的泡都破了又破,老茧一层叠着一层,现在不穿鞋拿刀削都费劲。

  抠着脚丫吃着肉,也就程处默、尉迟宝林能干出来,其他人自诩才子,自然不会干这么没品的事,一举一动都有大家风范,贵公子气度展现无遗,令彭德祖赞不绝口。

  吃饱喝足,李宽笑呵呵的道:“知府大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迎接吾等,想来是有事吧?不妨说说,若是能解决,我们一定尽力。”

  彭德祖久在官场,早就习惯了官场中人的高来高去,说一句话恨不得有八个意思,就让你去猜,猜对了是你聪明,猜错了是你蠢,像这样直来直去的对话,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不过彭德祖很欢喜,原本打算伺候好这几位大爷再谈论此事,如今人家主动问起,岂有不说之理?

  “是这样的,”彭德祖斟酌道:“楚王一路行来,想来也看到了民间的真是情况。”

  众人闻言,面色黯然,颇有些食不甘味。

  “我扬州虽然富庶,但是百姓们依旧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这样的日子实在是没发过,还请楚王垂怜扬州百姓,赐下富民之法。”

  李宽有些为难,扬州这地方,丝绸比不得苏杭,稻米比不得江南诸道,土地也少,大多都被兼并了,美人也说不上多美,所谓后来的扬州瘦马,也都是从别的地方买来的女子,造就了扬州的美名而已,其实扬州本地的女子,并没有多美,当然,偶尔出两个妖孽也是正常的。

  总而言之,这个地方出了盐商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足以称道的特产。

  想了许久,李宽这才问道:“扬州盛产什么?”

  彭德祖老老实实的道:“扬州周边,倒是有一些盐场。”

  “除了盐呢?”李宽皱眉道。

  “除了盐?”彭德祖眉头紧蹙,过了足足半刻钟,终于双手一拍道:“竹子算不算?”

  李宽心念不停转动,不由猛地一拍桌子,吓了众人一跳。

  “有了!”

  李宽兴奋无比道:“竹子好啊!好东西啊!”

  彭德祖狐疑的道:“殿下,柱子固然好看,而且竹米还能吃,但是竹米的成长需要三五年时间,实在是太慢了啊!”

  李宽嘿嘿笑道:“彭知府,我大唐如今所用的纸张,都是从何而来?”

  这事彭德祖自然清楚,当即道:“大唐如今所用的纸张,以藤纸居多,多用来记载案卷。”

  李宽笑道:“藤纸虽好,却造价昂贵,而且青藤生长极慢,一旦断了根,那大唐将面临无纸可用的地步,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到时候各级衙门没有纸张记录,必然会动摇国本。”

  在场的人都不傻,稍一琢磨,就知道李宽所言不虚,为了造藤纸几乎被割尽,而没有的原材料,藤纸自然不能再生产,于是长安城的纸价飞涨。无人想过换纸去替代藤纸,只知道减少各地的藤纸用度。而那些负责记录各家各户天鼎新丧的小吏们因为纸张短缺,纵使想要详细记录每户的信息却也是有心无力。造纸看起来是小事,可俗话说得好: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等小事若是没有处理好,录入吏们记录残缺,人口数据模糊不准。大唐的均税制便是以人口数量为基础,人口不尽不实无疑与后来的税制崩坏有着莫大的干系。人们脱籍逃田,每年的国税自然减少,长此以往,大唐堪忧。

  “殿下,这藤纸与竹子有什么关联吗?”彭德祖依旧不明白。

  李宽笑道:“竹子竹子!竹纸竹纸!”

  彭彭德祖恍然大悟,急切之下顾不得身份,凑了上来,惊喜的道:“竹子能造纸?”

  “自然可以!”

  彭德祖这才确信自己没听错,意识到自己逾矩了,连忙躬身施礼道:“还请殿下示下。”

  李宽笑道:“扬州竹林资源不算丰富,但是可以培养,竹麻肉厚,柔韧,滑泽,扬州有充沛的山泉水源,清澈洁净的山泉,是造纸的理想用水,自然优势可以提供一切造纸便利。

  以嫩竹造纸,质地良好,具有纤维细长,光滑柔韧,拉力强,摩擦不起毛茸,张片均匀,色泽洁白,莹润如玉,卫生无毒,清晰透度,书写易干,墨迹不褪,经久不被蛀蚀等特色。是绝佳的书法用纸,族谱,寺庙抄经用纸。

  淡画不灰、淡泼浓、浓泼淡、诗有烟霞气,书兼龙虎姿!

  竹纸之妙,远不止于此,若能造出来,你彭德祖的大名,将青史留名,泽被后世。

  取文房四宝来,本王为你写下造纸之法!”

  “速取文房四宝!”彭德祖此刻心急无比,连忙吩咐下去。

  李宽下笔如有神,顷刻间写就了造纸之法,彭德祖大喜过望,正要细细观看,李宽道:“且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