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老孙与老农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1 2019.07.17 20:10

  “真人,您就不该瞒着我,这事瞒来瞒去的,早晚会出事情。”

  李宽休息了整整五天,闻讯而来的孙思邈来看他的时候,随口说当初自己与那些人有过瓜葛,惹来李宽的抱怨。

  “臭小子,给你脸面就兜着!”孙思邈年纪大了,但是脾气一点都不小,一点都没有医者修身养性养出来的气度,反而态度越发的恶劣,尤其是对李宽,从来就没有好脸色。

  “老道这些年救人无数,哪能记得起每一个人?更何况这些人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鸟,死了干净。”

  “那您老倒是说说,隐门门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孙思邈神情变得有些奇怪,有钦佩,有赞叹,甚至有孺慕之意,他悠然开口道:“此人风华绝代,乃是老道生平仅见的人物,他站在你面前,仿佛天地万物都失去了颜色。

  可惜啊,误入歧途,不然若能入世,这天下说不定是谁的呢。”

  李宽翻了个白眼,无奈道:“真人,这话您说说就行了,陛下虽然不会怪罪您,但是这般僭越之言,堪称大逆不道,您老人家自然是没事,您的徒子徒孙还要不要混了?”

  孙思邈嘿嘿笑道:“老道孑然一身,哪来的徒子徒孙?小子,教你个乖,这年头本事越大的人,要有跟本事相匹配的脾气,不然人人都以为你是泥捏的,搓来搓去的,就真成了泥人了。”

  李宽气道:“您老人家都活成了神仙了,自然有资格说这话,小子我小胳膊小腿的,哪里有资格说这些?敢说一句试试,陛下马上就能打的我生活不能自理。”

  孙思邈嘿嘿笑道:“无妨,无论你受多重的伤。老道都能给你治过来,就算是只有一口气都没事。”

  “算了,您真是毁人不倦,我还是老实一点好,现在又得罪了隐门,人家不惜以生命为大家来挑战我,还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莫非是要像招揽您一样招揽我?还是说我的所作所为危及了他们的生存?”

  孙思邈也百思不得其解,许久才道:“其实不一定这么悲观,那些人虽然高来高去的令人厌烦,却没有真正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老道觉得,他们可能只是好奇?”

  “好奇?”李宽炸毛了,怒道:“我大唐有多少人口,今天好奇死个人,明天好奇死个人,什么时候是个头?”

  “废话!”孙思邈哼唧道:“那个周欧为富不仁,死有余辜,就算是隐门的人不出手,在烟波荡晃悠,早晚也会死在你手里,怎么死不是死?还不如早死。

  对了,上次那个孙来,你到底是怎么弄死的,老道亲手验了尸体,是溺毙的没错,但是为何都说是你弄死的呢?你当时明明就在画舫上啊?”

  李宽咬牙切齿,程处默这个大嘴巴,还是把这事传出去了,就不该相信老程家的基因,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靠谱的,交友不慎啊!

  “程处默,老子要杀了你!”李宽的怒声震彻别院。

  “我家小子怎么就得罪你了?到了要打打杀杀的地步?”程咬金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不用说,李世民一定也到了,不然给程咬金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进入后宫,那跟找死没有区别。

  “陛下!”李宽躬身施礼,孙思邈只不过拱了拱手,算是行礼了,这年头名气大活得久,就这一点好,连皇帝都不用太在乎。

  李世民假惺惺的上前虚虚扶起孙思邈,至于李宽,直接就被忽视了。

  “真人今日倒是悠闲,竟然来了皇宫,朕应该亲自迎接您,怠慢了。”

  孙思邈一副风轻云淡,世外高人的模样,摆手道:“老道闲着没事,听说这小子又开始嗜睡了,这才来看看,如今看来没事了,老道这就告辞了。”

  孙思邈对于李世民不是很感冒,直接就尥蹶子走人,李世民恭送到门口才回来。

  程咬金依旧拽住李宽不放,让李宽解释为啥要杀他儿子。

  李宽梗着脖子道:“我与处默为好友,这家伙竟然出卖朋友,难道不该杀?”

  程咬金冷笑道:“你自己做了错事,还不让别人说了,是什么道理?正好今日陛下在,让陛下评评理。”

  李世民笑道:“西楚儿,按理说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朕也很好奇,你是如何杀了那孙来的,汉王已经跑过来哭诉了数次了,朕烦不胜烦,你须得给朕一个交代才是。”

  李宽双手一摊,一脸无辜道:“陛下,有证据吗?臣可是有证据的,当日画舫上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他自己失足跌落水中的,与臣何干?

  没有证据,空口白牙的说臣杀了人,只怕难以堵住悠悠众口啊!”

  程咬金放下李宽,挠了挠头道:“算你说的在理,今日没有外人,你倒是说说,是用的什么手段,老程很是好奇啊。”

  李宽闭口不言,这话就没法说。

  李世民躺了下来,哼唧道:“算了,问他他也不会说,上次汉王去太极宫,差点死在那里,足足休养了一个月才好,言之凿凿说是西楚儿害他,但是他也没有证据,连太上皇都没有办法。”

  李宽嘿嘿笑道:“陛下明鉴,这两桩事情,跟臣都没有关系,那都是汉王往臣身上泼脏水,天日可鉴。”

  李世民懒洋洋的道:“无所谓,那孙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死了也就死了,你能把自己摘干净,那是你的本事,至于汉王,朕还没找他麻烦,他仗着太上皇的宠爱胡作非为,到处索贿,早就该处置他了,如今看来,朕还是太过宽仁了。”

  自诩宽仁的李世民混了一顿美食飘然而去,留下一地鸡毛。

  李宽被打劫习惯了也就不在意这些了,擦了擦嘴巴,继续睡觉,这才是正事。

  孙思邈出了宫,沿着大道向烟波荡而去,老道身体力行,从来都不坐马车,也不骑马,靠着一双腿走遍大江南北,烟波荡与长安这点距离他老人家还不在乎。

  老道一路想着自己的新药方,无论是路边的老农,还是街上二八少女,还有沿途的风景,他视若无睹。

  不过当老道第三次与老农照面,就算是老道再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也知道不妥了,所谓事不过三,孙思邈自然明白这老者是为自己而来。

  这老农看似六七十,但是说是八九十也没错,你说他有一百岁了也有人信,相貌古朴,极其大气。

  “长者所为何事?”孙思邈表现出了自己极具风度的一面,含笑问道,他自己心知肚明,这老农不简单,能跟上自己的腿脚,还能连续三次在自己面前等着自己,那就不是一般人。

  “老汉许蒙,久闻孙神医大名,今日特来请神医为老汉看看。”

  “哦!”孙思邈笑道:“长者之症,只怕无药可治。”

  老农许蒙笑呵呵的道:“还未看诊,为何下了断论?老汉食不甘味、夜不能寐、还有惊悸之症,神医就不再看看?”

  孙思邈摇头道:“此乃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长者心忧贫着不能果腹,富者为富不仁,为君者不能为国为民,为臣者不能鞠躬尽瘁,这种病症,非老道所能医治。”

  “你知道我?”老农许蒙眯起了眼睛。

  孙思邈淡然道:“孙思邈见过农家家主!”

  老农许蒙笑道:“神医倒是有一颗玲珑心,不知老汉这病症,还有的救吗?”

  孙思邈失笑道:“许先生,这话您不应该问我,天下以农为本,您应该问您自己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