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葡萄架子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39 2019.07.18 20:06

  李世民闪了老腰,独孤谋等人闪了小腰,开什么玩笑,咱们是纨绔,就该有个纨绔的样子,在长安吃吃喝喝玩玩多好,去苏州干啥?虽说苏州的美女也算是远近闻名,但是不至于为了泡妞转战几千里吧?有点不算啊!

  李泰对此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不满,他认为科学研究怎么能靠着一双脚走出来,自己还是呆在实验室里好一些。

  李宽上去一顿爆锤,小胖墩虽然瘦了不少,却依旧有一身肥肉,一点拳脚还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实验室里的项目。

  李宽骂骂咧咧道:“你们懂个屁!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话是白说的?苏州美女虽然不出名,但是扬州的出名啊?扬州瘦马听说过吗?”

  众纨绔摇头,废话,听说过才怪,那玩意是唐末之后才出现的玩意,明清之时才兴起。

  “那你们当真是孤陋寡闻了,”李宽眉飞色舞道:“瘦马者,即窈窈弱态的女子也。以瘦为美,满足豪商巨富们的审美观,进而赚钱,这就是扬州瘦马,举凡瘦马,必定先从贫寒人家买来幼齿且丽质天生的瘦弱女孩,就开始养瘦马。养者,即调教。光有形体瘦弱,这还不够。瘦马的举止投足,一颦一笑,都必须严格符合豪商巨富们的审美趣味。譬如走路,要轻,不可发出响声。譬如眼神,要学会含情脉脉地看。”

  “这样养出来的瘦马,卖得快,价钱也好,当时扬州城里,有数百人如同牲口贩子一样,做着瘦马买卖。这些人中,有牙婆,甚至驵侩,如果哪位商贾要买瘦马的消息一经传出,这些牙婆,驵侩便会盯上买主,如同苍蝇附膻,撩扑不去。”

  “扬州瘦马挑选极为严苛,一等资质的女孩,将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打双陆,抹骨牌,百般淫巧”,以及精细的化妆技巧和形体训练。二等资质的女孩,也能识些字、弹点曲,但主要则是被培养成财会人才,懂得记账管事,以便辅助商人,成为一个好助理。三等资质的女孩则不让识字,只是习些女红、裁剪,或是“油炸蒸酥,做炉食、摆果品、各有手艺”,被培养成合格的主妇。当然,所有的这些煞费苦心的培训都是为了将来能找个好买主,卖个好价钱。”

  “并不是所有的“瘦马”都能成功地嫁入富豪之家。最后,有些被挑剩下的“瘦马”不得不被送入烟花柳巷。在秦淮河畔,“扬邦”歌妓大多是“瘦马”出身。”

  李宽循循善诱,如同狼外婆,这年头百姓们吃饱肚子都难,万一再有个天灾人祸的,一家子可能就直接断了后了,所以把家中的孩子卖出去,期待他们能找一个好人家,是允许的,只要双方签订了契约,谁都不会管。

  众纨绔听得哈喇子流了一地,这种严格的培养方式,可以想见,培养出来的女子自然是极为优秀,谁不想去看看?

  “西楚兄,小弟听闻苏州欲筹建银行,小弟不才,愿意随西楚兄前去考察一番。”

  能把话说的这般文质彬彬的,自然是独孤谋,家学渊源,这家伙除了皮相生的俊美之外,满腹经纶,武艺娴熟,风流潇洒,简直就是完美的梦中情人。

  “独孤兄高义,果然是吾辈中人。”两人挤眉弄眼的令人恶心。

  程处默哈哈大笑道:“小白脸都去了,老子要是不去,老子的老子都看不起老子,这事老子去了。”

  “同去同去!”众纨绔嚷嚷起来,显得极为热情,只有李泰老大的不愿意,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又被李宽抓住教训一番。

  没办法,这小子现在满肚子的道理,就算是能言善辩之人也不见得能说服他,那么只有用拳头来说话了,比说一万句都强。

  李泰屈服于李宽的淫威之下,不得不答应同去苏州。

  第二天,满长安都炸锅了,主要是长安城的几大勋贵、世家的孩子,竟然要去苏州,还不许别人陪同,部曲、家将、仆人,一个都不带。

  老天爷哟!都是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出门在外,万一水土不服怎么办?万一被歹人劫道了怎么办?万一吃不好怎么办?

  总之是各种奇葩的理由,阻止自家的孩子出门。

  这事闹的太大,竟然闹到了朝堂上,第二天的早朝,满朝文武大半都黑着一张脸,有的脸上还有很明显的抓痕,房玄龄脑门上的那块大疙瘩尤其的明显,就算是装看不见都不可能。

  主要还是各家的夫人见不得自家孩子受苦,就算是跟着李宽受苦也不成,自家孩子那可是亲生的,李宽就不好说了,那小子已经不算是陛下的孩子了,跟着他受苦实在是没有必要,有这功夫还不如去巴结巴结太子来的好,毕竟太子是储君不是?远离长安?谁知道你回来的时候长安是个什么情况?搞不好都天翻地覆了也说不定。

  “哟,老房,你这脑门上是怎么回事?莫非有什么小贼敢冲撞宰相?不想活了不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说的就是程咬金这种人,他嗓门太大,这一嗓子下来,就算是别人装看不见,也不能再装了。

  房玄龄气的脸色铁青,恼怒道:“昨日后院乘凉,家里的葡萄架子倒了!”

  “哦!”整齐划一的应答声,声音拖的老长了,所有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老房,你老东西怕老婆是出了名的,你家葡萄架子隔三差五就倒一回,实在是不新鲜。

  侯君集阴阳怪气的道:“我家小子昨日归来,收拾行装就要走,说是要去苏州看看,被他母亲打了一顿,这会在家里闭门思过呢。”

  尉迟恭嘿嘿笑道:“你不行,我家的那小子说要去苏州,我家两位夫人着急忙慌的准备行李,还把明光铠都带上了,说是防身用,我就不明白了,那玩意死沉死沉的,能带到苏州?不怕累死那臭小。”

  程咬金嘎嘎怪叫道:“咱们家的孩子要被拐走了,这一去前途未知,不过老程无所谓,处默将来是要马上取功名的,见识见识外面也好。”

  众人吵吵嚷嚷的笑作一团,长孙无忌在一旁阴沉着一张老脸,长孙冲如今都成了笑话了,那可是长孙家的嫡子长孙,将来要继承家业的,反而次子长孙晟,数次考较,都能从容应对,甚至对家里的考较不以为意,显然长进不小,这让长孙无忌脸面无存,就算是花钱也不行了,长孙冲失去了资格,这辈子都不可能进去清华书院。

  长孙晟要去苏州,长孙无忌自然知道,家里的老妻虽然极力阻止,长孙无忌却赞同,让长孙晟不用担忧,尽管去就是,经一堑长一智,就算纯粹是苏州游玩,只要是李宽要去,长孙无忌都不愿意错过,他长孙家的钢铁冶炼,最近红红火火,得益于长孙晟从书院带回来的材料,据长孙晟所说,这些新式炼钢之法,还是书院不重要的资料,那么重要的资料又是何等惊人,有没有更加先进的炼钢之法?

  长孙无忌自然不愿意让家族吃亏,基业还是要守住的,只能靠着长孙晟不断从书院学习了。

  李世民的朝堂一向如此,反正大事已经商议完了,些许小事大家交流一下,就当交流感情了,当然,程咬金、尉迟恭这种货色不能算在其中,有他们在,一定会演变成全武行。

  这不,尉迟恭又跟侯君集干上了,你来我往的不亦乐乎,令李世民头疼不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