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准备猫冬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32 2019.06.08 21:02

  “突厥要想段时间内过来,必然会先攻击高陵,然后过泾阳,泾阳守将罗艺乃是沙场老将,只需坚持十余日,我大军赶到,必能阻止突厥来袭。”

  李世民等人围着一张巨大的地图,正在讨论,说话的是李靖,论起军事才能,这位才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房玄龄皱眉道:“罗艺此人,素有反志,只怕不会尽心尽力,只要越过泾阳,便是一马平川,颉利弦且百万,戎狄炽强,古未有也,只需要急行军十余日,便能军临城下。”

  李世民沉声道:“罗艺不可靠,一旦突厥来袭,我们只能靠自己。”

  尉迟敬德当即道:“陛下,臣愿率右武侯前去泾阳,阻挡突厥!”

  长孙无忌摇头道:“这都是猜测,李宽随口一说,我等就疑神疑鬼,似乎有些不妥。”

  李靖当即道:“非也!突厥狼子野心,觊觎我中原久矣,如今陛下刚刚登基,国内百业待兴,颉利乃是一代雄主,肯定会趁此机会兴风作浪,而对我大唐威胁最大,损失最大的,自然是这条行军路线。”

  李世民想了想,便道:“敬德,你率右武侯前去泾阳,让知节率右武卫策应,叔宝,你率左武卫拱卫长安。”

  “喏!”

  三人得令,急匆匆的走了。

  李靖却道:“陛下,光是他们,只怕还不够。”

  李世民皱眉道:“天下初平,各地乱象不断,其余府兵却是不能动用,朕手里,如今也只有这三支人马可以调动了。”

  李靖闻言笑道:“突厥千里奔袭,想来人困马乏,我们不如坐以待战,以逸待劳,只需要计划周密,把颉利的大军吃掉,突厥精锐尽失,必然一蹶不振,我大唐十年内,足可以安枕无忧。”

  李世民闻言大是心动,毕其功于一役,他自然也想,顺便还能成就自己的千古之名,只是大唐东征西战多年,人口稀少,哪还有人马以供驱策?

  “唉!若是能天降奇兵助我大唐,该有多好啊!”

  李靖笑道:“陛下,打仗,并非是谁的人马多谁就能赢得,陛下也是久经沙场,当知这其中奥妙。”

  李世民心头一动,正要再说,突然一个头盔上插着红翎校尉,驱马前来,边跑边喊:“红翎急报!”

  众人心中一震,连忙走出大殿。

  那校尉来到殿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奉上一根竹筒,竹筒里,自然就是红翎急报。

  李世民打开竹筒,气的把那卷白绫仍在地上,破口大骂。

  “罗艺狗贼,安敢如此!”

  李靖上前捡起白绫,匆匆看了一眼,也气的须发皆张。

  泾阳守将罗艺是太子李建成的党羽,害怕李世民清算,举兵谋反。罗艺谎称奉诏进京,带兵入朝。途经豳州时,豳州治中赵慈皓不知罗艺已反,出城拜见,罗艺趁机占领豳州。

  泾阳一失,颉利岂不是可以毫无顾忌的肆意进入中原腹地,原本只是猜测,如今马上就要成为现实了。

  “命程知节、尉迟敬德、秦叔宝速速前往豳州,把罗艺老贼的头颅给朕砍下来!”

  李世民彻底怒了,“信妖言而为叛。善始令终者,鲜矣!寡廉鲜耻之辈,朕势必杀之!”

  。。。。。。

  不理显德殿内气的七窍生烟的君臣等人,李宽装逼成功,极为自得。

  “二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父皇在外面听着了。”李泰幽幽的问道。

  李宽一脸正色道:“老四,我又不是神仙,哪有未卜先知之能?怪只怪陛下太过霸气,你没看外面那棵大树上的雀鸟都不叫了吗?”

  李恪嘿嘿笑道:“二哥肯定早就知道,不然不会那样说话,二哥拍马屁的功夫,小弟是佩服之极。”

  李宽一点都不见尴尬,洋洋自得道:“论起拍马屁,你们是拍马难及,这是二哥我与生俱来的本事,不过你们逃学这件事,必须要要严惩,陛下太忙了,皇后娘娘也忙,身为二哥,我认为有责任,也有义务告诉你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李泰吭哧吭哧的抱着一张大煎饼,吃的满嘴流油,闷声道:“你也就比我跟老三大一岁,装什么装。”

  李宽嘿嘿一笑道:“你们可要想好了,我罚你们帮我做事,要是做好了,说不定还是大功一件,连陛下与娘娘都会称赞你们,若是你们不愿意,现在就回承庆殿读书去。”

  两人顿时老大的不愿意,一个是不喜欢,一个是觉得无聊。

  最后,老三李恪警惕的问道:“二哥,你打算让我们帮你做什么?”

  李宽微微一笑,看向天空,秋日的太阳暖洋洋的,中秋节过后,气候转寒,天地肃杀,入冬之后,过日子就跟挨日子似的,这可不是李宽的作风。

  他想念火锅,想念蔬菜,想念各式各样的水果,要让他呆在宫里啃馒头就咸菜,他才不愿意呢。

  所以先弄点吃的给自己,不算过分吧?

  带着自己新收的小弟,李宽来到了书房,开始画图。

  一张张图纸从他的手里流出,看的李恪与李泰目瞪口呆,他们把图纸拿到手中,发现根本就看不懂。

  最后,李宽交给了他们一人一张纸,纸上写满了字,密密麻麻的,看的人头皮发麻。

  “喏!别说当哥哥的不疼你们,若是陛下娘娘或者夫子们问起来,你们就拿这两张纸糊弄一下。”

  糊弄一下!说的多轻松!两小只差点把纸张撕碎了,不过本着能糊弄就糊弄的原则,还是小心的收起来。

  李宽指着其他的图纸道:“这些东西,就交给你们去做了,你们是宫中的皇子,陛下最喜欢的儿子,想来比我出去做会方便一些。

  记住了,若是将作监那些老头敢不第一时间做出来,就打断他们的狗腿!”

  两小只懵懵懂懂的抱着一大堆图纸出了门,这才反应过来。

  李泰抽出一只手,挠了挠头,无奈道:“三哥,我好像被抓壮丁了。”

  李恪翻了个白眼,哼哼唧唧道:“抓就抓呗,我不是也被抓了?就是不知道二哥给的这东西管不管用,如果管用,咱们很长时间都不用读书了。”

  李泰嘿嘿一笑,露出一排亮白的牙齿,“三哥,你是哥哥,到时候你可要顶在前面,小弟跟在你后面为你呐喊助威。”

  李恪一脸的傲然,一副欠揍的样子道:“放心,万事有哥哥在,就算是父皇母后责罚,哥哥也替你担了。”

  李泰笑的如同小狐狸一般,跟着李恪,亦步亦趋,两人抱着图纸,往将作监而去。

  将作监生平第一次迎来了地位尊崇的客人,两位大唐王爷,汉王李恪、魏王李泰。

  将作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般贵人绝对不会屈尊降贵的。

  工部尚书阎立德虽然荣升,但是对于将作监这块宝地,看的很严,没事就来坐坐,今天很巧,他就在将作监,与几位大匠讨论农具的打造问题,开春之后就要大规模种植庄稼,这种农具一定要尽快打造,发放到庄户人家手里才是正理。

  “阎大人,”一个匠人走了进来,喜笑颜开道:“汉王、魏王驾临,小人看他们手里都抱着图纸,与上次那俩小宫女送来的图纸一般无二,想来是楚王殿下,又有什么奇思妙想了。”

  阎立德大喜过望,振臂一挥,朗声道:“诸位,随我前去一观。”

  阎立德十分开心,他只看了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图纸,尽皆出自于楚王之手,绝无差错。

  “哈哈哈,两位殿下光临,当真是令将作监蓬荜生辉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