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林大善人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71 2019.07.20 20:49

  彭德祖面色一僵,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有些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李宽。

  李宽笑道:“竹纸虽好,扬州却不能独享,彭知府,两年之后,竹纸制造之法,须得传出去。”

  彭德祖默然,心中不停盘算,两年的时间,足够了。

  “殿下放心,本官自然知晓厉害,”彭德祖郑重道:“我扬州府并非竹子盛产之地,他日本官依仗竹纸令百姓富庶之后,自然会把造纸之法传出去,两年时间够了。”

  李宽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道:“其实你不用担心,我教你个法子,足够让老百姓依仗造纸之法好好的活下去。”

  彭德祖大喜过望,连忙道:“请殿下赐下。”

  “口碑!”李宽笑道:“扬州竹纸要形成规模,须得有一个响亮的名字,质量也不能降低,做好这里两点就行了,至于如何做,想来以彭知府的本事,应该不难。”

  聪明人就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彭德祖立刻就明白了其中关键,喜形于色。

  吃饱喝足,那就是睡觉了。

  这一觉,九个人足足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彭德祖早早就在驿站候着,手里捧着一沓纸,双目通红,显然一夜没睡。

  李宽结果纸,看了一遍,又指出了其中的不足之处,点头笑道:“差不多了,这样的话,扬州竹纸能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只要不滥砍滥伐,导致竹子断绝,就会形成一定的影响力,一旦造纸之法传出去,你们就只做高端就行了,至于中低端市场,就留给别人做,雨露均沾之下,才能成事。”

  彭德祖连连答应,不敢大意。

  陪着李宽等人在扬州城转了一圈,众人老大的不满意。

  程处默嘟囔道:“西楚就是说大话,这里哪有什么瘦马?大街上连个漂亮姑娘都没有。”

  众人早就知道李宽是忽悠他们,不过扬州富庶之地,那是出了名的,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总有些失望。

  “西楚兄,咱们还要去民间看看吗?”独孤谋问道。

  李宽摇头道:“不需要了,一路上看得够多了,该帮的都帮了,法子也留下来了,至于能不能成,就看他们自己了。”

  尉迟宝林皱眉道:“咱们好像是来劫富济贫的?”

  李敬业不屑道:“是打抱不平!”

  长孙晟无奈道:“就是当苦力来了!”

  小小的张柬之抱着一本书,里面记载的,全都是李宽一路上留下来的致富法门,这小子抱着书谁都不给看,就连李宽要看一眼都难。

  他仰起头,大声道:“几位兄长,岂能厚此薄彼?既然来了,就不能因为此地稍微富庶,就不管不顾,如此以来,与那些尸位素餐之辈有何不同?”

  李恪拉长了脸,天下都是他家的,说他家的臣子尸位素餐,跟说皇帝无能没啥差别,一把抓起张柬之,啪啪啪就是一顿打,打完还老气横秋的道:“臭小子,越发没有规矩了,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

  张柬之早就习惯了,这半年来,小家伙觉得比在书院待一年都管用,脚底板走出来的学问,不是在书院能学到的。

  小家伙被打了一顿屁股,依旧不服气,大声道:“你打我也没用,事实俱在,岂容辩驳。”

  李恪气急,就要抓住再打一顿,李宽笑道:“三地,这话没错,咱们不应该厚此薄彼,扬州还是要看看的,咱们明日就去民间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模样,总不至于比其他地方更差。”

  一直没有存在感的秦英笑道:“咱们这些人,哪一个未来都是能在朝堂占据一席之地的,今天倒是被这小家伙教训了,不过道理没错,咱们看看也好。”

  李宽想岔了,原本以为扬州是有名的富庶,乡野之间不至于比不得泗州那种穷荒僻壤,结果却令他大吃一惊。

  九人与彭德祖一起,总共十人,来到了扬州东南三十里处的一个小村庄,叫做七里溪。

  七里溪因为此地有一条小溪闻名,长短七里,宽约三尺,溪水内生活着鱼虾鸭鹅,显得极其繁盛。

  可惜的是,这条小溪不准百姓养鱼也不准养鸭养鹅。

  七里溪的百姓,总共有四百二十三人,青壮二百一十一人,剩余的都是老幼。

  扬州种稻子,七里溪也不例外,大唐的均田制还算是比较公平,十八岁以上的中男和丁男,每人受口分田八十亩,永业田二十亩。老男、残疾受口分田四十亩,寡妻妾受口分田三十亩;这些人如果为户主,每人受永业田二十亩,口分田三十亩。杂户受田如百姓。工商业者、官户受田减百姓之半。道士、和尚给田三十亩,尼姑、女冠给田二十亩。此外,一般妇女、部曲、奴婢都不受田。

  有爵位的贵族从亲王到公侯伯子男,受永业田一百顷递降至五顷。职事官从一品到八、九品,受永业田六十顷递降至二顷。散官五品以上受永业田同职事官。勋官从上柱国到云骑、武骑尉,受永业田三十顷递降至六十亩。此外,各级官僚和官府,还分别领有多少不等的职分田和公廨田,职分田的地租作为官僚俸禄的补充,公廨田的地租作官署的费用。这两种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

  贵族官僚的永业田和赐田,可以自由出卖。百姓迁移和无力丧葬的,准许出卖永业田。迁往人少地多的宽乡和卖充住宅、邸店的,并准许卖口分田。买地的数量不得超过本人应占的法定数额。

  现在大唐人口并不多,穷一点的地方,你想种多少都随你,富一点的地方,比如扬州,就算是少,一口之家,也有百十亩地,总不至于饿死。

  但是七里溪的情况极其不妙。

  众人来到田间地头,一个老汉正在纳凉,稻田里,有一个青壮,一个孩子,还有一老一少两个妇人在劳作。

  众人随即来到跟前,彭德祖上前躬身施礼道:“长者,吾等赶路口渴,可否讨一碗水喝?”

  老汉见到几人衣着不凡,气度不俗,颇有些战战兢兢,期期艾艾的道:“贵人既然渴了,这里有些凉水,只怕不够贵人们喝。”

  “无妨!”彭德祖连忙道:“润润口既可。”

  众人席地而坐,彭德祖还有些犹豫,但是李宽等人没有一点不适,这一路上早就习惯了,屁股上的老茧都一层厚了,还在乎这个?彭德祖见状,毫不犹豫的坐下,也不顾自己的丝绸袍子沾满了泥土了。

  李敬业凑近老汉,笑呵呵的道:“长者,这些田都是你家的?伺弄的倒是不错,想来一年的收入不菲吧?”

  老者闻言,叹息了一声,也不避讳,愁眉苦脸道:“小郎君是外地来的吧?”

  李敬业点点头道:“我们是从关中而来,游学至此。”

  “那就怪不得了。”老汉摇头道:“小郎君一看就是大地方来的,不知道俺们这里的情况,俺们家以前也有六十亩水田,后来越来越少,如今只剩下十亩不到了,至于眼前的这些水田,以前是俺们家的,现在是林大善人的了。”

  “这是为何?”李敬业不明所以的问道。

  老汉看了看李敬业,觉得一个外乡人,说一些也无妨,于是说道:“俺也不知道为啥,不过林大善人是好人,俺生病的时候,他借了俺家一贯钱,这才保住了命,只是俺没有本事,挣不了钱,只能把田抵给人家了。”

  李敬业好奇道:“这么说来,这林大善人还是个好人了?”

  “那是自然!”老汉竖起大拇指道:“人家是这份的,修桥补路,从不落人后,经常救济俺们这些穷苦人家,实在是好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