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变法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51 2019.07.21 12:40

  “查清楚了!”秦英推开大门,抄起水壶咕咚咕咚喝了一顿,他身后,程处默、尉迟宝林、李敬业、李恪、长孙晟,几个人没有一个好脸色,不是因为秦英跑的快,把一壶水喝光了。

  “说说看!”李宽面色凝重,独孤谋也放下了手中的书。

  李敬业冷哼一声,旋即开口道:“那位林大善人,叫做林芝,是朝廷的一个致仕官吏,芝麻大的官吏,连品级都没上,回乡之后,倒是接济了不少乡邻,谁家有个小灾小难的,从来都不吝啬钱财,以至于乡民们对他十分相信。”

  “后来就发生了变化!”李恪气急败坏道:“那老东西得蒙乡邻信任,就该造福乡邻,可惜他贪心不足,借着帮扶的名义,一点点蚕食乡民的财产,七里溪并不是特例,七里溪周边四个村庄,都被他收入囊中,如今有数千亩良田,多数乡民都沦为佃户,更蓄有私奴,表面上乐善好施,谁若是欠钱不还而不愿交出田产,就施以辣手,手上的人命不下数十。”

  “那就是该死了?”独孤谋起身,搓着手道:“咱们这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为富不仁的,这一下终于可以试一试身手了,西楚兄,你说是扭送官府,还是直接打杀了事?”

  李宽想了想,对李敬业道:“这事彭德祖不知道?”

  李敬业摇头道:“我去府衙询问了,并无人状告林芝,彭德祖也不知道,想来是此人断了乡民告状的路子。”

  李宽又看向尉迟宝林与程处默,沉声道:“其余之地如何?”

  尉迟宝林摇头道:“有几个好的地方,富户还算是不错,但是十之六七都不算什么好东西,兼并之风严重。”

  李宽思量了一番,眯起了眼睛,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道:“把此事告知彭德祖,看他如何处置。”

  “西楚兄!”秦英连忙道:“彭德祖是进士官出身,未必能体察民情,而且下放扬州不过一两年,并不见得知道这些事情,若是他置之不理,或者勾结富户,那该如何?”

  李恪杀气腾腾的道:“要是他敢,老子就杀了他!”

  李宽摆手道:“不用这么激动,彭德祖也算是个好官,咱们在此,报上去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怠慢,不过也要防着一点,一旦他又任何贪墨回护之意,立刻拿下他,区区一个知府,想来咱们后边的人还能罩得住。”

  众人点头,何止是罩得住,简直是太罩得住了。

  彭德祖得知消息之后,简直都气炸了,这些蠢货,虽然早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一直没有证据,加之扬州府的吏员欺上瞒下,他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

  这下好了,被几个贵人查出来了,这是要捅破天啊!

  彭德祖连忙叫人把扬州司马、长史喊来。

  三人都是下放官员,扬州又是上州,这些年被人瞒来瞒去的,早就不满了。

  “彭别驾,所谓何事?”扬州司马主掌一州军事,手握兵权,日子比他们逍遥多了,最起码没人敢惹他,这年头一州主官,叫做知府、别驾、刺史,因为职位混乱,皇帝下旨的时候都分不清,所以大家就随意叫叫,反正叫什么的都有。

  彭德祖把事情一说,扬州司马赵武、长史胡部,两个人摩拳擦掌,颇为兴奋。

  胡部狠狠的一拍桌子,杀气满面道:“这两年老子早就受够了,那些家伙一个个身后都有大神坐镇,又有富商支持,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都成了庙里的神像了,这一次既然是两位殿下与诸位小贵人亲自前来,那么咱们可以大干一场,一扫扬州乌烟瘴气。”

  司马赵武却犹豫道:“彭别驾,这事准不准?两位殿下不是心血来潮,过一阵就走了?”

  彭德祖摇头道:“你们看看这卷宗。”

  两人肩并肩,在一起细细看去,越看面色越好看,喜形于色。

  胡部大笑道:“好一个楚王李宽,早听闻这位殿下聪慧异常,果然非同一般,这一路走来,半年时间,只怕成了万家生佛了。”

  赵武虽然有些优柔,一旦拿定主意,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主,更何况能攀上两位殿下?机不可失啊!

  “干了!”赵武冷笑道:“彭别驾,你尽管去查,尽管去抓!我扬州所有府兵,全都派出来,不杀他一个血流成河都不算成功!这一次就把这些蠹虫全部清除,还扬州百姓一个朗朗青天!”

  扬州三位主官,军政联合一体大清扫行动,一夕之间席卷了整个扬州,最先落网的就是那位林大善人,据说林大善人被抓之时,还有不少百姓前去求情,林大善人也假惺惺的告诉百姓,别驾大人不过是请自己去喝茶,去去就回。

  可惜的是,这一去便是永别,林大善人的罪行公诸于众之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原本为他求情之人,更是羞愧难当,偷偷跑去林府,往大门上吐唾沫。

  与林大善人一般的人,拢共有三十多人,其中牵扯出来的富商,就有十二人之多。

  要知道这些都是盐商,虽然不是大盐商,他们被抓起来,足以让扬州动荡。

  扬州一时间陷入惶惶之中,心怀不轨者自然是担心事情落到自己头上,更多的则是害怕大肆抓人,会不会有冤枉的,会不会冤枉到自己头上。

  这年头死刑都需要皇帝亲自批阅,前些年刚刚放宽绞刑五十条,改为加役流,徙三千里,居作三年,天下莫不称赞陛下仁慈。

  而且一州官员的考评,罪犯的多寡也是一项主要的指标。

  这一次扬州大肆拿人,送入监牢,三位主官的考评是不可能好看的了,可以说他们是拼了自己的前程来做事情。

  当然,有李宽在,自然不会让他们白白就这样被刷下去,这一点他们也心知肚明,所以才放心大胆的干,不然一次性得罪这么多人,给他们仨胆子他们也不敢。

  毕竟做官不是别的,危险倒在其次,若是被天下的官员所厌弃,那一辈子都完了。

  扬州的大牢塞的满满的,一封急报也在同一时间递达了长安。

  李世民面色铁青,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一路上的所作所为,已经闹的满城风雨,御史弹劾他扰民的折子已经快堆满一个房间了,这次倒是不扰民了,直接扰地方官绅,扬州的富户几乎被一网打尽,这其中与长安有关系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人都已经到皇后那里哭诉了,显然是自己的生意受到了影响。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为百姓着想了,春风化雨之下,这就是变法!

  这世间的事,什么都可以商议,但是律法不能随意更改,这小子竟然动了那么多人的利益,就是在改弦易辙,就是在变法。

  李世民额头现出细密的汗珠,有些举棋不定,事情是好事情,但是方法太过露骨了,这么大规模的变法,几乎走到哪里变到哪里,这样下去,只怕江南之地都不能幸免,到时候这满朝文武,只怕都会成为他的敌人。

  “宣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李靖等人觐见!”李世民立刻吩咐凌云。

  凌云脚不沾地,立刻就走,皇帝虽然只说了几个人的名字,但是他知道,哪些人该来,哪些人不该来,当即吩咐了下去,小太监们一个个忙碌了起来。

  “看看吧!”李世民把急报丢了下去,沉声道:“触目惊心啊!朕的治下,自诩盛世,竟然还有如此作奸犯科之事,莫非是朕做的不够好吗?”

  得!护犊子的皇帝陛下,先把责任揽过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