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问仙别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重逢

问仙别传 此间惆怅客 3829 2019.05.19 23:32

  两人正准备离开,身后却响起车马之声,白玉京回头一看,只见几辆马车在街上横冲直撞,宛入无人之境,不少行人纷纷叱骂躲避。而当头那辆马车不管不顾,直朝白玉京两人所在冲来,驾车的恶奴眼里根本没有瞧见站在面前的人,仍自大力挥打马鞭。

  眼看健马铁蹄就要将白玉京踏成肉泥,白玉京忽然双目微睁,无边狂风从他身后吹过,来势汹汹的马车立时被吹得连连倒退,马匹人立而起,几乎不受控制。

  骇退马车后,狂风立止。

  马车中传出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没想到此地还有高人,倒是小爷走眼了。”

  这声音说不出的嚣张跋扈,好像他老子是当今天下第一人一样。

  白玉京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又出来祸害百姓了,当即皱皱眉头不想理会,朝张天一道:“我们走。”

  不想主子没说话,奴才倒先发作了,恶奴手中马鞭一挥,“啪”的一声拦住两人,冷笑道:“少爷还未说话,你们就想走?”

  两人停了下来,张天一微笑道:“好奴才,凶得很。”

  恶奴被骂做奴才,不感羞愧反倒面有得色,道:“能做少爷的奴才,那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看来这人的主子对手下的奴才倒是挺好的,不过恐怕也是与主子一同作恶罢了。

  后边马车忽然有人高喊道:“云天,你在磨磨蹭蹭做些什么?赶紧打发了,我们还要去找墨小姐呢!”

  被叫做云天的年轻人大笑道:“好!看本少爷出手!”

  这边的骚乱动静实在太大,高进几人已注意到,墨染香皱了皱眉头,这几辆马车的人正是今早跟在后边的人,迫于墨九星的威名不敢造次,现在墨九星走了,就像苍蝇一样扑上来,实在烦人的很。

  红袖皱着鼻子道:“又是这几个跟屁虫,仗着自己家世不错,老是纠缠小姐。”

  高进凝眉看过去,忽然察觉马车前的人有些眼熟。

  此时马车门已开,云天吹了声口哨,一条黑影窜了出来,直朝白玉京二人扑去。

  高进才想起那个眼熟的人是谁。

  那黑影一窜出车厢,两尺长的身躯立刻暴涨,由一条光溜溜的蛇影化成宽肩利爪、身躯庞大的数丈黑影,刹时周围黑雾森森,黑影手中利爪带起阵阵阴风朝白玉京二人抓下。

  白玉京冷哼一声,修长有力的手掌就要迎上去,却见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剑光一闪,黑影立时被斜切成两半。

  但听黑影哀嚎一声,分成两半的身躯又融成一团,只是比之前小了不少。

  高进不理会云天的叫骂,转过身直视白玉京,冷冷道:“你倒是躲得好。”

  白玉京不看他,摸了摸鼻子道:“咳咳,这个……好久不见。”

  两人说话间,云天已从车厢跨出来,大骂道:“哪来的野种,敢伤小爷的御魂?”

  高进忽然拔剑,剑光一闪,那些马车立刻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

  白玉京不由喝彩道:“好快的剑!”

  高进这一招看似只有一剑,实际上一刹那间他已朝每一辆马车挥出六剑。

  马车轰然倒塌,露出车中目瞪口呆的几人。

  剑并没有伤到他们,可见他的剑已控制得妙到巅毫。

  云天的御魂又被分成八块,再次融合时已变成拳头的黑影,可怜兮兮的趴在云江肩上,再也不敢靠近高进。

  高进缓缓归剑入鞘,冷冷道:“你若不会说话,我可以教你。”

  只不过教的方法就不这么温柔了。

  云天倒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自知不是高进对手,不再争强,冷笑道:“在下认栽,朋友还请亮个万儿,改日再上门讨教。”

  高进没有说话,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被人无视的滋味当真不好受,云天双拳青筋暴起,指骨发白,他何时被人这般看不起过?

  白玉京忽然笑了出来,好像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一笑,张天一也跟着笑了。

  云江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白玉京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拍拍高进的肩膀,道:“这位高公子,师从九华山李无道,有时间二位可以多亲近。”

  云江愣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知该说什么。虽然他家世也不错,可和九华山一比真是大象与蚂蚁的差别。

  他身后几个想要上来撑腰的人听到九华山几个字也讪讪止住脚步,假装看起风景。

  高进无心再陪他们玩无聊的把戏,目光落在白玉京身上,眼中充满惊异,道:“为何你身上一点灵气都没有?”

  白玉京由于修炼天衍诀以及体内鬼气充盈的原因,是保持不了半分灵气的,高进自然能看出这一点,但他却不知道原因。

  白玉京苦笑道:“此事说来话长。”

  高进道:“你长话短说。”

  白玉京道:“你难道很闲吗?那边可是有位美人在等着你。”

  高进道:“你我之间还有胜负未分。”

  白玉京叹道:“打败我对于你来说,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高进道:“不错。”

  他意味深长的凝注白玉京道:“我知道你不是轻易弃剑的人,不管你怎么逃避,这一战早晚会发生。”

  白玉京心中似也有火焰燃烧,一股英雄相惜、知音相遇的情谊之火。

  他道:“好,等你闲暇时不妨到风铃巷四娘茶馆来找我。”

  高进的战意燃起他心中的好奇心,他也想知道他们两人之间,到底谁的剑更强。

  高进道:“好,一言为定。”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不再看白玉京一眼。

  张天一目送高进离开,笑道:“这位高兄倒是奇特的很。”

  白玉京的目光也同样落在高进身上,叹道:“他这样的男子本就是世间少有。”

  骄傲、坚毅、执着。

  对剑道的痴迷不亚于任何人。

  白玉京和他对上,注定是一个悲剧。对高进这样的人,白玉京必定会全力以赴,而高进也会如此。稍有一丝怠惰便是对对方的不敬、侮辱。

  白玉京尊重高进,高进同样尊重白玉京。

  因为他们是同一种人。

  高进回到墨染香两人身旁,墨染香柔声道:“师兄若是有空,能否陪小妹在城中转转?”

  高进点点头,他忽然想起来,既然在这遇见白玉京,由他来带路岂不是更好?但他再回头寻找白玉京的身影时,白玉京早已不见。

  与此同时,一处宛若宫殿的建筑里,一名文士模样的男子正站在一座雕像前。

  这座雕像以温润如玉的黑色材质雕成,高达五六丈,雕像面目狰狞,鬼面獠牙,背生千手,状若地狱恶鬼,阴森难言。

  一个身姿窈窕的年轻女子从大殿门口进来,娇声道:“爹爹,唤我何事?”

  男子转过身,正是在小城露过一面的温如玉。

  三年不见,温如玉的模样丝毫未变,他道:“前几日爹爹收到大长老神魂传讯,讯中说他的神魂被困在一处山脉秘境之中,爹爹与各位长老商量一番后,决定让你前去探查此事是否属实。”

  他目光落在温黛儿身上,满是疼爱怜惜,道:“近年你与夜煞的融合已趋近完美,此去有夜煞相护,本身修为也不弱,想来不会出什么大事。你也长大了,也该出去走走了。而且大长老是我辈第一人,你若是能找到他,得他真传,以后羽化成仙也不是不可能。”

  三年时间,温黛儿已由小城少女,长成风姿迷人的佳人,她继承了温如玉的心智才华,也继承了温如玉那双似乎能勾人心魄的眼睛,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双大眼睛,好像永远都在对你表达无尽的感情,令人着迷沉醉。

  她还继承了母亲的妖媚美丽,加上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睛,已能想象出她必定是男人的迷药,用蜂蜜和剧毒混合成的迷药,美丽又危险。

  温黛儿眨眨眼道:“是,谨遵父命。”

  另一处。

  只见周围朦朦胧胧,尽是水波般的光幕,外边像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在这片与世隔绝的秘境中,囚禁着一个骨瘦如柴、浑身赤裸的人。

  这个人已不能算是人,只是一道虚幻模糊的虚影,手脚四肢俱被光幕延伸出的铁链锁住,悬在半空。虚影面容苍老至极,须发皆白,满脸皱纹,此时双眼紧闭,嘴唇抿成一条缝,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忽然光幕波动,走进一个身穿黑袍,看不清面目的高大身影,正是之前的楼主。

  楼主在虚影面前站定,阴冷的目光投射在他身上,开口道:“三魂七魄已去其三,你倒是狠得下心,修炼几百年的神魂说散就散,好大的手笔。”

  他的声音中带着怒意,一个被他囚禁的虚影能做出什么激怒他的事情?

  虚影睁开眼睛,深陷的眼眶中散发出骇人的威势,他的眼睛竟是碧绿色的,碧绿的像九幽地狱恶鬼的眼睛,阴森可怕。

  一个囚徒浑身赤裸,魂魄残缺,甚至已没有躯体,仍有如此威势,生前想必是叱咤一方的枭雄。

  虚影缓缓道:“你在发怒?你怕我死?”

  楼主冷笑道:“放心,你死不了的。有墨九星在,就算你想死也是死不成的。”

  虚影又缓缓闭上眼睛,缓缓道:“我早已经死了,现在只不过是个残魂而已。”

  楼主冷哼一声道:“若不是你知道天魔灌体大法的口诀,就算有十条命,本座也不会留你!”

  虚影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道:“若是五十年前你敢跟我这样说话?”

  楼主冷笑道:“五十年前你是纵横天下的大长老,但你别忘了五十年后你是我的阶下囚。”

  虚影眼帘颤动,似乎内心情绪翻涌,良久才道:“不错,成王败寇,你的确赢了。”

  楼主纵声狂笑,笑声中说不出的得意。

  虚影冷笑道:“但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天魔灌体大法。”

  楼主笑声顿止,恶狠狠的盯着虚影道:“你以为我为何要找墨九星来?只要有墨九星施展回天九针将你神魂固定,本座自然能施展搜魂大法,那时你就算想瞒也瞒不了!”

  虚影不再说话,到了撕破脸皮的地步,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五十年前他落入楼主手中,被抽魂夺魄囚禁于此,要不是他学识渊博,楼主有求于他,恐怕早已魂飞魄散。

  但近年来这人竟打起天魔灌体大法的主意,变本加厉折磨与他,大长老何等人也?知道交出天魔灌体大法后恐怕就是他的死期。他忍辱多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报仇雪恨,是以紧闭牙关,不肯说一句关于天魔灌体的话。

  为何楼主如此执着于天魔灌体大法?

  据传天魔灌体大法是少数能得道成仙的功法之一,所以楼主才如此重视。

  但五十年的囚禁下来难免会有松懈,前几个月被大长老寻得机会,以秘法献祭神魂,将自己被困的消息送了出去,才导致他神魂残缺,几近消散。楼主原本准备以搜魂大法强行夺取口诀的打算也不得不暂时放弃。

  但他居然能找到墨九星,大长老心中不禁感到绝望,神魂传讯跨跨越秘境结界本就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到底他还能不能等到教中人来救的那一天?

  楼主冷声道:“你就好好享受最后的几日时光吧。”

  他破开光幕离去,秘境中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虚影睁开眼睛,竟留下两行清泪,难道神魂也会流泪?还是说他已到了绝望得要流泪的地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