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道陵大师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陛下有请

道陵大师兄 林赶溪121 2086 2021.09.15 09:58

  “不知文君小姐师从何处?”

  “文君自幼所习乃朝瑶剑斋剑法,是爷爷自焚净山上请来烟师傅教我!所以,其实清灵仙子是我师姐!”韩文君停剑,上翘的睫毛认真的看向李牧风认真的回答,随后向澹台清灵“善意”微微一笑。

  而席上澹台清灵听到韩文君所言,看到她的朝自己笑,也立马笑脸相对。她终于知道师傅每隔数月都会下山一段时间是去哪里了!师傅,原来你的徒儿并非只有我和姐姐。

  “这剑舞似非剑斋之剑,是百年前傅红玉所创的女子剑!”李牧风丝毫没有感受到澹台清灵此刻异样情绪。

  “少掌教慧眼如炬,文君所舞确是傅红玉大师所遗留的女子剑!”

  “文君小姐,此剑分上下部,下部在我道陵所藏!”李牧风说着弯身自瓶中抽出一支鲜花,以花为剑,放慢速度使出下部女子剑。

  而韩文君美目紧盯李牧风,随着李牧风手中的花,滑动手中的剑。

  学到精髓时,两人动作几乎同步亦趋!

  这时那美妙如醉的琴声里,忽夹杂几丝旁人不易察觉的律动弱音,却牵动李牧风的神海修为掀起小小涟漪。

  李牧风诧异的停下,感受着以为消失的神海修为小异常,看向抚琴赵飞燕。

  那白纱面下似乎也是嗔怒的脸庞。

  最终一曲明月天涯尽,女子剑授完,李牧风将花重新插进瓶。

  “爷爷,文君的剑舞的好不好呀!原来女子剑的下部居然在道陵哩!”

  “哪有点女子家的样子。”

  “爷爷,我想去道陵看看!”

  “胡闹!人心险恶,女子安能独身出皇都!”

  “我愿同少掌教一起!”韩文君复羞红霞滚烫的脸上,眼神直直的盯着李牧风。

  此一言,是表露心迹!

  当一名女子用这种眼神、神态说出我愿之话时,诸位千万莫要学李牧风呆头鹅一般说:“我暂不回道陵。”

  眼神顿时放空,努力藏起失落。

  “文君小姐,少掌教四日后大战在即!紫薇桥上,人尽皆知!少掌教此刻如何回道陵!”枢密使赶忙道清原委,安慰韩文君。

  是呀!唯道陵李牧风可与我一战!原来他真的有原因!

  韩文君又再次看向举杯饮茶的李牧风,人族青年领军。

  “少掌教答应了?”

  “回相爷,是!”

  “陛下与我都很关注此事!胜败似是关乎妖族内争,这妖是激进方!”

  “相爷之意,在下明白!”

  “此妖听闻甚是厉害,不知少掌教胜负几成?”

  “回枢密使,在下不知,或许十成胜他!”

  “好!我青年豪杰当应如是!”宴至此,韩相第一次朝李牧风举杯。

  “其父败于道陵其子也定当败于道陵!来,诸位再次同敬少掌教!”

  “四日后,文君定在紫薇桥为少掌教鼓励助威!”

  “牧风,多谢文君小姐。”

  直至深夜,李牧风三人方从韩府出门。

  谢绝了韩世忠派乘坐送回客栈,三人走在只有寒风醒着的文昌大街上。

  澹台清灵闷不做声,一眼不瞧李牧风,自顾自往前走。

  这般异样终于引起李牧风的注意。

  “华兄弟,清灵师妹怎么了?”

  “还怎么了!李大少掌门,你一直这般正经的嘛!你他娘的还真是个人才!”

  “怎么?还请华兄弟明言!”

  “明显生气了嘛!李大少掌门原来还会女子剑呢!”

  “清灵师妹生谁的气?”

  “你说呢!”华白右手猛的拍在脸上,愚笨呀!接着一副就是你的眼神说道。

  “我有何不妥?”

  “你难道看不出?”

  “看不出什么?”

  “你难道看不出大仙子她,,”

  “华白!!”澹台清灵阻止了华白接下去的话。

  接着转过身来,任寒风吹落黑发在脸颊,湿润的大眼楚楚可怜失去了以往精灵一般的灵动,抿在一起的嘴唇,委屈至极的眼神看着李牧风:“李师兄,你,你有没有喜欢,,文君姑娘?”终究她还是不敢说出口。

  她以为自己可以像心中最喜欢的,道陵三问上敢向李道青掌教说出何德何,能有什么福气的李若彤长老那般,敢作敢为,敢爱敢恨。

  但她不可以,没有勇气将爱慕说出口。

  “你在为这事生气?我并不喜欢韩小姐。”

  “满城风雨,女娲谷在内斗,皇都又何尝不是!”李牧风抬头望向越来越缺的月亮,心中所虑不与澹台清灵同。

  “韩小姐挺漂亮的!”得到李牧风的回答,纵然不是心中最想问的还是欣喜转过头继续往客栈走。

  一旁的华白亲眼目睹相同却不同的两名同样都是绝世美女,却都因李牧风一句话悲喜瞬转!

  不由的心生疑惑,难道他长得比我帅?

  “李大少掌门,道陵允许娶妻否?”

  “华兄弟为何这样问?”

  “我日后若入道陵,假若不给娶亲,我家小香玲该咋办!”不给娶亲,我绝不入道陵华白心中打定主意。仿佛他必入道陵一般。

  “华兄弟,道陵并无这类规矩,只是非嫁娶,乃称道侣!”

  “这也行。这韩相真是霸气气度无两!也足够老奸巨猾!李大少掌门,你小心,人家看上你了!”华白双手抱住后脑勺。

  自文昌转向威武长街。

  “何人?!”李牧风一步踏至澹台清灵身前,朝灵悬于左侧将澹台清灵护在身后。

  华白和澹台清灵这时才看清,文昌街与威武大道相连夹角处有一人藏在阴影之中。

  能藏至李牧风身前数米,修为不低!足以让李牧风全力以备,朝灵剑出!

  “少掌教莫惊!咱家桂连海,持陛下谕来见少掌教!”

  一位圆领白袍绘蝙蝠戴冠宦官持令自阴影中走出,方得见面白无须。

  “桂公公?李大少掌门,小心有诈!”华白警惕的看着这从阴影中走出,半夜自称有天子谕的公公。

  “华兄弟,桂公公所持之令确实是真的!”

  “那么远你能瞧的清?”

  “好!咱家就把此腰牌借华小兄弟细睹!”桂连海随手将令牌抛至华白手上,随后走向李牧风。

  “少掌教果然不负咱家所想,绝伦人物!”

  “不知公公,陛下有何谕?!”李牧风不怀疑他的身份,只是想不通为何天子这般派人来找到他。

  “少掌教,陛下有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