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蚁求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蚁求生

南北猫

  • 游戏

    类型
  • 2019.06.22上架
  • 23.88

    暂停(字)

50位书友共同开启《蚁求生》的游戏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百龄园公墓

蚁求生 南北猫 3010 2019.06.21 11:12

  金秋十月!

  往常早应该是天高气爽,今日却又仿佛回到了沉闷的夏日,昏暗的天空中布满了厚厚的乌云,空气里满是潮湿的气息,让人感觉到非常的压抑。

  不远处吹来的海风夹杂着海水特有的味道,提醒着人们早已不复夏日的温暖,却吹不走这昏暗的阴郁。

  在海风的的吹拂下,高大的松树、低矮的四季青、黄色和白色的花朵一起无声的摇摆,唯一不动的是那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墓碑。

  同样的大小、一样的外形、相似的纹饰,如果不是墓碑上刻有不同的名字,贴着不一样的照片,恐怕在这里长眠的人也会迷失在这片墓碑的森林里。

  百龄园公墓!

  这是这片墓地的名字,‘百龄’美好的寓意并不能赶走亲人逝去的悲伤。

  靠近公墓右侧的地方,有一座墓碑,墓碑上以金色的字体雕刻着两个名字。

  “父亲马石”

  “母亲柳彩云”

  名字上面各自有着一张照片,男的眼神中充满了精明和锐利,女的看起来则极为的和善,看照片两人的年纪当是在五十岁左右。

  墓碑上的雕花非常的细致,周围修葺的也极为精致,看得出来墓碑的主人应该是一个有钱人。

  紧挨着这块墓碑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墓碑,相比之下墓碑就简陋了许多,墓碑上的字是最简单的雕刻,雕刻的手法也和一旁的墓碑无法相比,绵软无力像是机器划出来的。

  墓碑上同样有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看年纪顶多十五六岁,如果同时看了两块墓碑的话,肯定能够发现,女孩的样子和一旁的妇女极为想象。

  再看下面的名字,会让人恍然大悟,只见在那照片下面赫然刻着。

  “妹马安安”

  女孩竟然是旁边夫妇的女儿。

  女孩的墓碑前,一个身着黑色衬衣的男子正尊在那里,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怔怔出神,没有言语、没有表情、没有动作,甚至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只有那还没有彻底干涸的泛红的眼眶,向世人诉说着他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墓园里的宁静,皮鞋重重的踏在石板路上,像是故意在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顺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能够看到三个身着‘艳丽’的男子正一步三摇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三个人的造型就像是一个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光秃秃的脑袋上出了褶子没有一根头发,脖子上挂着金色的链子在这墓园里面显得格外的扎眼。

  原本就已经是半袖的T恤还要奋力将袖子卷到肩膀上面,为的是能够露出从肩膀一直延伸到小臂的凶神恶煞一般的纹身。

  手上夹着香烟仅剩下半根,时不时的吸上一口,用力的突出白色的烟雾,好似要将空中的乌云也比下去。

  三个人的脸上写满了不屑和狂傲,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吊念逝去的亲友。

  三人在男子身后站住了脚步,走在中间那人将狠狠的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将还剩下小半截的香烟顺手扔到了一旁的墓碑那里。

  “我说哪里都找不到你小子,原来他妈的躲到这里来了,害哥来这种死人的地方,真他妈晦气!”

  男子说完所有看了一眼,越看脸上嫌弃的神色越浓,冲着刚才扔烟头的方向吐了一口谈,不偏不斜正吐在前一排的墓碑上,不知道墓碑的亲人看到该是怎样一种心情。

  “啊……呸!怎么样,想好了吗?这种事情还要和死人商量,看你可怜哥给你指条明路,把房子直接给黄叔得了,还能剩点钱,省得饿死没人收尸!”

  男子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可蹲在地上的人目光依旧落在墓碑上,一动没动,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旁有人在说话。

  “你他妈的是不是聋了,哥好心给你说,你还和我这装逼,都现在了你还在以为自己是马大少爷呢,要我说你现在就是一个屁都没有的可怜虫,哈哈!”

  “屁都没有的可怜虫,哈哈!”

  三个人一起大笑起来。

  笑声在这墓园里并不常见,更何况是这种肆意妄为的狂笑,听上去是那么的不和谐,那么的刺耳,让人忍不住想用一切能找到的东西堵上他们的嘴巴。

  “闭嘴!”

  蹲着的男子第一次开口,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听上去就像一头压抑着怒火的野兽在低声咆哮。

  “你们听到了吗,这小子刚才说什么,说让我们闭嘴,哈哈,哥几个心情好就想笑,你他妈的能拿我怎么着,我可怜的马大少爷,哈哈!”

  三个男子的笑声变得更加放肆,夸张的笑容、扭曲的笑脸,一切都是那么的讽刺,完全没有将男子放在眼里,看他们的样子好似要故意激怒他。

  “不想要命的话,可以继续!”

  男子突然站了起来,刚才他蹲在那里还看不出来,此刻站起来之后才发现男子的身高至少超过了一米八五,比面前三个人中最高的还要高出半头。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冷冷的就像是这墓园的墓碑一样,精致的五官中一双眼睛盯着面前的三个人,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是喜是怒。

  看着他的眼睛,三个人突然觉得背后发凉,想到之前关于他的一些传说,三个人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词,那就是恐惧,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随着恐惧的种子在三个人心中落地、生根、发芽,那原本放肆的笑声就像是一根鱼刺卡在了他们喉咙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只能尴尬的咧着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牙哥,狗急了还会跳墙,他现在就是一只丧家犬,我们犯不上和他拼命”

  站在右侧长着一对眯缝眼的家伙凑到中间那人耳边说了这么一句,像是怕被对方听见,声音非常小,没有丝毫的气势可言。

  正不知道怎么收场的牙哥,听到这话立刻点头。

  “说得对,黄叔交代的正事要紧,回头再和他算账”

  重新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努力掩盖住刚才的恐惧,牙哥咳嗽了一声,又摆出那副天王老子的样子,只不过这次看起来多少有些色厉内荏。

  “马毅,牙哥看在你父母死了,现在妹妹也死了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今天来这里就是要你一句话,黄叔问了你那房子现在给还是不给,不给的话一年后可就不是这个数了”

  牙哥不知道他这句话彻底触怒了马毅,怒火沿着血管从瞳仁烧到了拳头,胳膊上的青筋在怒火的灼烧下,一根一根的鼓了出来,无尽的怒火即将宣泄出来,这里注定要增加一些其他颜色。

  突然,马毅眼前飘过了一抹淡淡的黄色,那是海风吹起来的一片菊花的花瓣,黄色的花瓣在微凉的海风中翩翩飞舞,想一个舞动的精灵飘飘落在马毅的手上。

  马毅那被怒火充满的心渐渐冷静下来,花瓣就像是一个信使带来了远方的消息,提醒着他身后还有长眠的逝者。

  “你们回去告诉黄三,一年之后我会把钱还给他,这一年的时间别再来烦我,否则他什么也得不到,滚!”

  “你他妈的说什么,给你脸不要是不是……”

  在小弟面前,牙哥硬着头皮也要装一下,幸亏眯缝眼激灵,一把拉住牙哥的胳膊。

  “牙哥,犯不上,一年之后看他怎么办”

  “哼,他妈的都这个样子了还装逼,如果不是看你可怜哥一定要好好教育你该怎么夹着尾巴做人,一年之后两千万,我看你靠什么拿,我们走!”

  三个人转身离开,在拉开了足够的距离之后,牙哥看起来又恢复了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我告诉你们,哥就是看他可怜,要不弄死他”

  “是,牙哥可是出了名的好心”

  ……

  他们的声音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这海风当中,整个墓园又恢复了刚才的宁静,墓园里也只剩下了马毅一个人。

  对于他们的离开马毅并没有放在心上,他重新蹲下身子,整理了一下墓碑前刚刚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的鲜花。

  沉默了一会,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熟练的塞进口中,正准备点烟的时候,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将烟和打火机塞回了口袋。

  “安安”

  还是那略带沙哑的嗓音,与刚才潜藏的凶兽不一样,这两个字说出来却极尽温柔,就像他曾经无数次揉着妹妹的头发,宠溺的喊出这个名字时一样。

  “你放心吧,哥答应过你,就一定会把房子保住,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染指我们的家”

  马毅轻轻站了起来,转身来到父母墓碑前鞠了一躬,头也不回的向公墓出口走去。

  一直到了公墓出口的位置,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定脚步,深吸一口气,转身、回头,看着墓碑的方向,许下了最后的誓言。

  “安安,如果做不到的话,哥就回来这里陪你和爸妈,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希望到时你不要嫌弃我这个没用的哥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