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百里独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思过崖

百里独行 麻辣小串 3351 2019.05.08 06:00

  女人对于食物总有一种天生的触觉,简简单单四道小菜被蔡璐璐做的很香,郎仕逸吃的一口不剩,最后一口酒下肚后,舒爽的“啊!”了一声,还打了一个饱嗝。

  “师妹!你早点回去吧!”郎仕逸吃完说道。

  蔡璐璐将碗筷放进食盒中,说道:“师兄,你早点休息,明天我来看你,要是冷,我就给你在拿点被褥!”

  “哈哈,郎情妾意啊,要知道上山容易下山难,今天,你俩就在这做一对鬼鸳鸯吧!”一声狂放的笑声,从上山的路上窜出了十来个黑衣的身影。

  “什么人敢私闯华山?”郎仕逸将蔡璐璐藏在身后,怒声问道。

  “我们不是私闯华山,我们就是华山的人,朗仕逸,昨天你逞凶杀了我们好几个弟兄,不知道今天你还有没有这个本事!哈哈!”一声狂笑提醒了朗仕逸,郎仕逸怒问道:“昨日是你们在白家村抢劫?”

  “不错!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说罢为首一人,挺剑便刺。

  昨日郎仕逸在白家村跟黑衣人交过手,杀了几个人,觉得剑法普普通通,根本没放在心上,即使现在手中无剑,也应该不落下风,怒吼一声:“今日我要为华山清理门户!”便欲挥掌上前。然而一提真气,腹部突然一阵绞痛,便跪在地上,心中暗惊:“我中毒了!”眼看黑衣人的宝剑就要落下,蔡璐璐舞动食盒,将黑衣人手中之剑挡开,扶住郎仕逸吃惊的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郎仕逸口吐鲜血,面目狰狞转头对蔡璐璐说:“酒菜里,有毒!”

  平地一声惊雷起,蔡璐璐被彻底吓傻了,喃喃的说道:“不会,怎么会,我亲手做的啊!”

  “哈哈,菜是你亲手做的,他活到现在。这断肠散只下了一半的量,你居然抢着做菜,也好,让我们有机会亲手杀死你们两个,可以报昨日之仇了!”说罢挺剑就刺。

  郎仕逸听的明白,便知道这酒菜中的毒药非蔡璐璐故意而为之,对方的目标分明是两个人,如果这样下去恐怕两个人都得死在这里,便忍着疼,拉了蔡璐璐进到房间里面,看了看房间有什么可以当武器的。蔡璐璐上山的时候也没有拿剑,两个人都赤手空拳,怎么对敌?

  房间里空间相对狭小,黑衣人人多的优势便不再显现,每次只能有两个顶在前面,郎仕逸疼痛难忍,半蹲半跪躲在后面,蔡璐璐一手拿着食盒,一手拿着牢房的锁链挥舞起来抗敌。一个竹木的食盒如何抵挡兵器之利?几下便砍了个稀碎,不经意间,朗仕逸和蔡璐璐身上便已是血点斑斑,突然蔡璐璐也是腹中一疼,蹲下身来,郎仕逸大惊问道:“你也中毒了?你没吃那些酒菜啊?”

  蔡璐璐转头苦笑道:“我给你做菜的时候,尝了几口试试咸淡!”

  黑衣人听得哈哈大笑:“天助我也,你两个同时中毒,今日便同时去见阎王吧!”说完便举剑便要下杀手,却听得后身“啊”的一声响起了惨叫声,惊得所有黑衣人都回头张望。正是百里山挥动八王玄铁锏,狠狠的砸在了一身的后背之上。

  “大胆小贼,敢在华山放肆,真是不知死活!”百里山怒骂着挥动八王玄铁锏如天神一般杀进了圈内。

  郎仕逸长吁一口语气,心说救兵终于来了!只见百里山将八王玄铁锏挥动的嗡嗡作响,那些黑衣人更是无人敢近身,重兵器之威猛绝不是言语可以形容,利剑砸上便直接折断,擦到身上便是一道血痕,几招下来,黑衣人便只敢远远围着,不敢近身递招,百里山片刻便已冲到郎仕逸身边。

  “阿逸哥,你怎么样?”百里山低头问道。

  “死不了!”阿逸回答道。

  “璐璐姐呢?”

  “不碍事!”

  “好!我带你们冲出去!”百里山说完便举锏要冲门而出!

  “呵呵,人算不如天算啊,你们好威猛啊!”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不是别人,正是陆振平来了!

  陆振平把所有的手下派去思过崖后,便在屋里静静思索。百里山的脚步声还是惊扰到了陆振平,陆振平略一思索,想起随郎仕逸一起上山的白山不知道人在何处,如果他出现在思过崖,会有不小的变数,便一路追来。到了思过崖上一看,果然被这白山大杀四方,威猛异常。

  “白兄弟,郎仕逸是我华山逆徒,我代师长清理门户,你若识相便请让开,如若不然,休怪我不客气,莫要以为华山派怕了你!”陆振平先礼后兵,能说走百里山自然最好,省得动手。

  “呸,你个欺世盗名的叛徒,找人假扮蔡昱林,将掌门之位传于你自己,最后还杀人灭口,我绝对不会与你这种伪君子同流合污!”百里山怒斥道。

  听到百里山的话语,朗仕逸和蔡璐璐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同时又对陆振平投去了愤怒的目光。

  陆振平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阵狞笑,说道:“原来你真的都听到了,那对不起了,你们三人一起命绝于此吧!”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言语已经不起作用了,陆振平挺剑就刺。百里山举锏格挡,“当”的一声,剑锏交加,陆振平以真气灌剑,居然没有被锏击退。百里山大为吃惊,锏端传来的真气压的百里山胸中血气翻腾,不由得暗叫一声:“好厉害!”

  陆振平也是大为吃惊,从未想过自己全力一击居然有人能硬抗下来,便回头朝黑衣人骂道:“还等什么?快点把他们全杀了!”转身便挥剑杀向百里山。

  陆振平气劲浑厚,气灌宝剑,堪堪与八王玄铁锏匹敌。而百里山虽然易筋经的内劲浑厚,但是可惜并非自己辛苦修炼所得,再加上并未融汇贯通,虽然不至于落败,但是想赢,难上加难。一旦对方不畏惧自己的八王玄铁锏的威力,交手起来颇为吃力,无人照顾的蔡璐璐和郎仕逸便危机重重。

  这样僵持了一会,郎仕逸看出了问题,百里山虽然不至于立刻落败,但是却也无法短时间扭转局面,反而在这么拖下去,自己和蔡璐璐恐怕就要先交代了。郎仕逸心头盘算,寻求脱身之法,眼睛望向了蔡璐璐背上山来的被褥,便有了主意,一把抓了过来,对蔡璐璐低声说:“我们在这样下去,必死无疑,你愿意跟我跳崖么?”

  “跳崖?”蔡璐璐惊讶的望着郎仕逸,不明所以。

  “用被子兜住下落之势,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了,你愿意么?”郎仕逸坚定的眼神,说服了蔡璐璐。

  “好,我陪你跳,要死一起死!”蔡璐璐说道。

  郎仕逸忍住腹中疼痛,一脚踹开木板的护墙,山崖边沿就在旁边。

  “山弟,过来,拿住这个,我们准备跳崖!”被褥分大小,被子教大,褥子教小,加上原来思过崖上留的被子一共三个。朗仕逸将最大被子的留给了蔡璐璐,中等被子的丢给了百里山,自己拿着最小的褥子,喊道:“山弟,快过来,跟我学!”说完便毫不犹豫的展开褥子跳了下去。

  百里山听到郎仕逸的呼喊跳崖之声,大为惊讶,这华山绝壁,跳下去还不粉身碎骨?刚想出言阻止,郎仕逸的被子已经扔了过来。百里山一个转身将被子夹住,在一看时,郎仕逸已经一手抓住褥子的一角跳了下去。

  “阿逸哥!”百里山焦急的呼喊了一声,手里招式一慢,陆振平的掌中剑毫不客气的在百里山的身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而蔡璐璐更是毫不犹豫,双手抓住被子两脚纵身随郎仕逸跳了下去。没有了他们两个人,黑衣人顿时将百里山围了起来,手中铁锏在陆振平的缠绕下,没有了威慑力,黑衣人的剑便畅通无阻的直刺百里山,几乎招招见血,疼的百里山龇牙咧嘴。百里山一咬牙,罢了,在这拖着也是死,不如跟郎仕逸和蔡璐璐跳下悬崖,也许还有生存的机会,便将锏晃了一个圈,退了一大步,双手拿住被子便一跃而下。

  陆振平见三个人相继跳下悬崖,赶忙跑到悬崖边上一看,半山腰大雾弥漫,在加上天色已晚,根本看不清楚,视力可见的峭壁上也什么都没有。陆振平恨恨的骂道:“这三个疯子,悬崖也敢跳。你们明天开始,去崖底搜索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陆振平重哼一声,骂道:“哼,在我华山的地方,我就不信,还能让你们飞了不成!”陆振平说完,收起宝剑一路走下思过崖。

  ——

  把被子撑开用来兜住下落之势,虽然可以减缓下冲之力,但是想毫发无伤未免有点异想天开了。郎仕逸最先跳下,而他用的褥子却是最小的,下落很快,在下落过程中拼命的脚踏虚空,用来减缓落势,然而腹中剧疼让他无法完全运起真气。还好在快到地面的时候,茂密的树林给了他很好的缓冲,但是依然被树枝刮的全身都是伤,最后压断了好多树枝掉落在地上,全身的骨头几乎都碎了,在加上身上毒药发作,虽然仍有一息尚存,但是恐怕也是重伤难治了。

  蔡璐璐则要好很多,本来就身材娇小,在加上被子较大,可以兜住的大量下坠之力,在加上脚踏虚空的轻功气劲,在茂密的树冠缓冲下,只是有树枝划伤了蔡璐璐身上好多地方。不过在压断几个树枝以后,蔡璐璐居然能安全着地,也算是运气相当好了。虽然也是伤痕累累,但是行动尚能自如。蔡璐璐对大师兄郎仕逸更是钦佩了,这么高都还能生存下来,是何等奇迹?蔡璐璐起身便到处找郎仕逸,虽然蔡璐璐不知道郎仕逸在被子大小的方面做了手脚,但是她知道大师兄中毒颇深,赶紧找到师兄为其解毒才是重中之重。

  然而她最先发现的人,却是百里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