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你对床板做了什么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水为财 2205 2020.06.12 19:01

  “鱼王,你都被淘汰了,怎么还笑得这么开心?脑子果然是有问题。”

  三人当中,为首的男子是个光头,脑袋上好像抹了猪油似的,在阴天里都能反射出光线来,让莫愚有种阳光明媚的错觉。

  “原来是你们三个阿?躲在小树林里面干嘛?拉屎还是互相拼刺刀?”莫愚停下脚步,斜着眼睛看着他们。

  他这副样子,确实有点欠抽。

  光头活动了几下手腕,冷笑着说道:“当然是等你阿。”

  “滚蛋,别惹我,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无缘无故成了仙门弟子,让莫愚很是郁闷。

  “那正好让我们兄弟三人帮你开导开导。”光头回头对两个同伴说道:“瘦虎、胖狗,把他拖进小树林去,我让他知道什么叫屁股开花别样红。”

  三人在排队的时候被莫愚一顿挤兑,被骂是没用的渣渣,加上全被仙灵宗给淘汰,心情很郁闷,就相约拿莫愚来出气。

  反正也不是第一天欺负鱼王了,他有几斤几两他们都一清二楚,没爹没娘的孤儿,死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不欺负他欺负谁。

  一胖一瘦两个男子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向着莫愚走去。

  莫愚一见对方来真的,赶紧在路边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气势不减吼道:“我看谁特么敢动我,你们要是再向前一步,信不信我……”

  瘦虎和胖狗顿时被他的气势吓住了,果断地停下了脚步,却见莫愚将石头砸了过来,转身撒腿就跑:“信不信我跑给你们看。”

  “让你先跑一百米。”光头一点都不急,悠闲地往前走去。

  果然,还没有跑出一百米,莫愚就像死狗一样吐着舌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是想逃走,可是身体实在是太虚了,狂跑没多远就累得不行,等光头三人追上来都没喘过气来。

  “跑阿,你怎么不跑了?”光头抱着双手站在莫愚前面。

  莫愚好不容易把气喘顺,警告他们说道:“你们别乱来阿,我现在可是仙灵宗的弟子,你们要是敢动我,就是跟仙灵宗为敌。”

  “你要是仙灵宗的弟子,我就是仙灵宗的宗主。”光头冷笑道:“把他给我拖进小树林去。”

  瘦虎和胖狗各抓住莫愚的一只手臂,轻而易举就拖着往小树林走,而累成死狗一样的莫愚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光头随手捡起一根手臂粗的树枝,笑眯眯地跟在后面。

  “快放开我。”莫愚拼命挣扎,却怎么都挣不脱。

  在挣扎的时候,玉牌不小心从身上掉了出来。

  “咦?没想到你身上还藏着好东西阿,这下我们发财了。”光头眼睛一亮,急走几步捡起玉牌。

  “那是仙灵宗的玉牌,也是仙灵宗弟子的身份凭证。”莫愚赶紧表明身份。

  光头嗤笑道:“骗鬼呢,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天赋,你要能成为仙灵宗的弟子,我都能成仙了。”

  他拿着玉牌仔细看了看,以他混迹三教九流的十几年经验,也看不出这玉牌价值多少,但从色泽和玉质来看,应该能值不少钱。

  然而当他翻过正面,看见上面刻着一个古朴的字体时,文盲的他不认识这个字,却能感受到上面的道韵,吓得浑身一颠,差点就把玉牌给扔了。

  “等会。”光头对两个同伴喊道。

  两人停下脚步,瘦虎回头疑惑问道:“怎么了,强哥?你该不会被这小子给吓住了吧?”

  “怎么可能,我像是那么胆小的人吗?”光头大步向前走去。

  胖狗不满地对瘦虎说道:“你怎么说话的?强哥一向色胆包……不对,应该是胆大包天,除了扶墙从来就没有服过谁,怎么会被这小子随便一句话就唬住呢。”

  “说得对,强哥你快过来,我让这小子跪在你面前给你赔罪。”瘦虎说道。

  光头一言不发,大步走到莫愚身前,双腿……一软。

  “扑通。”

  跪倒在莫愚脚下,双手抱着莫愚的腿,哀求道:“鱼哥,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仙灵宗的弟子,多有冒犯,请您高抬贵手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莫愚:“……”

  瘦虎、胖狗:“???”

  什么情况?只扶墙的强哥,为什么扶莫愚的腿了?

  光头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眼力还是有的,那块玉牌不是赝品,肯定是仙灵宗的玉牌。

  他的爷爷当年就因为得罪了一个修行者,最后连坟都没有了,所以他深知得罪修行者的后果有多严重。

  “强哥,你是不是搞错了?他都被仙灵宗淘汰了阿,怎么可能是仙灵宗的弟子呢?”瘦虎说道。

  光头跪在地上,用身上沾满污迹的衣袖擦了擦玉牌,双手托着恭敬地递给莫愚:“这是您的玉牌。”

  说完向瘦虎和胖狗瞪了一眼:“还不过来跪下,求鱼哥饶命。”

  莫愚暗中松了一口气,接过玉牌收好,拿起光头扔在一旁的树枝说道:“跟我进小树林,让我见识一下屁股开花为什么会那么红。”

  片刻之后,莫愚从小树林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爽。”

  光头和瘦虎胖狗三人跟在他身后,全都捂着臀部,走路一颤一颤的。

  莫愚不知道打断了多少跟树枝,把他们的屁股都给打烂了,终于让他们感受到屁股开花是什么感觉。

  “没想到这牌子还挺有用的,算了,反正也逃避不了,就暂时这样吧。”莫愚隔着衣服摸了摸玉牌,心底的郁闷少了一下。

  回到家中,莫愚像咸鱼一样趴在床板上唉声叹气,出门时的兴高采烈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云开雾散之后的阳光也不再明媚。

  别人有机会入仙门修行,恨不得大摆筵席请所有认识的人大吃一顿,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一步登天。

  莫愚却刚好相反,郁闷得快要吐血,恨不得把那块象征着仙灵宗弟子身份的玉牌给扔到茅厕里去。

  “得想个办法打消他们收我为宗门弟子的想法才行。”

  莫愚趴在床板上苦思冥想、绞尽脑汁,用自己那个不太好使的脑袋,思考着如何逃避进入仙灵宗当弟子。

  一刻钟之后……

  屋内响起了呼噜声。

  “小鱼,小鱼,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个魁梧的身躯踏着大步子冲进屋里,声音洪亮震天,把莫愚从睡梦中吓醒,下意识一个咸鱼翻身坐了起来。

  进来的正是他的死党大胖子李沉。

  兴冲冲闯进屋内的李沉,视线落在莫愚屁股下面那块断为两截的床板上,沉默了片刻道:“小鱼,你对床板做了什么?难怪最近你那么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