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计划被打乱了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水为财 2066 2020.06.20 17:23

  想到明天就要教人修行,寂寞了许久的鞭子马上就能派上用场,许清秋就兴奋的有点睡不着觉。

  卯时准时爬起来,随手抓起黑色鞭子就准备出门,不过走了几步之后:“第一次见面就带着鞭子去好像不太合适,显得我好像有多凶似的。”

  “先看看那个家伙怎么样再说,要是不听话的话再抽他鞭子也不迟。”许清秋放下鞭子,身形飘然掠向莫愚的住处。

  她从小就被宗主培养成勤苦修行的习惯,现在轮到她来培养别人,自然要把宗主那一套方法拿出来用。

  莫愚要是敢偷懒,或者在修行中划水摸鱼,那就等着吃鞭子吧。

  许清秋的修为境界已经到了筑基后境,所以黑夜对她没有任何的影响,身形如轻燕一般优美飞掠,很快就来到了莫愚的住处。

  “这家伙果然懒惰,竟然还没有起床修行,睡觉还不关门。”

  许清秋脸色一冷,抬步走进莫愚的房间,冷声道:“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来……”

  话没说话,她的视线就落在床上的莫愚身上,虽然天色还黑,但在她眼里却形同白昼,所以她看见了少儿不宜的画面。

  “嗖。”

  许清秋俏脸一红,以闪电般的速度退出了莫愚的房间。

  这王八蛋是个神经病吗?睡觉竟然不穿衣服?还敞开着门?太不要脸了。

  “谁、谁呀?大半夜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莫愚被吵醒,迷迷糊糊爬起来,这时候一阵冷风吹进来,冷得他连打好几个喷嚏。

  不错、不错,看起来今天应该能再次病倒。

  就算真元能够快速让病情痊愈,但病好了之后人还是比较虚弱的,需要时间休息才能完全康复。

  这个理由简直是毫无破绽,又可以躺一天了。

  莫愚又打了几个冷颤,这才想起来刚才好像有人进了屋,还说了什么话,而自己……还光着身体。

  刚才被人看见了?

  人呢,去哪里了?

  莫愚赶紧穿上衣服,但因为天色太黑,他的狗眼没有视黑夜如白昼的本事,自然看不见就站在门口不远处的许清秋。

  虽然穿上了衣服,但他还是觉得浑身发冷,想来应该是病情要发作了。

  很好,继续保持这种势头,等天亮的时候应该会更严重一点,到时候再装一下,显得更可怜凄惨,谁都不好意思逼着他修行。

  莫愚又打了两个喷嚏,走上去准备关门,却隐约看见一个影子站在门外,像个鬼一样,顿时吓得连退好几步,差点就尿了。

  “出来,以后每天卯时准时起床跟我修行,迟到半刻钟就罚十鞭子。”就在莫愚被吓得要喊救命的时候,许清秋冷声说道,说话的时候都咬着牙齿。

  这王八蛋睡觉不穿衣服,污了她纯洁了将近二十年的眼睛和心灵。

  要不是看这家伙是酒轨和麦啸两位长老都看好的弟子,她早就把他给扔到玄冰湖去喂蛇怪了。

  莫愚吓出了一身冷汗。

  尼玛的,站在门外一声不吭,又黑乎乎的看不清楚,谁见了都会被吓一跳阿。

  缓过神后,莫愚这才猛然发现,外面的人是个女的阿,虽然看不起面容,但从声音来看应该年纪不会太大。

  “嘶。”

  “教自己修行的人是个女的?还很年轻,这特么的怎么跟想象中不一样阿。”莫愚惊得倒吸了一口气。

  以自己在酒轨和麦啸长老眼里的重要程度,前来教他修行的人怎么也得是个经验丰富的强者才对阿。

  结果来一个娘们,那他还怎么撒娇卖惨划水摸鱼?

  他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在一个娘们面前像个娘们呢。

  当然可以。

  只要这个娘们能让他舒舒服服划水摸鱼,别说像个娘们,就是当一个真的娘们都可以考虑考虑。

  不过从这个娘们冷冽的语气来看,显然是不能的。

  所以,莫愚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刚刚她没有进屋吧?”

  “就算进了,那么黑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的吧?”

  想起刚才模糊间,好像有人闯进屋里还大声说了什么,他不确定是在做梦,还是真实的。

  莫愚的心有些乱,之前想好的办法一点都用不上了,不知道该接下里如何应对才好。

  “对了,我还病着呢,不能跟她出去,不管怎么样,今天必须要摸鱼混过去再说。”

  想到这里,莫愚重新在床上躺了下来,发出难受痛苦的呻吟声:“哎哟,我头好痛,浑身乏力,哎哟……”

  没穿衣服吹了大半夜的冷风,总得有点回报才行,要不然不是白吹了么?

  再说他是真的有病,是真的觉得很难受,又不是装的,躺得理直气壮,谁来了都不怕。

  门外正准备转身离开的许清秋,停下脚步后眉头皱了皱,心里更加不喜欢莫愚这个变态的家伙了。

  这神经病不仅有特殊的癖好,还非常的懒惰,看来明天必须要把鞭子带过来才行。

  许清秋冷着脸重新走进屋内,见莫愚像条咸鱼一样躺在床上呻吟,有种回去住处拿鞭子的冲动。

  堂堂男子汉,这点病痛算什么,要连这点病都要死要活的话,干脆别修行好了,滚回老家等死吧。

  她忍着怒气走到莫愚身边,伸出手指隔空渡了一道真元进入莫愚的体内。

  许清秋这一道真元更加纯厚,效果比酒轨长老的还要好,犹如一条暖暖的江河游走在莫愚的身体里面,不仅瞬间治好了莫愚的病,还让他感到无比舒服。

  “啊……”

  原本浑身难受的莫愚,全身一阵哆嗦,觉得四肢百骸无处不舒爽,忍不住发出了饱含满足的长音。

  莫愚躺着一动不动,感到无比的满足。

  真元还真是好东西,就不知道以后等自己也修炼出来后,自己给自己渡真元,是不是也有这种爽到天的感觉。

  如果同样有效的话,以后每天晚上给自己来几发,那还不爽翻天。

  还要什么女朋友。

  “出来,跟我走。”许清秋转身走到屋外,站在外门等着莫愚。

  莫愚无奈,只能爬起来走出门外,跟着许清秋往别处走去,心里暗中想道,不打招呼进我房间看我睡觉,我都没跟你计较呢,你还好意思生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