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举到双手麻木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水为财 2039 2020.06.25 18:52

  莫愚觉得很受伤,不是他不举,而是石头那么重,他根本就举不起来。

  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本质上却还是有差别的。

  本以为自己‘莫不举’的外号也就在新入门弟子内传播而已,没想到就连许清秋这个一向善少与外人接触的宗主弟子都知道了。

  那岂不是说,基本上整个仙灵宗的弟子都知道了?

  以后咋见人啊。

  莫愚举不起五十斤的石头,许清秋只好换成了四十斤的。

  不管是修为境界,还是力量敏捷,都是靠循序渐进的训练才能提高的。

  修为境界如果进展太快,根基就会不稳,后期境界提升不仅举步维艰,还容易走火入魔,或者在渡劫中化为飞灰。

  莫愚现在举不起五十斤的石头,许清秋要是非逼着他举的话,就算举起来了,万一双手一软,石头砸在头上把自己给砸死了呢。

  五十斤举不起,但四十斤还是举得起的,莫愚在许清秋的监督下,掏空体内的力气,努力将石头高举过头。

  举起石头的那一刻,莫愚心中涌出了万丈豪气。

  老子举起来了,以后谁再叫我‘莫不举’,老子跟谁急了。

  “再来一次。”莫愚刚将石头放下地面,就听许清秋说道。

  如果换一个地方,换一种场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莫愚可能会觉得很幸福,也愿意再来一次,但如果是举石头的话,他是非常不情愿的。

  可是许清秋就拿着鞭子站在身后,他要是敢不举的话,那鞭子就会抽在他的屁股上。

  她现在是比以前更有耐心了,但不代表不会动手抽他。

  在鞭子面前,莫愚觉得摸鱼点、修为境界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让自己的屁股不要开花。

  举了一次之后又是一次,莫愚双手很快就累得要死,举石头的时候双手一直在颤抖,他生怕抓不稳石头,被石头砸伤自己那张帅脸。

  许清秋就站在他的身后,略显紧张,她不是担心被莫愚的石头砸到,而是担心莫愚把自己给砸死了。

  连续举了数次,莫愚实在是举不起来了,把石头扔在一旁,坐下来气喘吁吁地说道:“不、不行了。”

  “男人怎么可以说自己不行呢?”刑罚堂弟子抱着手臂,冷冷地笑道。

  “你行你上啊。”莫愚怒声说道。

  他早就看不惯这个一天到晚盯着自己的刑罚堂弟子,我又不是嫌疑犯,干嘛一直盯着我不放呢?

  只见刑罚堂弟子冷冷一笑,脚尖在原地一点,掠到莫愚的身前,脚尖对着石头一挑,石头嗖一声飞入了云霄。

  “我上了,又如何?”刑罚堂弟子望着莫愚问道。

  “打扰了,您还是回去站着吧。”莫愚毫不怀疑,如果这一脚挑在自己的身上,自己也会像坐火箭一样直冲天际。

  果然,修行者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休息了片刻,许清秋再次要求莫愚举石头,直到莫愚筋疲力尽,才给他双手涂了一些膏药。

  还别说,这膏药的效果特别好,刚涂上去的时候有一股清凉的感觉,发软的双手仿佛恢复了力量,又可以举了。

  莫愚前世听说过阿三有一种神药,就有此类功效,可惜当年没有渠道,所以没有用过,此乃他一大遗憾。

  没想到重生到这个玄幻世界,竟然还能碰到类似的膏药,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试一试。

  呸!

  道侣都还没有,试什么试。

  “继续举。”许清秋用鞭子指了指石头。

  莫愚活动了一下双臂,感觉力量恢复得差不多,心想这真是一种奇药,以后一定要把丹方拿到手。

  虽然手臂累了麻了软了可以抹神药,但神药并不难百分百让他的双臂恢复,每一次的损耗总是比补充要大。

  所以一天下来,莫愚最终还是累得双手都抬不起来,手臂又红又肿,麻木到几乎没有感觉。

  身体处在透支的状态下,抹再多神药都没用,不仅对训练没有效果,反而会伤害到身体。

  许清秋终于不再压榨莫愚了,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放他回去休息。

  嗯,第二天继续。

  莫愚双手无力,连碗都端不起来,所以吃晚饭的时候,都是低头用嘴巴啃的,像狗吃屎……像狗吃饭一样,把一同吃饭的人都给惊呆了。

  在返回住处的路上,刚好碰到了多日不见的李沉,后者见他一脸憔悴全身无力的样子,惊讶问道:“小鱼你怎么了?”

  莫愚有气无力地答道:“还不是许清秋那个暴躁小妞,都快把我榨干了。”

  “嘶。”

  李沉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问道:“听说她是宗主弟子,不仅长得闭花羞月沉鱼落雁,天赋还非常好,实力也很强,一向不把男弟子放在眼里,竟然会上你……不多,竟然会看上你?”

  “怎么说话的?难道我长得很丑吗?”莫愚瞥了他一眼道。

  李沉老实说道:“你样子倒是长得还可以,就是身体太虚了……,谁让你连床板都不放过呢。”

  莫愚翻了翻白眼,什么连床板都不放过,我那是不小心坐断了的好吧。

  “小鱼,你是怎么勾搭……怎么认识许师姐的?传授一点经验给我,我最近看上了一个同门师妹。”快回到住处的时候,李沉突然拉住莫愚的手臂,小声地问道。

  “你敢移情别恋,就不怕娇娇用兰花指弹死你?”

  “我去,别再跟我提那个伪娘,每次滚山坡的时候都要紧挨着我,好几次差点被他压死了。”李沉埋怨说道:“现在搞得大家都说我跟他有一腿,我就是跳进玄冰湖也洗不干净了。”

  “你就从了他吧,要是被他知道你另有新欢,肯定要跟你殉情。”莫愚劝解道:“你就别想着有师妹看上你了,死心吧。”

  “别呀,你教我办法,我一定能学好。”李沉急了。

  莫愚摇头说道:“没用,你连最基础的条件都不具备,就别想着能找到道侣了。”

  “什么是最基础的条件?”

  莫愚拍了拍他的脸,没说话就离开了。

  李沉站在原地,摸着自己的脸陷入了沉思。

  啥意思?

  你说清楚再走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