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偷师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水为财 2218 2020.06.28 17:28

  第一天被许清秋逼着修炼的时候,莫愚就曾将感应到的‘气感’放了出来,把监督的刑罚堂弟子都给熏吐了。

  要不是这段时间天天吃灵谷,身体和肠胃都改善了不少,他也要把林道义几个人当场熏吐不可。

  美美地吃了五两灵谷饭,莫愚挺着浑圆大肚子往灵草园方向走去,那个监督他的刑罚堂弟子远远跟在他后面,生怕他暗中放毒。

  刚才林道义几人离开膳房的时候,一个个脸色发青发黑,他可是全都看在眼里的。

  当莫愚回到灵草园的小屋时,发现药长老还在唱童谣。

  他觉得药长老的童谣唱得实在是太好听了,特别是在夜里。

  听着就像是招魂曲。

  让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有一种瘆得慌的感觉,即使是关紧了门窗,还是不敢一个人睡觉。

  躲在被子里躺了一会,实在是受不了药长老的歌声,莫愚爬了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那个……师兄,外面露水重,蚊子也多,要不你到我这屋子来过夜吧。”莫愚走向那个刑罚堂弟子,对他喊道。

  正盘腿坐在树下打坐的刑罚堂弟子猛地站了起来,摆手说道:“你给我站住,别靠我太近。”

  他领教过莫愚释放毒气的威力,足足让他好几天都没有胃口吃东西,那次之后,他就决定要与莫愚保持三丈远的距离。

  莫愚解释道:“我没有恶意,就是不愿见师兄受蚊虫骚扰和风餐露宿,所以邀请师兄进屋休息而已。”

  “不必了,多谢好意,我觉得这里挺好,空气清新还风景优美,闲来还能欣赏星空。”刑罚堂弟子当即坚决拒绝。

  开什么玩笑,跟你个王八蛋在一间屋子里,万一你放毒咋办?那股味只能人工净化,想散都散不开啊。

  说服不了刑罚堂弟子,莫愚眼珠子一转,继续向前走去:“既然师兄不愿进屋,那我就陪师兄一起打坐吧,免得师兄寂寞。”

  “不用,真的不用,我一个人觉得挺好,也不感到寂寞,你还是赶紧回屋去休息吧,明天要是迟到的话,不仅要受许师姐的责罚,还要进刑罚堂受罚。”刑罚堂弟子赶紧摆手道。

  现在回想起那天的味道,他都有种想吐的感觉,哪敢再让莫愚靠近。

  邀请不成,莫愚只好无奈地回到自己的屋子,幸好药长老的童谣及时停了下来,这才让他心安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在小山坡继续被许清秋鞭挞,屁股上的鞭痕又比前一天少了一道。

  不错,鞭子没有白挨,总算是每天都有进步。

  不过莫愚掰着指头算了一下,按照每天减少一鞭子来算的话,想要达到不挨鞭子的程度,还得再受虐一百多天,也就是四五个月那么久,不由有些泄气。

  “等我有了实力,早晚有一天我也要拿着蜡烛和皮鞭,让你尝尝被虐待的滋味。”鞭子抽完后,莫愚一边涂着药膏一边咬牙切齿地低声嘀咕。

  许清秋耳尖,听见了他的嘀咕,回过头问道:“你说什么?”

  “没,我说等我修炼有成,一定做我最爱吃的菜让你尝尝味道。”莫愚赶紧改口。

  许清秋半信半疑地离开了,莫愚一边抹药膏一边拐着返回灵草园。

  他得赶回去向药长老偷师,要不然那些灵草就要枯死了,要是再得不到任务的奖励,林道义那些眼红他榜首位置的人,就真的要在他头上拉屎拉尿了。

  当他赶回灵草园的时候,刚好看见药长老提着一桶灵泉,一小勺一小勺地浇在每一株灵草上面。

  莫愚躲在自己的小屋子里,从窗户上偷瞄,把药长老照料灵草的过程和步骤一一记下来,然后……把那本种植灵草基础篇当成枕头好好地睡了一觉。

  上午被许清秋那个小妞虐待得筋疲力尽,中午不休息一下,体力和精神恢复不过来,下午干活就没劲。

  等他一觉睡醒,发现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我去,怎么睡这么久呢,我那些灵草该不会挂了吧。”莫愚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立马就爬了起来。

  等他跑到灵草园去一看,果然,那些灵草更蔫了,急得他赶紧去灵草园旁边打了一桶灵泉过来,学着药长老给灵草浇水。

  “嗤!”

  突然,旁边想起了略带讽刺的嗤笑声。

  谁特么敢嘲笑老子,莫愚大怒,转过身就想拿瓢子猛敲对方一顿。

  然而当他看见咧嘴呲牙的大黑狗时,立即换上了可爱可亲的笑容,水瓢高高举起却轻轻收回,道:“小黑,你出来找屎……找骨头吃吗?”

  “嗤!”

  大黑狗又嗤笑了一声,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

  老子堂堂灵犬,连山珍海味都吃不完,还要吃什么骨头?果然,目光短浅是会限制人类的想像力。

  “小黑,让一让,我这里没啥吃的,你去膳房那边找找,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膳房门口扔了好几块狗骨头,现在可能还在那边。”莫愚晃了晃水瓢,让大黑狗走远一点。

  不是因为大黑狗妨碍他给灵草浇灵泉,而是小黑明明就是一条狗,还学着人类嗤嗤嗤地嘲讽,让他实在是受不了。

  他宁愿被狗咬一口,也不愿被狗嗤笑。

  “嘶……”

  大黑狗裂开嘴巴,龇着尖牙凶狠地瞪着莫愚。

  要不是主人不让我动你,我早就咬烂你的屁股了,竟然让我去吃狗骨头,你不要命了吗?

  莫愚后庭一紧,赶紧赔笑地夸了大黑狗几句,夸它身状如牛,毛发漆黑如墨柔顺光亮,有狗王的气质,这才让大黑狗稍微消了一口气。

  莫愚舀了一大勺灵泉就要浇在一株灵草上,大黑狗却突然在旁边汪了一声,吓得他手一抖,木勺掉了下去,正好砸在灵草上……

  “小黑,好好说话可以吗?你看看,吓得我都把灵草给弄死了。”莫愚看了一眼那株被砸断的灵草,黑着脸对大黑狗说道。

  死一株灵草,任务的完成度就会降低一成,那可都是摸鱼点啊,就这么被小黑汪一声给弄没了。

  大黑狗翻了翻白眼,觉得实在没办法跟这个白痴交流,于是咬住木勺,从桶里舀了一点灵泉浇在灵草上,然后放下木勺抬头望着莫愚。

  这意思够明显了吧,知道怎样给灵草浇灵泉了吧,白痴。

  莫愚双眼一亮,高兴地说道:“你的意思是……你来帮我照料灵草?”

  “狗兄你实在是太有义气了,只要你帮我照顾好这些灵草,让它们在半个月之内不要枯死。”

  “到时候我给你炖一大锅狗肉,再给你找一条白色的母狗……”

  “汪。”

  “啊……死狗,你快松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