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任务又要黄了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水为财 2104 2020.06.27 18:25

  “进来吧,以后修炼完就过来灵草园,那边还有个小院子,你可以住在那边,方便照料灵草。”

  药长老往旁边的小屋子指了指,转身带着大黑狗重新返回了自己的庭院里。

  酒轨长老提前来打过招呼,让他暂时收留莫愚,随便安排一点灵草园的活就行了,别对莫愚要求太高,更不要把重要的事情交给莫愚。

  不是怕莫愚压力太大,而是酒轨长老觉得目前的莫愚……干不了重要的事。

  药长老性格有些怪,要是换一个人来跟他说这事,他肯定放黑狗咬人。

  但来的是酒轨长老,他就不得不给面子了。

  不是因为酒轨长老在宗门内的地位比他高,而是因为他敢放狗咬酒轨的话,酒轨就敢拿他的黑狗来下酒。

  那家伙好几次流露出要买他这只黑狗的意思,说什么狗肉滚一滚,神仙都站不稳,老是怂恿他把大黑狗给宰了。

  灵草园就在旁边,大概只有方圆一百多米大小,每年产出的灵草用来炼制灵丹,以供门内弟子修炼。

  灵草珍稀,灵丹更贵,所以能领到灵丹的弟子在宗门内地位都比较高,比如说许清秋这种天才。

  莫愚那么受长老重视,本来也能领到,只不过入门太晚,灵丹发放时间已经过去,只能等下一轮了。

  药长老让他以后住在这里,那么就不用回去原来的住处了,这样倒是省了不少麻烦,不用来回地跑。

  唯一有点小担心的是,药长老洗澡时唱的童谣到底好不好听。

  莫愚走进即将要长期居住的小屋子,发现里面已经打扫干净,里面居家物品虽然简陋,但该有的东西都有。

  修行者一向都过得比较清苦,因为他们一心追求强大,不贪图美色和享受,多余或者奢华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没有意义。

  如果为了享受的话,何必进修行门派修炼,何不在俗世里寻欢作乐醉生梦死。

  “舒服,又可以摸鱼半天时间。”莫愚在床上躺下,翘起了二郎腿。

  只要不在许清秋那个暴躁小妞的魔爪之下,他觉得无论在哪里都像是在天堂。

  然而下一刻,一个影子突然出现在门口,他抬头一看,顿时看见两排雪白的牙齿,还有从嘴里往下滴的口水。

  莫愚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脸色惨白地望着大摇大摆闯进来的大黑狗:“我刚全身涂了神药,身上的肉也不多,不好吃。”

  大黑狗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扭头走到门外,但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门边。

  莫愚松了一口气,特么的,这死黑狗突然出现在面前,还呲着尖牙流口水,看着他就像看见一坨……就像看见一根带肉的骨头似的。

  莫愚也搞不懂,自己那么瘦弱,看起来就那么可口吗?

  “汪。”

  大黑狗在门外面叫了一声,还回过头看了莫愚一眼。

  莫愚一脸懵逼看着它,你汪毛线啊汪,赶紧走啊,别耽搁我划水摸鱼,老子好不容易才在暴躁小妞那里逃脱出来,让我先好好地睡一觉。

  “汪。”

  大黑狗见他像根木头一样站在原地,立即转过来对着他又叫了一声。

  莫愚就迷了,我又不懂狗语,你老是冲着我汪啥呢,我这里既没有米田共,也没有骨头,你要肚子饿了就去找药长老啊。

  大黑狗虽然不会说话,却有灵性,一见这货懵逼的样子,就猜到莫愚没懂它的意思,只好重新走进屋内,一口咬住……莫愚的衣袖,拉着他往外走。

  莫愚一开始吓了一跳,以为大黑狗要咬自己,差点就尿了,后来意识到大黑狗是来叫自己出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出了小屋,他被大黑狗拉着前往药长老的小院,心想可能是药长老叫自己有事,所以才让这大黑狗过来的,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

  还没走到小院,他突然看见那个刑罚堂弟子就在不远处,想要吓唬一下对方,突然指着该弟子对大黑狗大吼一声:“小黑,咬他。”

  因为这名弟子的存在,日夜监视着他,差点连洗澡和如厕都不放过,像守灵似的盯着,让他找不到半点划水摸鱼的机会,以至任务的完成度不高。

  动不动还大声吼他,拿刑罚堂来吓他,说不认真修炼就抓进刑罚堂去打屁股。

  让莫愚更不爽的是,这家伙还好几次笑话他不是男人。

  不就是石头举不起来,有一天早起起不来吗?怎么就不是男人了。

  要不是打不过那个家伙的话,莫愚早就抡着砖头上去了,让他也试试举不起来的滋味。

  那名弟子没想到他会这样,顿时被吓了一跳,扭头撒腿就跑。

  药长老这条大黑狗在仙灵宗可是出了名的,不仅有灵性,战斗力也是爆棚,宗门好几个想吃狗肉的长老都被它咬过。

  “汪。”

  大黑狗吠了一声,张嘴一口咬住了莫愚的手臂。

  莫愚:“……啊……”

  没命逃跑的刑罚堂弟子扭头看见这一幕,愣了一下后捧腹哈哈大笑,砰一声撞上了前面的大树。

  大黑狗咬着莫愚的手臂把他拉到药长老的门前,松开嘴巴后很嫌弃地吐了吐口水。

  莫愚黑着脸,揉着被咬的手臂。

  特么的,长这么大第一次被狗咬了。

  不过大黑狗显然不想伤他,虽然咬住他的手臂,却没有用力,只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两排清晰牙印,并没有伤害到他。

  “跟我来。”药长老背起双手,向着旁边的灵草园走去。

  药长老其实不想给莫愚分配活干,因为他眼光独到,一看就知道这小子没什么能耐,难成大事。

  要不是看在酒轨长老的面上,担心大黑狗的安危,他才懒得去理莫愚。

  种植灵草又不像种青菜那么简单,不是撒泡尿当肥料就能种出来的。

  “从今天起,就由你来照料这一小块的灵草,千万记住,除了这些灵草之外,不得碰其它的灵草。”

  “你要是弄坏了其它灵草,嘿嘿嘿……大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开斋了。”药长老指着脚下那一小块地,冷冷地提醒。

  大黑狗很配合地在旁边磨了磨牙齿。

  莫愚看了一眼那块灵草地,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尼玛的,这是灵草?

  这特么的不是干草吗?

  我又不是神,哪能把这些枯黄的灵草种活啊?

  我的任务又要黄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