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真假酒鬼

强者从划水摸鱼开始 水为财 2113 2020.06.15 17:03

  要不是酒轨长老是个筑基后境的修行者,从数十米高砸进水中,就算没有摔死也会被淹死。

  麦长老抚着额头,有些无奈。

  醉得不轻的酒轨长老被湖水一泡,反而清醒了不少,从湖中冲天而起,带起了无数的水花。

  紧接着化作一道长虹掠出了宗门之外,被湖水浸湿的衣裳,在真元的作用下瞬间变得干爽无比。

  “酒长老,以后少饮一点酒。”

  麦长老的声音从身后悠悠传来,酒轨长老没有回头,摆了摆手应道:“我晓得了。”

  为了尽快把莫愚接回宗门,酒轨长老开足了马力,身形在空中划出一道细长的残影,向着白石镇飞掠而去。

  “灵丹可以少吃,酒怎么能少喝呢。”

  “酒可是好东西阿,可惜宗门内一个个只醉心于修行,无人懂得酒的好处。”

  “要是这次招收的弟子中,能有一两个好酒的就好了,以后我就能有个喝醉的伴了。”

  酒轨长老一边飞掠,一边期待着。

  ……

  莫愚很少喝酒,主要原因不是酒不好喝,而是因为……穷,能填饱肚子就算不错了,哪有银子买酒喝呢。

  这一次要不是李沉家里庆祝,估计他也吃不到肉喝不到酒。

  想着把自己灌醉,装成年少酒鬼的样子,等仙灵宗的人来接的时候,发现他还在宿醉中,一怒之下取消了他第二轮的考核资格。

  那他就真的要……谢天谢地了。

  为了达到效果,昨晚不要命地灌自己,李沉父子两人拉都拉不住,醉得神志不清时,还抱着酒坛子和院子的槐树干杯。

  幸好李沉父亲后来把酒换成了水,要不然莫愚可能把自己给喝死了。

  第二天醒来,莫愚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要炸了似的,一阵阵疼痛难忍,非常难受。

  本来想在床板上躺尸半天的,不过他不得不挣扎着爬起来,因为昨晚喝太多了,他得去撒泡尿。

  忍着头疼,莫愚走出门外,来到了屋后,扶着树干畅快地放着水。

  扶着树干不是因为昨晚干了什么导致腰不行,而是因为脑袋还有些不清醒。

  “呼……真舒服。”刚才憋太久了,水放了一半之后感觉通体舒泰,莫愚舒服地呼出了一口气。

  “咦?你昨晚喝酒了?”

  就在莫愚舒舒服服地放着水的时候,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惊讶中带着惊喜的声音,吓得他身体一抖,水都给吓停了。

  “是、是阿。”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来人是昨天那两个仙灵宗神经病中的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真是神经病,明知道人家在嘘嘘,还特么跑过来问话,不懂得人与人之间是有隐私的吗。

  嘘嘘的情绪被打断了,害得他酝酿了大半天才重新放出水来。

  被这么一吓,还不知道会不会落下心理阴影,导致以后在某方面出现障碍呢。

  “啧、啧、啧……不错、不错……”酒轨长老突然走到莫愚的身旁,围着他转圈,嘴里啧个不停。

  “仙、仙长,你说什么不错?”

  莫愚被吓得赶紧拉起裤子系好裤裆,警惕地望着酒轨长老,什么不错?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你昨天晚上喝了不少酒?”酒轨长老目光灼灼地望着他问道。

  莫愚精神一振,脑子清醒了不少,当即点头道:“是啊,我一向喜欢喝酒,每天无酒不欢,经常因为喝酒误了正事,怎么了?”

  修行可是正经事,哪能整天饮酒作乐荒废无度呢。

  再说平时用来修行的时间都不够呢,要是再浪费时间在喝酒以及酒后躺尸上,那还修毛线的行阿,直接在俗世中寻欢作乐不好么。

  莫愚觉得把自己说得这么颓废,相当于是一个废人,这下子仙灵宗的人应该会反感了吧,那就快取消我的资格吧。

  他觉得这真是一个好办法,虽然酒后脑袋非常难受,但如果能让仙灵宗打消收自己为徒的想法,再难受一点都是值得的。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酒?”酒轨长老认真地问道。

  “因为酒是好东西,酒能解千愁,特别是在微醺状态中,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简直胜过当神仙。”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哪管天下千万事,闲来轻笑……不对,闲来痛饮三两坛,这才叫人生。”

  “至于修行什么的,就随缘吧。”莫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虽然心底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但表面上还是装出嗜酒如命的样子,甚至表达了为了喝酒宁可不修行的态度。

  这样一来,仙灵宗应该是不会再要自己的了,毕竟没有哪一个门派会收一个酒鬼当弟子的。

  “为了喝酒,我可以连命都不要。”莫愚继续加码,这下子应该是够了吧。

  “哈哈……真是知己阿。”

  就在莫愚以为酒鬼长老会很生气怒骂自己一番,最后拂袖离开的时候,却见酒鬼长老哈哈大笑起来,还亲切地搂住了他的肩膀。

  莫愚一下子就懵了。

  什么鬼?

  你笑什么?

  什么知己?

  见莫愚一脸不解,酒轨长老解释道:“你刚才那一番话说的实在是太精彩了,人生无酒难能尽欢呢。你那句‘哪管天下千万事,闲来痛饮三两坛’,把我们这些爱酒之士的形象描绘得实在是太淋漓尽致了。”

  酒轨长老露出愈发欣慰的笑容,来之前正愁着宗门没人能陪自己畅快痛饮呢,没想到接莫愚的时候却有了意外之喜。

  原来拥有‘天赋黑洞’的莫愚,竟然是个小酒鬼,真是太合他意了。

  更关键的是,莫愚的脸皮比他还要厚,把酗酒说得这么堂而皇之,以后麦长老要再拿喝酒这件事说他,那他就可以把莫愚这番话搬出来应对。

  莫愚当场就傻掉了。

  什么情况?我装酒鬼想引起你们的厌恶,结果还这么巧就碰到了真酒鬼了?

  知己?

  我是假酒鬼,我是装的,谁特么跟你是知己阿。

  莫愚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结果会这样,他又何必灌自己那么多酒,弄得自己那么难受呢。

  酒轨长老亲热地搂着莫愚的肩膀,越看他越是顺眼,和蔼笑道:“我从你的尿里嗅到了劣质的酒味,那些酒太差了,等我带你回到宗门,让你尝尝我珍藏数十年的好酒。”

  一听进了仙灵宗还要喝酒,莫愚双脚一软。

  好想去死阿。

举报

作者感言

水为财

水为财

各位看官老爷,小财求票啦,祝各位老爷财源广进日进斗金。   

2020-06-15 17: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