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月黑风高,杀人用刀(一)

沉月录 子非闲 3083 2021.01.16 13:47

  “所以是怎么个说法?”

  小酒一把截住只顾闷头在前头带路的陈泽都,劈头问道:“大师兄你总该和我说说是去杀谁吧,没头没尾的师弟我这心里可是没底。”

  陈泽都笑道:“听你口气这么慌张作甚,又不是要你陪师兄去找上三品的霉头,安心跟着便是。”

  说着便要继续赶路。

  “这可是都要出城了,大师兄你要杀的那人是啥老鼠不成,好好一个汴城不待,非得跑城外找个荒郊野岭住着?”

  陈泽都抬头看了一眼月色,估摸了一下时辰,回头道:

  “这还真给你逮着了,那人呐,真就和老鼠没啥区别。”

  接下来无论小酒如何旁侧敲击,陈泽都都是一副语焉不详的模样。

  陈泽都不说欲杀之人的身份,小酒也拿他没辙,只得抱着满肚子牢骚跟着陈泽都默默出了城。

  待得二人寻了汴城一处偏门悄然出城,约莫走了二里路,望着离汴城稍远些后,陈泽都回头与小酒叮嘱了句跟紧后,终于是开始稍加脚力,施展身法向前掠去,显然是担心先前汴城里耳目众多遭人怀疑,这下出城终于可以肆意赶路了。

  小酒见状也不多问,只是也稍提体内气机紧紧衔住陈泽都,就这样两人乘着夜色在汴城郊外奔掠了小半个时辰,随后穿过一片密密匝匝的荒树林来到一片地势低洼,被灌木丛林掩映的小山谷前。

  一条水势平缓,清澈见底的小溪自山谷另一侧潺潺流下,在谷底凝聚为一座碧绿幽深的水潭,只是不知潭水深约几尺。

  整座小山谷里只听得溪水轻轻拍打两岸青石的水声,此外再无其余声响,甚是静谧。

  小酒再放眼望去,只见水潭边邻水建有几间草庐,草庐不大,但胜在简单干净,围绕着几间小草庐有人修筑有一圈木篱笆,环绕一圈后朝南方向两扇黄木门板上面搭着一蓬茅草便算是主人家的正门了。

  “还真是一个老鼠洞?”

  小酒不由得低声讶异道。

  一旁的陈泽都静静站在密林的阴影里,轻声笑道:“所以先前才与你说这次要杀的真真是个老鼠,只不过这只老鼠的洞不是藏在那闹市中,而是在这荒郊野岭而已。”

  小酒随手折过身旁树上的一根树枝,轻轻敲打手心,随后说道:“大师兄你要杀的那只老鼠此刻便在那草庐之中酣睡?”

  “不在。”

  陈泽都沉默片刻后说道:“他此刻估计还在汴城城中,或者我们运气好些,他正在从城里往这处赶着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那我们提早来此是为设伏不成,是哪等境界的英雄好汉需要你我二人如此对待,莫不是又是一个六品上境的棘手人物?”

  陈泽都摇摇头,“哪来那么多六品,那阮契姜蕖二人就够我们喝一壶的,再来个六品哪里还吃得消,你小子的嘴可别乱开光,就只是个五品而已,最多五品上境,万万不会再多。”

  “一个五品的要这么大阵仗?”

  小酒眼珠一转,说道:“听大师兄你的口气,似乎还与他挺熟?”

  “熟,怎么不熟,我对这个多年的老友可是再熟悉不过了,这次汴城之危,可是也有我这个老友的一大份功劳在呢。”

  陈泽都是含笑说出此言,但小酒却从其中听出一种深深的阴冷意味来。

  小酒正欲再问些什么,下一瞬陈泽都却是伸手示意停下,小酒面色一愣,随即心领神会沉下心神,侧耳聆听后也是听出些许不同寻常的声音来。

  只听得与他们二人此处相隔不远的密林深处传来一阵极为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响,就像是有人踮着脚走在铺满稻草的土地上,声音极小,不细心聆听是绝无法察觉到的。

  那道步履声由远及近,步伐极其稳健小心,小酒心中有了定论,这“老鼠”至少有着五品中境的修为,甚至偏上境的可能还会更多。

  终于那道身影从密林之中钻了出来,借着稀薄月光可以大致瞧见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模样,面目粗犷,有着满嘴的络腮胡子,身形算不上高大,一身麻布粗制的衣衫,脚上蹬着一双约莫是自制的草鞋,身后背着一只竹筐。

  单从面相上看,倒也看不出是个何等滑溜的“老鼠”来,反而像是个勤恳本分的庄稼汉子。

  只见那庄稼汉子一般的男人并没有急着走向草庐,而是舒活了下筋骨,似乎是一天下来奔波太久有些疲惫,随后四处望了一眼,这才向草庐走去。

  待到走到那道有些惨淡的“正门”面前,中年汉子稍稍停顿,像是迟疑一瞬,而后将手伸向背后竹筐,随后腰身微沉,后背微微佝偻。

  陈泽都眼神骤然一眯,压低声音与小酒丢下一句“你先不要出手,在一旁为我掠阵”后,整个人就如同奔雷一般自半空中掠向那中年汉子,只听得空中一道炸响,陈泽都就抽刀对着那中年汉子悍然斩下!

  小酒一时间便有些目瞪口呆。

  中年汉子对此显然并不意外,探向竹筐里的手迅猛向外拨出,只见得四枚黑不溜秋宛若铅丸的球状物事弹飞出去,随后在两人之间的半空中陡然炸开,发出轰然巨响,激射出无数片细碎铁片出来,在空中划过道道冰冷的弧线覆向陈泽都,声势极为浩大。

  陈泽都眼神微凝,随后一转刀势,直接劈开那片由铁片密布而成的“箭网”,随后周身衣袍鼓荡入球,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便自陈泽都身躯之上蓬发开来,护住全身,而后便整个人撞入其中!

  那些铁片如雨一般泼洒进陈泽都的身前三尺之处,随后便都如陷入泥潭一般缓慢楔入其中,再难寸进半步,就像遇到了克星一般。

  陈泽都轻喝一声,身躯猛然一震,那些楔入气机的铁片便如天女散花四散开来,随着一股气浪炸开,陈泽都重重落回地面,发出一道厚实的闷响。

  随同他一道落地的还有那无数道细碎铁片,铁片在坚实的土地上戳出无数个孔洞,有的孔洞中甚至还冒有些许白烟,使得地面都呈现出焦土状来,甚是触目惊心。

  这些东西若是结结实实都射在人身上,只怕是当场便被穿出数百个窟窿出来,五脏肺腑尽数稀烂如泥,到时便是神仙也难救活。

  便在这时。

  两枝真正的箭矢携着恐怖的气息再次奔袭而来。

  突兀而又悄无声息。

  陈泽都看着那两枝箭矢,面无表情的提刀自腋下猛然向上拉起,地面发出一阵轰鸣,宛若下陷数分,腾起一大蓬烟尘。

  清亮如雪的刀锋在夜空中乍现一抹长虹,随后便与那两枝如影随形的箭矢擦身而过,箭矢两分为四掠过陈泽都的手臂,撕裂衣衫的同时也撕出血口出来,而后去势衰减被陈泽都一把从空中抓住捏断后坠向地面。

  陈泽都轻轻抬头,面露讥讽,两腿重重一踏,再次奔向那个还站在门口的中年汉子。

  而中年汉子则是一手握着一张牛角大弓,另一只手依旧放在背后的那个竹筐里。

  于是第二次爆炸发生。

  待得陈泽都再次从那漫天铁片里挣脱出来,见得那中年汉子手里又摸出几枚铅丸准备如法炮制,眼瞳里终于浮现出几分怒火,伸手探向怀里,随后便是数枚带着红色翎羽的精铁飞镖彪射出去,打断了那中年汉子的手里动作。

  中年汉子眉头一皱,收回手中铅丸,仅是以手中那张牛角大弓一拂一搅,就将那几枚飞镖尽数挡下,然后抖腕一抛,便将飞镖都击落在地面上。

  这些飞镖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厉害。

  只是陈泽都却是借此机会拉近与中年汉子的距离,大步踏向中年汉子,反手一刀便是再次劈向汉子头颅。

  刀势狠辣迅疾,劈的时机角度也都是极为刁钻。

  隐匿在一旁的小酒眼前骤然一亮,这式刀法名为卸甲,刀如其名,若是被这一刀寻着机会,整个人便会如那被层层卸下的鱼鳞甲胄一般尽数剥开,甚是霸道。

  小酒见过大师兄以卸甲出手对敌,凡是没有认真应付接下这一刀的,下场死状皆是极惨。

  这手卸甲一出,看来陈泽都是真被这中年汉子层出不穷的恼人手段给惹火了,想要雷霆出手直接给汉子拿下。

  中年汉子显然不是属于轻视这一刀行列的那些人之一,只见他直接舍去手中那张牛角大弓不要,以弓身断裂的代价阻隔这刀一瞬,随后腰身拧转,伸出蒲扇般大小的厚实手掌牢牢合住这一刀,随后唇齿间闷吼一声,双手猛然夹住这刀向身外拨去,显然是想一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化解这一刀的威势。

  陈泽都自然也是看清他的动作,冷笑一声,任由汉子以双手锁住他这一刀,而后闪电般踹出一脚,狠狠踏在汉子的心口之上,伴随肋骨折断的声响,汉子的身躯陡然向后滑去数十丈,而后身形停下,脚下犁出两道长长的土沟,他的面色苍白,唇角不断有鲜血溢出。

  汉子抬头深深看了一眼陈泽都,擦拭一番嘴角血丝,而后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笑道:

  “老陈,大晚上的你这是作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